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公墓价格电话
孝道文化

最新文章

网站热门关键字

孝道文化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最新文章 » 孝道文化

父亲是儿子的一场雪

2013-12-09 14:03:49 洛水 点击数:

冬日短。也就在阳光下迷瞪一会眼,身子还没伸开,天就黑了。那时,生活像时光一样清贫,一日三餐都不准时,更别提娱乐了。天一黑,我便被父亲赶上床。起初,他还讲些故事,很快就睡着了。我精力充沛,却又饥肠咕噜,就眼巴眼望地勾着向外看。
“今冬麦盖三层被,来年枕着馒头睡。”人饥志短,这句民谚,我只记住了后半句。往往,雪还没盼到,我就枕着梦里的馒头睡去。半夜被尿憋醒,擦干口水的河,跑到门口,冲着雪地一通“扫射”,又匆忙钻回被窝,期望“重温旧梦”。或许是太冷,或许是太饿,面对一场雪,我从没想过像孙康那样映雪读书,而只想着梦里梦外的“馒头”。

我从来就不是个好学生,贪嘴,贪玩,学习三心二意。从小学到初中,我把父亲的期望一点点推入冰谷。老师怒我不争,骂我是不长脑子的雪,给点阳光就涓涓细流,给点寒风就漫天飞舞。我不服,和老师大吵一架,没容老他发火,我就潇洒地扬长而去。
那天,雪下得很大。走出校门,我就迷失了。天暗下来,我深一脚浅一脚往家走。路上,阴暗处是泥土,明亮处是水洼,我却忍不住总往水洼上走。回到家,父亲却没打骂我,只问我:想不想上了。我嗫嚅道:想。父亲让我换双棉鞋,便带我去找老师。
老师不在家。下这么大的雪,也不知回不回来了?父亲看看天,看看我:就站在门口等吧!等到回来为止。北风似刀,雪花如镖。我瑟缩着蹲下身子,才发现父亲穿得竟是我换下的那双湿鞋!那晚,我出奇地安静。我只记得,老师回来时,我和父亲都成了雪人。
这是我和父亲的“程门立雪”。以后,我发奋读书,从村镇到城市,直至跳出“农门”,而父亲依然如故,守着家种着地,只是他的脚,从那后再没有热起过。
大学毕业,我留在了南方。那年,南方罕见地下场大雪。女友来了雅兴,要到梅花山采雪,学一会妙玉,煮雪烹茶。她的“体己茶”,真会体谅自己。积雪太厚,加上路滑,公交车禁行了。女友就拿我代步,走不快、走不稳,都要耳巴子“刷卡”。
父亲的电话也赶来凑“热闹”。他看了电视,我这边雪大,房子、桥都压塌了,让我别乱跑……我说没事,匆忙挂了电话。女友缴了我的电话,命令我全速前进。那天,玩到很晚,回去倒头就睡了。第二天,一开机,就是一堆未接电话——都是家里的。我打过去,父亲睡了,母亲的接电话。她说落我,昨天怎么不接父亲的电话!
我这才知道,由于我关了手机,父亲放心不下,竟站在门口,一夜都没睡。
春节回家。父亲站在门口,雪花凌乱,时光如同黑白电视。我打掉身上的雪,又帮父亲打,可他头上那层雪,怎么也打不掉。父亲笑:看你的近视眼!这是白发,哪是雪!我心里一寒。我曾以为只是冬日苦短,没曾想,对于父亲,人生也一样苦短。
有人说,父爱一场雪。时光里,父亲是儿子的一场雪,覆盖着前生温暖着今世

相关内容
在线留言
    网站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