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公墓热线

最新动态

网站热门关键字

殡葬文化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松江公墓 » 华夏公墓 » 最新动态 » 殡葬文化

佛教信徒的内心支柱

2020-05-08 11:45:30 点击数:

    寺院在佛教传播过程中占有很重要的地位,因为它是传播佛教以及进行多种佛教仪式的地方。南朝时候,统治者普遍崇佛,上有所好,下必甚焉,整个社会佛寺大量涌现,僧尼大量增加。寺院作为佛教传播的中转站,从物质上来说,一般建造比较坚固,能经受较长时间的风雨磨砺,不会轻易被损坏;从精神层面来说,它是佛教信徒的内心支柱,是能够让信徒找到精神慰藉的地方。每当社会战乱又起,寺院就会成为老百姓人身和精神依附的圣地,也是他们脱离苦海走向光明的桥梁。

                  上海公墓,松江公墓,上海墓地,上海华夏公墓,

                        

    这就使得南朝出现了大量寺院,上至王公大臣下至黎民百姓都积极从风造寺。元嘉中,仅都中记载的寺院就有十五个,《比丘尼传》记载有王国寺,《健康实录》中记载的有定林寺、竹林寺、严林寺、永丰寺、清园寺、南林寺、园上寺、延寿寺,《至正金陵新志》记载有善居、崇福两座寺院,《高僧传》记载有灵味、宋熙、天竺三座寺院。南朝各统治者造寺的热情更是高涨,宋文帝建天竺、报恩两座寺院,明帝建湘东、兴皇两座寺院,孝武帝建药王、新安两座寺院,齐武帝建齐安、集善、禅灵三座寺院,齐高帝建建元寺,萧衍建同泰、皇基、大智度等寺院。其中建造寺院数量最多、最华丽绝美的当属梁武帝。据《健康实录》的粗略统计,梁初建康城内大概有五百多所寺院,而到了梁末,据《释迎方志》记载建康城有七百多所,占梁朝佛寺的四分之一。从中可以看出,整个梁朝期间仅建康城佛寺就增加了两百所左右,平均每年增加近十所。这些寺院“皆穷工极巧,弹竭财力”。其中同泰寺,周围殿台云集,九层楼阁直入云霄,很是瑰丽;觉尼寺,大殿建筑布置错落有致,很是精美;梁武帝为他的父亲萧顺之建造皇基寺,“命有司求良材”,派人专程从外地运来材料,以供兴造;大智度寺,建造七层,宏伟雄丽,很是壮观;萧衍将长干寺更名为阿育王寺并亲自题名,还捐钱一千万作为改造扩建所用;大爱敬寺,雕琢精美,仿佛天上宫殿。另外,法王、解脱、劝善、光宅,也是当时有名的寺院。郭祖深曾言:“都下佛寺五百余所,穷极宏丽”。僧尼家产都很富有,僧人数目多达十多万,他们遍及整个国家,势力庞大,僧尼又收许多俗家弟子,都不载入官家户籍,不服役纳税,导致国家财政收入锐减。法琳在《辨正论》中记载建康有寺院七百多座,唐朝道宣在《续高僧传》中也同样写到这样的盛况,当时国家没有大的战事,国家昌盛,许多老百姓信奉佛教,大量寺院被人们建造,建康有名的寺院很多,大概有七百多座。从中可以看出建康城内应有寺院七百多所,至少也有五百多所,僧尼达到十余万人,资产雄厚,吸引许多老百姓的加入,也可以看出当时梁朝佛事日益高涨,寺院众多,从者云集,正如诗中所说:“南朝四百八十寺,多少楼台烟雨中。”

    僧众们把佛像看作是佛祖的替身,是感受佛光普照的圣物,因此造像在南朝也很兴盛。梁武帝“多建塔庙,公私废损”①。南朝僧裕写的一部名叫《法苑杂缘原始集目录》的书籍里面有许多造像记载,其中较为详实的有《宋明皇帝造丈四金像记》、《宋孝武皇帝造无量寿金像记》、《宋明帝齐文皇文宣造行像八部鬼神记》、《皇帝造纯银像记》、《齐武皇帝造释迎瑞像记等等,从中可以看出当时造像的盛况。南朝上层阶级崇佛者甚多,都大量造像。宋武帝造无量寿金像,宋明帝造丈四金像及行像八部鬼神,齐武帝造瑞石释迎像,萧疑、萧子良都造很多佛像,萧明帝造千躯金像,梁武帝造光宅、爱敬、同泰诸寺的丈六弥陀铜像,简文帝造高约一、二寸的千佛像。随着雕刻技术的发展,当时佛像己经有玉造出来的,《杂缘目录》中就记载有《宋明帝陈太妃造白玉像记》,《南齐书》中对此也有叙述,永明七年越州献白珠,造玉像,帝为之起禅灵寺,并且赠予大量钱财。另外,名僧及百姓建造佛像也有很多,如僧佑在绍兴周边用了三年时间建造了坐躯五丈、立行十丈的石刻佛像。南朝时期,外国的造像传入中土的也非常多,齐代扶南国赠送皇室金缕龙王像、白檀像,梁代皇室被外国赠送佛像也有很多,有来自天竺优填王建造的旎檀佛像,来自扶南国建造的珊瑚佛像、旎檀瑞像,来自盘盘、丹丹两国建造的牙像,贡品中甚至还出现了玉佛。

相关内容
在线留言
    网站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