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公墓热线

最新文章

网站热门关键字

殡葬文化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浦东公墓 » 华南陵园 » 最新文章 » 殡葬文化

“新人文”视域对生命的认知

2020-05-08 10:33:16 点击数:

    第一,生命的一体多维性。“一体,生命存在之既有个体;“多维”则是指生命并非仅可见之身心构成,尚有人类暂未识别的隐性视界。从整个佛教来看,生命的“一体多维性”主要表现在纵向“九层’,①和横向“十八界”两说。“九层”的基本内容是唯识“九识说”,南传佛教中虽有类似思路,但并无明确的“九层”细分,大概只粗分为内外两层:“内”即佛性,“外”即眼耳鼻舌身意。而“十八界”则是南传佛教讲论生命构成因缘、形成原理的重点内容。尤其在《法集论》、《界论》、《双论》、《人设施论》、《论事》、《发趣论》、《清净道论》诸论中均有深透阐释。大抵用意是从原理上辨清当前补特伽罗人我之形成,并从宏观的一体视角来看待、统摄生命的各种层级。如《双论》说:“若某人眼界生者,其人意识界生耶?然。或又某人意识界生者,其人眼界生耶?若有心、无眼而往生时,其人意识界虽生而其人眼界非生。若有心、有眼而往生时,其人意识界生而眼界亦生。若人眼界生者,其人法界生耶?然。或又若某人法界生者,其人眼界生耶?若无眼而往生时,其人之法界生而其人之眼界非生。若有眼而往生时,其人法界生而眼界亦生。”

                     上海公墓,浦东公墓,上海墓地,上海华南陵园,

                       

    这仅是《双论》论述“十八界”原理的一小部分,但已经体现出了六根、六门、六尘因缘而动,形成人我的一体性、互通性。简言之,当前的补特伽罗人我是由六根、六门、六尘横向构成的统一体,含有内、中、外三个维度。结合上述之纵向内外两层和横向内中外三层来看,生命构成中都隐含着“本性”、“身心感官”、“内外互通统一”三层义。“本性”是最深层之存在,也是所谓的生命之本真;“身心感官”则是生命的身心现象,也即一般所说的生命欲望层;但是,两层之间并不孤立,而是一体互通、多维共存的。这就为深度的人文关怀提供了综合视野、理论依据。一般而言,孤立地从身心层看待人文关怀,必然是“爱系我首,长道驱驰,生死轮回,生死流转,不去本际”,无法透彻;只谈本性层,也难免是一种孤立、灰身灭智之二元分割。唯有从本性视角宏观视之、一体考量,才可能具备“世心是冥身,涅梁是非根法,甚深微细觉性,乃能了知”⑤的全域生命视野,也才有出离现实苦厄、解脱于最终层次的可能性。

    第二,是生命的无疆界性。此之谓生命有显隐无数类别。并且,从根本上看,各种物类、个体与全体、主体与客体之间存在互通性。远在相应部、长部、小部经典中,南传佛教就将生命清晰地划为畜生、恶鬼、地域、人、阿修罗、天、声闻、缘觉、菩萨、佛之“十法界”。这种划分说明生命并不单以人类为中心,还有共行之其余形态。而最为突出的无疆界性还体现在两方面:一者,生命根据所造业力、所受因果或在六道轮回,或向四圣提升;二者,一切万物都具备平等无别的佛性本来。故说生命存在是无疆界的,互通的,甚至是一体的。这也是南传佛教对生命全域性认知的重要内容。

    第三,生命的永恒性。南传佛教论证生命的永恒一般是从空性的永恒自在开始。《论事》云:“今称空性论。此处,言空性有二种空性,是蕴无我相与涅梁。于此中,先是无我相,一分或依方便说,应为行蕴系属,但涅粱唯无系属。")((论事》将空性分为两层义:一为在五蕴中不执著于物相之缘起空;另一为永恒自足、不与物相关联之涅梁境,不属缘起之法。但不论从哪一层意思来说,空性都是自由的、自足的、永恒的。《无碍解道》第十品也云:“此句是最上,此句是最胜,此句是殊胜,谓一切行之寂止,一切取之定弃,渴爱之灭尽、离欲、灭、涅粱。此是最上空。即使是被目为外道邪执见之安达派,也从“行蕴非无常、非有为、非缘生、非尽法、非坏法、非离贪法、非灭法、非易变法”②的角度论述了空性的永恒不灭。这样,显然更为人文关怀提供了安顿于永恒之理论依据。另外,南传佛教也从“业”的角度来论说生命的永恒性。因为“业”作为一种既成事实是不可能消失的,它已经成为一种积淀深藏在自我含藏之中,成为人我的基数之一。

    关于这点,阿含部《梵网经》中释逸牟尼借外道婆罗门的口吻说:“我及世界是常住,如无所生产之石女,如常住山顶,如直立不动之石柱。而诸有情之流转、轮回,段去、生来,我及世界之恒存常在。所以者何?因我从苦行、精进、专修、不放逸、正忆念、心得三昧,心得三昧已,能想起过去种种宿住。从该经的“内道”观点来看,显然引文执认诸业、真我为常,是“外道常边见”。但其侧面却指出了一个事实:在未证道解脱之前,一切业果生生流转不停。并且,即使证道解脱,这些旧有生命经历依然留存,只不过不再成为一种迷昧、障碍,而是具有本性视角的缘起性空。这也说明,不论从何视野来看,生命都具有永恒性。

    从一体多维性、无疆界性、永恒性三个要点来审视生命,则人文关怀应有的深度、广度就非常清晰。现行人文关怀体系之主流由于不承认生命的全域性存在,故在真正本性层面的终极关怀是缺位的。而且,即使考虑到生命应该受到本性层面的关怀,也将本性当做一种孤立存在,割裂了生命的全域性。

    其次,新人文从心性上来实现终极关怀。南传佛教的新人文视域并非一句空泛的名言,而是落实于生命的当下实践。新人文的最终境界并不排斥现象层的各种人本需求,而重在既有条件下证取本性的自足、永恒,不被欲望、现象拘束,以更加深刻地反观、浸润人生。例如南传经典《俱舍论》,有学者对其第六、七、八品做了精到评述:“三品是关于生命的净化,或者,更确切地说,是关于生命运动的静止化。第六品描写一副佛教圣者的图画,最后两品讨论圣位的一般和特殊的原因,就是,纯洁的智慧和超越的沉思。”

    这种阐释是朴实的,贴近生命的。生命于心性层面的安顿,体现在南传佛教生命哲学上,则集中于主客二元的最终圆融。二元对立乃哲学之宿命,在哲学产生的一刻起,便意味着二元对立的产生。原因很简单,因为最初的哲学实际上是人类思维的造作。其对立根源并非理论的表达,而是“思维观念”对“生命本层”的隔断。这一点,在前文“人文之骗局”中谈论得较多。在南传佛教“新人文”视域中,不再是单一哲学层面的创建,而是关涉到心性休养之实践,也是一种知行合一、知行同步意义上的人文关怀体系。故而“二元对立的消融”并非在理论体系中完成,而是最先于“心性世界”中实现。心性一旦圆融,便喻征着主体安顿于当前之时空。同时而生的哲学理论,在主体眼中便具有了透彻性、圆融无碍性。

    再次,“新人文”具备完善的实践体系。新人文的终极境界、基本标准为人文关怀提供了目标和方向,但作为一种完整的人文关怀体系,显然还应该有能保证目标实现的方法。否则,人文关怀便会落人空有其名之骗局。南传佛教是一个较有特点的思想系统,较为完整地保留着上座部佛教的内容。而上座部佛教的最大特点,则是拥有一套可以优化、整合生命的修持方法,如各种戒律、四念住、内观禅等。

    总体上,南传佛教的实践体系以“戒、定、慧”为基本次第。如论藏经典《清净道论》云:“世尊依戒定慧之门,以示此清净道者,即依以上,以三学、三种善教、三明等之近依,避二边而习行中道,超越恶趣等之方便,依三相而舍烦断恼,违犯等之对治,三杂染之净化,及阐明须陀恒之原因。”《清净道论》乃觉音所造,可视为南传佛教实践体系之集大成者。其论以戒定慧为基本框架,细说总说,将南传佛教修道方法冶为一炉,全面展现了南传佛教的实践体系。

    关于戒,南传论藏中直接有庞大的“律藏”体系:“律藏乃解说僧伽生活之禁制学处及其制度行仪。巴利律藏之内容组织,系由经分别、键度、三部组成。”严格持戒成为南传佛教修道之基础及重要方法。而定慧,南传佛教一般“先言定而后慧。定者,多指止观禅定;而慧,通常云智慧显用。然而实践中二而一、一而二,无法绝对分清。相应部、长部、中部、论藏中多有阐述。如《摄阿昆达磨义论》说:“果定是随各自之果而得共通于一切者。然,得人定与“灭定”是阿那含与阿罗汉。其定中,如次第人定初禅等之大上二界定而出定,在其处观各处诸行之法而至无所有处止,然后在定期间之决定等行多所作而人定于非想非非想处,于二刹那安止速行之后,彼心之相续断绝,此为人灭定者。其次,出定之时,阿那含即一次转起阿那含果心,阿罗汉一次转起阿罗汉果心而随有分,然后转起观察智。”其文主张定慧互动,交相前行,定中“相续心”断离,即出现妙观察之慧。由此足见南传佛教实践体系之全、之丰。
    南传佛教“新人文”意蕴不止上述。从体系上来说,它至少包含对生命的全域性认知、生命解脱后的至深境界以及人文关怀之实践体系三大部分。并且,缺少其中任何一部分都无法实现最终的新人文视野。
相关内容
在线留言
    网站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