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公墓价格电话
宗教殡葬

最新文章

网站热门关键字

宗教殡葬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最新文章 » 宗教殡葬

浅思基督教的殡葬礼仪

2014-10-10 18:43:11 陈玉明 点击数:

浅思基督教的殡葬礼仪

【内容提要〕丧葬礼仪在中国传统文化中有着凝重厚实的意蕴,如何在中国的文化背景中既能体现神学内涵又能适应处境地演绎基督徒的丧礼是教会的一大挑战。本文试从基督教①《圣经》对生命的态度和基督教的丧礼出发,从中发掘基督教丧葬神学的意义,以期引发思考,从中得着帮助。

1、引言

    “丧者,亡也。人死谓之丧。何言其丧?亡不可复得见也。不直言死,称丧者何?为孝子之心不忍言也。”②可见,“丧”字原意是亡而不复得见,后被转义代替“死”字,指孝子不忍心道出自己父母已经死了,改用丧字;而“礼”,《说文》中这样解释—“礼,履也。所以事神致福也。”③后引申为,社会生活中,由于道德观念和风俗习惯而形成的仪节。丧礼因死亡而存在,因此,在行礼过程中难免给人恐惧与忧戚之感。然而,惊忧之情不是基督教丧礼的主旋律,基督教的生命观赋予了丧礼更多的安慰与喜乐、积极与理性、盼望和憧憬。本文尝试以《圣经》对生命的诠释为出发点,从殡葬神学的角度浅思教会在举行殡葬礼仪时所具有的神学意义和现实意义,以期对基督教的殡葬礼仪有所启发,望能抛砖引玉。

2、殡葬礼的神学内涵
2.1((圣经》对生命的态度
    “生死”二者历来是人类最为关注的问题。死缘于生,有生就必要走向死,死亡是生命唯一的必然。④而无生就无所谓死。“生死”相对,“死生”何如?生是今世可经验的,但是死对人类来说却是未知的。因此,死总是勾起人无限暇想与猜测、恐惧与害怕。追问生死的问题是对生命本源的追溯,是对生命的负责与激励,也是对彼岸世界的展望。约翰逊(Johnson)说:“展望死亡令人聚精会神”!这句话可以从两方面来理解:其一,因死亡的不可知及无可抗拒,所以面对死亡这个问题得屏息凝神,正襟危坐;其二,人与死的关系使死作为一个事件受到关注,没有这个事件,则生者根本不可能理解自己,⑤对死亡的肯定就是对生命的肯定。正如勒维纳斯(Emmanuel Levinas)所说“他们在这一死亡中发现了走向希望的所有理由”。
    基督教神学主张死的因由—罪。使徒保罗将死亡理解成为对人类罪的惩罚—“罪的工价乃是死”,(罗6:23)“罪是从一人人了世界,死又是从罪来的,于是死就临到了众人,因为众人都犯了罪”。(罗5:12)所以,死亡不是上帝外加的惩罚,而是“从罪中必然产生的结果”。⑦“私欲既怀了胎,就生出罪来,罪既长成,就生出死来。”(雅1:15)初期教会的教父和中世纪的神学家们认为“死是罪的结果”。“死”在基督教看来是隔离,不仅指身体与灵魂的隔离,即医学上的呼吸停止,脑死亡;也指人的灵魂与生命之源—上帝的隔离。《圣经》中《创世记》揭示,人是上帝照着他自己的形像和样式造的(参创1:26-27),那时人与上帝的关系是和好而又合一的,那是爱的交流,没有惧怕的。然而,因着人滥用自由,违背了神的命令,吃了分别善恶树上的果子,人就犯了罪,罪继而影响了这个世界(参创3:)。也正因此,祁克果(Shren Kierkegaard)指出,人是从被造的善性堕落,此善性原为完整无缺的纯真,变成残缺不全、肢离破碎。于是,人进人了一个疏离的境况里,与上帝、与人并与世界疏离。⑧上帝是生命的源头,与上帝的疏离就是与生命根源的隔绝。保罗形容为“死在罪恶过犯之中”(弗2:1),表明人不单要面对罪的结果,更要承担死亡的事实。与生命之神的隔离之死是可怕的,这个可怕不在于死本身,而在于与神的隔离。卡尔·巴特(Karl Barth)说:“死亡不是上帝创造的本意。照新约的教训,人之所以觉得死亡可怕,是因为人知道本身是罪人,而又要与上帝面对面。因此我们怕的是上帝,而不是死亡”。
    保罗将死亡与生命放置在亚当和基督的背景中来阐释:死因着亚当的不顺服而进人世界,而生命因着基督的顺服而进人世界(参罗5:12-21)。在基督的复活与永恒中,这种永恒的生命已经在这个被死亡所标志的生命中延续;这种永恒的新生命在基督和在基督里的人完全彰显在荣耀里(参西3:2-3)。已死的人要比未死之人在基督再临时先得见主(参帖前4:15);并且所有的人包括活着的人,也要经历死,然后,改变成为不朽坏的(林前15:52)。因为基督的复活,成为睡了(死了)之人初熟的果子……照样,在基督里的众人也都要复活。(林前15:20,22)可见,随着死人的复活出现了受造的永恒、不死的生命,所以不再有死亡,那常存的临在,随着上帝永恒的临在,永恒的生命开始了。先知宣告说:“他已经吞灭了死亡,直到永远”。(赛25:8)“死啊,你得胜的权势在哪里?死啊,你的毒钩在哪里?”(林前15:55)永恒临在时,死亡就失去了它的权势,保罗宣告说:“藉着基督就得胜死亡”(林前15:57)。故此,解铃还需系铃人,上帝是创造主,又是救赎主,神用他自己的救法—差他独生儿子耶稣进人了死亡,并以复活姿态胜过了死亡,超越死亡。基督徒若与基督同死,则能与基督一同复活。基督徒的受洗就是表明一种死,与基督同死。像保罗所说的,“如今活着的不再是我,而是基督在我里面活。”(加2:20)西缅说“主啊,如今可以照着你的话,释放仆人安然去世”(路2:29)。然而,这种面对死亡的坦然态度,其终极的盼望是来源于基督。“罪做王叫人死,照样,恩典也藉着义作王,叫人因我们的主耶稣基督得永生”(罗5:21)0“因为罪的工价乃是死;惟有神的恩赐,在我们的主耶稣里乃是永生。”(罗6:23)基督胜过了死亡的权势。因此,从基督教的立场来说,死亡不是一个悲剧,不是黑暗、不是灾难也不是终结,而是进人更丰盛的生命,直到永恒。
2.2神学内涵
    古语曰:“以丧礼哀死亡”。。大多数人对死亡采取回避,或忽略,或厌恶,或抛弃的态度。而基督徒因着基督从死里复活得胜了死亡的权势,⑧将丧礼的死亡哀号转化为盼望和喜乐,赋予丧礼延续生命的意义。《圣经》没有详尽记载丧葬礼仪,只让我们看到了安息日不可进行丧葬礼,葬礼时有大队人马举哀,还有为尸身抹油和香膏,裹上细麻布等。关于早期教会丧礼仪节,我们也没有太多的资料。所知的都是来自一些刻写在信徒墓地上的文字。这些文字强调从耶稣而来的释放,所以往往强调拉撒路的复活(参约11章)和耶稣其他的神迹。另外,也有一些文字记载了葬礼之后的餐食(指丧礼结束后举行的筵席)。最早有文字记载的丧葬礼是在第七世纪,它主要有两部分:临终的人在家里的礼仪,以及其后在墓地的礼仪。在家里,临终的人将会领受圣餐—表达他将要经历基督的死和复活,然后家人会为他诵读耶稣受难的记载。他快要离世时,聚集人会说:“来啊!神的众圣者,主人众天使”!接着他们一起背诵诗篇一一三篇,最后这样祷告说:“愿众天使歌唱迎接你”。他离世后,身体会被放置在板上,有一个行列送至教会里。会众有简单的崇拜,一起祷告,诵读《诗篇》。启应的祷文是:“愿上帝,领你到乐园里,愿殉道者欢迎你,带领你进入圣城耶路撒冷”。然后他们一起背诵诗篇一百一十七篇,一起将遗体送到墓地,他们在墓地背诵祷文:“为我们大开城门,我进来,必然赞美主”。⑩
    2.2.1基督教的丧礼是亡者与神的对话
    当人面对死亡的瞬间,会让人有一个内省,直面平生走过之路。虽有欠缺之处,但“我们若认自己的罪,神是信实的,是公义的,必要赦免我们的罪,洗净我们一切的不义”(约壹1:9)。如:那位与主耶稣同钉十架上的强盗说:“我们是应该的,因我们所受的与我们所作的相称……,耶稣啊,你得国降临的时候,求你记念我!”耶稣对他说:“我实在告诉你:今日你要同我在乐园里了。”(路23 : 41-73)可见,神已赦免他,得以坦然见主。真正是盖棺论定在今生,安然见神了无憾!主耶稣在升天之前安慰门徒,“你们心里不要忧愁,你们信神,也当信我。在我父的家里有许多住处;若没有,我就早已告诉你们了。我去原是为你们预备地方去。我若去为你们预备了地方,就必再来接你们到我那里去;我在哪里,叫你们也在那里。我往哪里去,你们知道;那条路,你们也知道。”(约14:1-4)这是主耶稣对门徒们的应许,也是给我们的安慰。
2.2.2基督教的丧礼是生命的升华
    对基督徒而言,死亡是另一个生命的起点。因为这是他的救主所经过的道路,也是他的必经之路。“一粒麦子若不落在地里死了,仍旧是一粒,若是落在地里死了,就要结出许多的子粒来。”(约12:24)这是主耶稣的经历,跟随主的门徒也要经历,因着基督的复活我们有复活的盼望:“死人复活也是这样:所种的是必朽坏的,复活的是不朽坏的;所种的是羞辱的,复活的是荣耀的;所种的是软弱的,复活的是强壮的;所种的是血气的身体,复活的是灵性的身体。若有血气的身体,也必有灵性的身体”(林前15:43-44)事实上人死的日子是他在上帝面前得享安息的日子,得以脱离罪恶与愁苦,悲痛与失望,而进人圣洁与有福,喜乐与自由的世界。死对于耶稣来说是回到父那里去,“现今我回到差我来的父那里去。”(约16:5)同样,对基督徒来说也意味着“回到父那里去”。葛培理(Billy Graham)对死亡坦然并有活泼的盼望:“我不怕死,因为我知道天堂的喜乐正等待我。我最大的愿望是,一边过今天的生活,一边预期灿烂的明天,且准备好受欢迎地归回神永恒的天家。”。这种对天家活泼的盼望,全部依赖于基督的应许。
2.2.3基督教的丧礼也是崇拜,为要荣耀神
    一般认为,崇拜就是在教堂里敬拜赞美神,其实,丧礼在基督教中也是一种崇拜。众信徒一起聚集,同声赞颂上帝的全能、奇妙,赞诵、赐生命的主;她赐给基督徒永生的盼望。在丧事中人更需要神的同在,也透过礼仪使人知道永活之主与人同在,并让人在其中与救赎的基督相遇,经历并进人基督的死和复活。与主相遇,也意味着一种生命立足点的调整,在这新基础上,人可以直面死亡,表达哀伤,为自己所逝去的痛哭—对逝去之人一切的留恋,以致让他们渐渐的离开自己,然后,轻轻的把它给埋葬了……。丧礼是一个崇拜,其中有敬拜的行动。在崇拜里,我们加人天上的天使、天使长、基璐伯、撒拉弗和众圣徒当中,一起环绕宝座唱颂新歌(启5:11一14)。这个植根于圣徒相通的崇拜观,确认我们敬拜的时候,是与那些已去世但如今与基督同在天上的人一起敬拜,因此,丧礼仪节像一个崇拜那样进行是合宜的。⑩
2.2.4基督教的葬礼是息劳荣归
    死亡是尘世路程的终结,也是恩宠和慈爱在世期限的届满。摩西总结了人生:“我们经过的日子都在你的忿怒之下;我们度尽的年岁好像一声叹息。我们一生的年日是七十岁,若强壮可到八十岁;但其中所矜夸的不过是劳苦愁烦,转眼成空,我们便如飞而去”(诗90:9-10)0我听见从天上有声音说:“你要写下:从今以后在主里面而死的人有福了!”圣灵说:“是的,他们息了自己的劳苦,做工的果效也随着他们。”(启14:13)。这里是一个异象,指向死亡只是由一个劳苦的生命,进人另一个有福的生命。陈泽民教授解释“息了自己的劳苦”意味着,摆脱肉体的软弱、痛苦,人世的各种烦恼……与主同在。在死后将以某种形式和方法继续事奉主,生命永不止息。“活着就是基督,(或为了基督)死了就有益处。”无惊无忧继续在属灵的境界进行在世所来不及完成的工作,和基督与其他众信徒同在,享受完全属灵的甜蜜团契。⑥“我听见有大声音从宝座出来说:‘看哪,神的帐幕在人间。他要与人同住,他们要作他的子民;神要亲自与他们同在,作他们的神。神要擦去他们一切的眼泪,不再有死亡,也不再有悲哀、哭号、疼痛,因为以前的事都过去了。’坐宝座的说:‘看哪,我将一切都更新了’。”(启21:3-5 )
2.2.5基督教的丧礼是见证,也是激励
    丧礼应成为一个见证,让参与的人将这事放在心上,能得智慧的心,直面死亡的课题;与儒家葬礼重教化一样,基督教的葬礼也提倡藉丧事礼仪,来激励后人追念故人美德,以为榜样,跟随佳美脚踪,从新得到动力,奔走人生的道路。丧礼也是为活人面设立的,让活着的人更加体会神的恩慈与大爱,如同神人摩西的祈祷:“求你指教我们怎样数算自己的日子,好叫我们得着智慧的心”,其祷词中体现了四求和四愿,四求,(1)求神指教我们数算自己的日子,好叫我们得着智慧的心。(2)求你转回,为你的仆人后悔。(3)求你使我们早早饱得神的慈爱,好叫我们一生一世欢呼喜乐。(4)求你照着你使我们受苦的日子和我们遭难的年岁,叫我们喜乐。四愿:(1)愿你的作为向你仆人显现;(2)愿你的荣耀向他们子孙显明;(3)愿主我们神的荣美归于我们身上;(4)愿你坚立我们手所作的工;我们手所作的工,愿你坚立。其祷告充分体现了体现了因着神的智慧,生命更加有意义,因着神爱的激励,生命更加精彩;藉着丧礼,能够更认真地思想生命的意义,互相激励,展望未来,追随基督佳美脚踪,从新得力,奔跑人生的道路。
    2.2.6基督教丧礼是爱的传递,是肢体相通
    人作为社会的一分子,是生活在群体之中的。因此,一个人的死亡不仅是他个人或他家人的事,而是关乎一个群体的大事。同样,一个基督徒的过世,不只是他家庭的大事,也是教会全体的事。弟兄姐妹藉着丧礼伸出安慰、援助之手,给丧家以心灵和物质上的抚慰,这体现神家彼此相爱,彼此合一,互为肢体的基督精神。
    基督教丧礼的目的和意义,其关键之根本性在于神的介入,因着神介人历史,基督为罪人死,基督成了亡者的终极关怀,藉着基督的从死里复活,死去的人有一天也将要复活,有着刚强、荣耀而不朽的身体(参林前15:)
相关内容
在线留言
    网站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