上海公墓价格电话
名人墓地

最新文章

网站热门关键字

名人墓地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最新文章 » 名人墓地

陈宝篇墓地上的怅惘

2014-11-29 20:24:18 点击数:

       那年六月中旬,乃是农历芒种夏至之间的日子。按时令来说,已近炎天暑日了,但这天的天气却有些阴寒,穿件单衣直觉凉凉的。走在廓外山野之地上,更有一种苍凉冷峻之感。

我们就是在这种天气里,踏上寻访陈宝篇位于西山山系、江西省新建县望城镇青山村的墓地及其生前居住过的蜻庐的。我们的车在县境南行,距县城十余里,即向右转入一条朝梅岭方向的公路,不久又转行一段村道,车便无法前行了。下车一看,这就是西山山麓,眼前一片丘陵起伏之地。

已先期来过的同志指着说,路侧那一片小草和菜蔬杂生的地方就是陈宝篇曾经的墓地。我小心翼翼地踏着湿草泥泞的小路,走下去,背向一列猪舍的砖墙,而向着陈宝篇墓地一一这里没有墓堆,也不见一块墓石,只有细雨霏霏后的绿色的蔬菜、细草和小树一一这就是您,清代的封疆大吏陈宝篇先生安息的地方么?

这时,因为有市县有关部门的预约,来了两名村干部,他们引领我们去踏看陈宝篇曾建在墓地西边约六百米远的住屋一一蜻庐。村道边有几栋旧平房,村民们站在门前,望着我们这群不避凉风细雨来此追古思贤的陌生人。与村道北侧旧平房隔路而立的是一栋尚未竣工的南向二层砖混楼房,楼房的脚手架还没拆除。然而,当年的蜻庐不见踪影,而这栋村民楼房所用的地基正是陈宝篇蜻庐的所在地呀!我们从沾满雨水的草地走到这楼房前场地上,远望西山迷檬中苍翠一片,近看眼前树茂草绿,景致清幽宜人。想当年,一位受贬高官选中西山山麓这片土地来建寄身之所、置幽怀之庐,的确有其眼光独到之处。但我们要寻访的蜻庐,在眼前荡然无存。

有两位知情的老年村民向我们讲述曾经的往事。老人一名程振球,68岁;一名程宗宿,80岁。据两位老人介绍,当年的蜻庐是独屋独院的楼房,屋有三进两个天井,且有杂屋数间。程宗宿老人还回忆说,他小时进蜻庐玩过,院内植花种草,还养有犬、猫、一驴、二鹤。老人说,楼上有书房,书房里有“大部头”的书……据有关资料介绍,“蜻庐”其名的来由,乃因所在地为青山村,“蜻”乃“青山’二字合成之。墓地上最早安葬的是陈宝篇的夫人黄氏。陈宝篇与儿子陈三立常立蜻庐楼头张望黄夫人墓,至深夜孤灯,父子二人回首前尘往事常常相顾茫然,唯“仰屋烯嘘而已”。未及两年,陈宝篇被慈禧“密旨赐死”,并合葬于黄夫人墓。

陈宝篇01831年一1900年)字右铭,出生于江两年之后,义和团运动轰烈云起,此时光绪帝早西修水县桃里乡。陈宝篇自幼英毅好学,咸丰元年已被软禁在颐和园赢台。慈禧害怕帝党人物趁乱再起,
(1851年)乡试及第,得举人。在乡助父办团练,且遂起杀绝之念。一道密旨下到江西巡抚松寿手中。巡因克复义宁州(清代时修水旧名)有功,咸丰帝下旨抚和千总严阂炯率人来到青山,对宝篇示以密旨,命以知县候补。英法联军火烧圆明园时,陈宝篇那天正其自尽。巡抚等人在门外等候。宝篇是怎么死的,至与友人在京城某茶楼饮酒,他遥望火光,不禁击案痛今尚是个谜,有人说是“自绩而亡”。我们询诸村民,哭,声震楼宇。同治元年(1862年),陈宝篇至安庆代代口口相传竟说是“饮孔雀血(一说是白鹤血)”渴见两江总督曾国藩,两人颇有相见恨晚之感,被曾以血封喉而死。此事一时弄不明白,只好存疑。不过,待为上宾赞为“海内奇士”。曾国藩还赠联曰:“议一代英才、戊戌变法时的帝党重臣陈宝篇的确死了。事有陈同甫气,所居在黄山谷乡。”既将宝篇与南宋那巡抚还命人取其喉骨,以回报太后。名将、诗人陈亮并论,又点明宝篇之故地修水亦是宋黄夫人入土后不到两年,陈宝篇即死并合葬于夫代大文学家黄庭坚的家乡。宝篇生日那天,曾国藩又人墓,那年落齿于扩,不能说不是个预兆。赠联为庆:“万户春风为子寿,半瓶浊酒待君温。”黄夫人本拟归葬在庐山南侧的栗里村,那样的话,爱才器重之情溢于联词之中。陈宝篇定然死后同穴也葬在该处。但阴差阳错,他夫
陈宝篇后以军功入仕。光绪二十年(1894年),妇俩都长眠在南昌城郊这个叫青山村的地方,这真是他任直隶布政使。1895至1898年,累迁至湖南巡抚。“青山有幸埋忠骨”啊!陈宝篇任湖南巡抚任内,欲以湖南一省为天下先,创陈宝篇被革职后,父子二人离开了荆棘丛生、血立富强之楷模,“使国家他日有所凭恃”。他力施新雨腥风的政坛,这本来是件幸事;可恨的是独裁者总政,施行“董吏治,辟利源,变士习,开民智,救军容不得反对者的存在,思之再三,慈禧还是要置帝党权,公官权”。为振兴湘地经济,他设电信,办矿务,骨干人物于死地而后快。于是,陈宝篇不足“古稀”造轮船,疏河道,建港口,铸钱局。在文化事业方而,之岁便死了,一位文韬武略的革新干将便死了。日本组成南学会,创办《湘报》。在南学会上,亲自作“论的“明治维新”一举成功,于是小小的日本国很快就为学必先立志”的演说。他还与按察使黄遵宪、学政富国强兵了。中国的“戊戌变法”仅百日就失败了,江标等共创新政,被光绪帝作为“新政重臣”。宝篇于是大大的中国仍然贫穷落后。在此后的中日之战与受到光绪帝重视,更奏荐杨锐、刘光第、谭嗣同、林西方列强的不断磨擦中,大大的中国就总是吃亏、受旭佐新政。辱、惨败……这些事不说也罢,越说心里越沉痛。
戊戍变法施行才百日,即遭以慈禧太后为首的保陈氏的庐墓距今已有百余年,但在近50年的世守派镇压,“戊戍六君子”血染菜市口。陈宝篇被视事变迁中,其墓地尸骨无存,墓石早被搬去修水闸建为帝党首要分子,且荐人有误,被慈禧下旨“革职,水库了。蜻庐呢,也踪影全无了!墓地没有墓,蜻永不叙用”。这年(1898年)年底,陈宝篇决定回乡。庐不见庐。人心中顿生一种世态炎凉、万事皆空、人此时其妻黄夫人已于头年去世,宝篇携家带口,买舟生若梦的伤感。载黄夫人遗枢落魄还乡。到达南昌时,原定葬黄夫人一代名臣,戊戌变法光绪帝的“新政重臣”,江于庐山之侧(陶渊明故里一一栗里),但所托非人,西人陈宝篇在湖南的凤凰城尚有纪念馆,在江西却无购地之事未能办好。陈家父子无奈,只得在南昌近郊葬身之地,令人悲乎,伤乎!
西山之侧择地营葬了黄夫人。这也是黄夫人墓之所以凉风习习,冷冷的细雨时停时续。一眼望去,丘在南昌城西的望城镇青山村之缘由。在营葬之前,陈陵起伏,无边无涯。近处的青禾绿草随风摇曳,西山家老小20余人曾在南昌(万花楼附近)的磨子巷安身,雨雾如烟似梦,心中别是一种溟檬苍茫之感。我回身黄夫人灵枢暂置抚州门外的九莲寺。此间即抓紧在青踱至这没有墓家的墓地上,心底蓦地腾起一股巨大的山村营造墓地和建住房(蜻庐)。四个多月后,墓地落寞与怅惘……建成。下葬之日,宝篇恰落一齿,遂投墓扩之中,并口占一绝:“一齿先予同穴去,顽躯犹自在人间。青山埋骨他年事,未死还应饱看山。”葬妻落齿,这是个不祥的预兆,而“同穴”、“青山埋骨”均一语成饿,此是后话不提。

 

 
相关内容
在线留言
    网站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