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公墓热线

海湾新闻

网站热门关键字

知青新闻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奉贤公墓 » 海湾寝园 » 海湾新闻 » 知青新闻

    南传佛教寺院,傣语称为“瓦”。“瓦”可能来源于巴利语“园林”之意。佛寺是供放释迎牟塑像、念经和举行各种宗教活动的地方,也是出家僧侣住宿和学习的地方。在西双版纳等地,几乎每个村寨都有一个寺院,佛寺的组织系统与政治上的行政划分相一致,分为若干等级,并有一定的管理制度。设在“景代”(宣慰街)的“洼龙”是统治景洪及全西双版纳的“总佛寺”,“洼专董”和“洼扎棒”是“副总佛寺”。各励所在地也各有一座“洼龙”,各个“陇”、“播”、“火西”等行政单位则有中心佛寺,称作“洼拉甲贫”。励以上的佛寺设有议事堂,作为会议和处理宗教事务的机构。

                上海海湾园,上海公墓,奉贤公墓,上海墓地,

                     

    僧侣,傣语称为“都帕桑卡”或“帕桑卡”。按照南传佛教的主张,每个男子在一生中要出家过一段僧侣生活,这样才能成为新人或受教化的人,才有成家立业的权利,否则将会被社会所歧视。实际上,这反映了在农业为主的封建社会,男子只有在婚前进寺院当一段僧侣,才不至于影响其成年后对封建主所承担的各种义务。另外,过去傣族没有学校,只有高级僧侣才精通傣文,于是佛寺便成为唯一的教育场所,不当僧侣就没有学习和掌握知识的机会。所以傣族群众把自己的小孩,从六七岁起便送进佛寺当小和尚,接受佛学教育,少则三五年多则二三十年才还俗,也有终生做和尚的。僧侣还俗较为简单容易,小和尚只要在大佛爷面前默祷一会儿,跟大佛爷念几句经,由大佛爷解掉披装,便算还俗。但作佛爷后,就要念三天经,并请全勋最高“枯巴”或土司允许,才能还俗。

    南传佛教寺院的维持经费一般由领主直接向农奴摊派。西双版纳各寨均设有专门负责宗教事务的波赞,任务之一主要是向村民催收各项宗教费用。寺内僧众的衣食也都由其所在村寨供给。因此,寺院财产存在的意义相对弱于其他各教。然而,这些寺院也有自己的“佛寺田”与寺奴。在寺奴较多的情况下,有的地方还有专门的寺奴村寨。在经济上,封建统治者积极支持佛教寺院,如各级封建主纷纷充作僧侣的“干爹”,从经济上不断赞助寺院。但僧侣的生活费用主要由世俗群众供给,僧侣的饮食一般由当地世俗百姓轮流供办,或每餐做好送至寺内,或分别供给柴、米、油、蔬菜。

    佛寺的经济来源主要依靠“败佛”。“贼”音胆,意为敬献。“贼佛”,被傣族等信仰南传佛教的少数民族视为一种赎罪或替自己的未来、或替子孙后代“储蓄”的行为,即通过佛教的斋日和重大的宗教节日向寺院进行布施。每年照例有许多赅佛节日,如傣族过去逢年过节、婚丧、患病等都要贼佛,还有平时的三日一小贼、七日一大贼;主要节日有毫袜沙和奥袜沙。毫袜沙,汉语意思关门节或进斋节,德宏地区又叫做“进袜”,指佛主入寺·奥袜沙汉译作开门节,又叫“出袜”,指佛主出寺。对于佛寺来说这项收入是很大的,所贱的各种财产归寺院所有。做“贼”也是当地人民生活中的主要内容之一,甚至是一项必须履行的义务。因为“账佛”后能得到许多好处:死后能够升天,否则要受痛苦;能使后代生得漂亮、活动得幸福;死之父母能够得吃得穿;有病则愈,否则会生病、死亡……

    不贼即是外人,傣语称作“卡么胡昨措沙拉”,意为“奴隶,不知佛理的人”。
    此外,经书《败喃》上说,如果不败,就会出现下列十种灾难:(1)各地发生战争,互相争杀,血流满地;(2)各头人间发生争战,要死人;(3)发生灾荒,要饿列人;(4)宣慰、波朗要扣留、拷打群众,多收银钱;(5)发生有路无人走的现象;(6)父母分开,死不同处;(7)有房无人住;(8)从疾病而死;(9)不信宗教的人要死于战争,互相残杀;(10)坝子里充满各种鬼怪··…
    凡此种种,都使败佛成为当地民众生活来可缺少的内容。
    赎佛的形式分为两种:常娥与节败。常账是一种每日均有的赎佛活动,其实是解决寺僧每日的吃饭问题。节娥即节日举行的贼佛活动,一般在一年内至少必须做败7次:败新年、败关门、赎开门、败星、败坦、贼岗、赎帕。此外,婚丧娶嫁亦赎。三日一小赎,七日一大贼,以在社会上形成一种好的舆论。所贼之物有衣服、谷物、金银、生活用品等等。即使经济情况不佳也要尽力赎佛,这就使佛寺保有经常不断的经济来源。各种贼佛的物资、收人,统归寺院,由寺院僧侣和波占(祭祀主持人、经师)分配。很明显,中国南传佛教寺庙的经济来源主要是靠贼佛。以德昂族为例,南传佛教一直获得德昂族的全民信仰。佛寺(德昂族称庄房)是举行宗教活动和出家僧侣学习、生活的地方。僧侣的日常生活费用由世俗群众供给,是南传佛教的一个重要特点。与傣族佛寺相似,德昂各村寨佛寺里的僧侣的生活费用,均由当地群众负担。平时全寨人家轮流送饭、肉等食物给佛寺,并负责供给衣服。另外,通过每年宗教节日群众的布施,佛寺收人也相当可观。
    南传佛教寺院原本没有独立的经济收人,一切有关的宗教设备和僧侣的日常生活所需,完全仰赖于广大信众经常的自愿布施,后来随着佛教的日益发展和僧侣的增多,若全靠布施已经不能满足需要了,于是各地领主就采取一些经济措施支持寺院。首先是用领主的权力硬性规定每年每户农民应向佛寺缴纳一定数量的谷物。如西双版纳的勋阿土司规定,凡种田的农民每年每户缴纳“波占谷”一挑(约50市斤),不种田者缴谷半挑。其次,领主还将其霸占的土地中的少部分赠给某些佛寺,这类土地即称为佛寺田,由寺院出租给农民耕种,收取一定数量的地租。如西双版纳励遮的曼根寨有佛寺田20亩,占该寨土地总面积的2.7% ;勋满有佛寺田1亩,由城子寺奴耕种。耿马城内的甘东寺有寺田20多亩;孟定城子佛寺有寺田30亩,悉租给农民耕种,每年收取地租。此外,领主还将其占有的专为领主家庭服各种劳役的家奴寨赐给寺院,替寺院服劳役。如励仑有曼梭黑、曼锐两个寺奴寨(“卡袜”)共32户,耕种部分塔田(“纳塔”),这两寨农奴专门负责守护和维修白塔。召片领出巡至勋很,进城内拜佛时许愿把曼支龙寨赠与勋很佛寺当寺奴,此后曼支龙寨即每年每户轮流去景佛寺服役5天,任务是割马草、烧开水、煮饭、代耕佛寺田等。又如耿马土司把弄抗、那棉、芒雨、芒费等寨划分为寺奴寨,免去其向土司署应缴纳的赋税,专门替佛寺服以下几项劳役:在佛寺节日期间清扫寺院环境;在朝拜佛塔前,为僧侣和司署官员搭好凉棚;大长老出行时当侍从。南传佛教寺院经济一般都由头人掌管,如景洪的曼勒佛寺的经济由头人纳贺经营,袜扎捧的经济由头人纳扁经营,袜龙(大佛寺)的经济由纳黄经营。这些佛寺经济的经营者都是当权大头人。
    从总体上说,解放前傣族等民族的封建农奴制一般从经济上逐渐渗人寺院并控制寺院,以利于其统治。另一方面,这种由村落各家共同负担寺院开支和僧侣生活的义务,成为广大农民的沉重负担。许多宗教费用往往占农民全部收入的10%以上,使劳动群众除了受世俗封建主的残酷剥削以外,还要遭受寺院的各种盘剥,生活更为困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