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公墓热线

最新文章

网站热门关键字

殡葬文化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浦东公墓 » 华南陵园 » 最新文章 » 殡葬文化

对人文关怀的反思

2020-05-08 10:29:52 点击数:

    首先,绝大部分理论所到达者并非终极人文深度。众所周知,现行人文关怀理论大多用以应对人类身心欲望,并不彻底。如何才是人文关怀的最深层级?就目前流行的观点来看,无疑是以蒂利希为代表的人文主义者所推崇的“终极关切”。《文化神学》一书谈到:宗教,就该词最宽泛、最基本的意义而论,就是终极关切。作为终极关切的宗教是赋予文化意义的本体,而文化则是宗教的基本关切表达自身的形式总和①。蒂利希此语本用以阐述宗教和文化之关系,不过,其最大影响似乎并不在此,而在提出了“终极关切”的著名范畴。此处,似乎既言“终极”,自当为最深层级之价值判断、生命归趣。然而笔者并不认为此说果真为最终极之人文关怀。因为蒂利希所赋予“终极关怀”的含义是对宗教的完全委身。其《信仰的动力》说:如果某种至关重要的关切自称为终极,它便要求接受者完全委身,而且它应许完全实现,即使其他所有主张不能不从属于它,或以它的名义被拒绝。意即,宗教提供了人类需要的一切终极价值,和宗教的精神完全合一,就具有了对生命终极真相的了解和对现实生命的超脱。

                          上海公墓,浦东公墓,上海墓地,上海华南陵园,

                         

    这显然并不完全符合事实。毫无疑间,很多宗教都具有独特的智慧性,但对宗教的完全委身实际上是依赖于外在对象而丧失了人自身的主动权。这是对个体价值的抹杀,作为活生生的个体是不会对之有最终满足感的。况且,既然是生命的终极关怀,就必须超越外在对象才足以证明自身立于最究极之安顿层。包括终极关切在内的当前主流人文关怀体系,或囿于身心欲望,或周旋于对某种绝对力量的委身、全信,这是典型的“有待”,并非终极人文深度。

    其次,现行人文体系缺乏深刻有效的实践方法。人文关怀需要有效的实践体系来辅助完成。现行人文关怀体系(含上述终极关切论)中,实践方法明显缺弱。其原因及表现可归为两方面:其一,人文传统中生命关怀精神的断层。工业文明带来的各种利益毋庸置疑,但其所伴随的物质性思维、非理性行为也对人文传统之内在精神造成了致命伤害,大多实践方法失去了传承。这一点在中国尤其明显。例如,儒家在其特定修养方法的浸润下,历代都会出一些知行合一的大师,但目前,却极少能切实体己、升华德性之大学者。最终,学术上空谈泛滥,学人收不住脱缓之“放心”④,更无法深人理解、体味儒学的内在关怀。而道家、佛家所遭遇的境况也一样。一个真正有深度的文化体系,是靠那些有实践效用的具体方法支撑起来的,失去方法的传承,文化对生命的关怀就无从落实。其二,以工业文明为基础的人文关怀实践体系尚未建立。现代文明的“外向型”主流思维与人文关怀的“内向型”核心路径存在某种程度上的背道而驰,工业文明所理解的人文关怀并非内在生命、终极本心之安顿,故所尝试建立的一套实践体系也是“外向型”理路。我们不排除某一天这两种悖离路径会最终合一,但必定是一个长期过程。在此意义上,现行人文关怀体系并不热心,或说“不屑”,“不懂”建立完善有效的深度实践体系。既缺少实践方法,即使某人文关怀理论立意再深,也只是一纸空谈,一场骗局。

    再次,生命在主体观念中的迷失。这是“人文骗局”之核心。主体观念一直是人类引以为豪的理性属性。人文主义先驱但丁也说:“自由的第一原则就是意志自由;意志自由就是关于意志的自由判断。”①但包括后现代主义在内的众多学派都发现,主体观念是一种人为建构起来的虚性存在,心灵的一切痛苦正是以此为基础而滋长的。一旦迷信主体,就丧失了“作为真正主体”的内在生命自身。真正彻底的人文关怀、深度的生命安顿必须突破主体之藩篱才可实现。人文骗局之产生,即因落在了主体观念之范畴。

    其基本原理可以这样理解:一者,从理论基础上看,现行人文关怀体系之主流立足于个体的欲望本能,实质上是个体欲望之延伸,无法超越主体范畴。这必然意味着它无法透彻解决人类生命中的绝大部分问题。换言之,人类在欲望当中建立起了想要超越欲望的人文价值体系,最后还是停留在自我的设限中—个体现象层的价值实现、人生安顿。二者,从表现形式上看,现行人文潮流多以主体之“思想”来运作。“思想”的发展程度体现着人类的文明程度,但同时也是人类心灵的受限程度。目前最先进的人文成果已经多次阐明,人类得不到生命自由之主因是受限于自身“思想”,能洞彻此思想的“之外”才是人类生命的根本性存在。也即,解构主体之后绝对自由之“本在”才是生命可安顿之最终处。三者,从主体的基本逻辑来看,主要是“一维化”的物质性逻辑特征。这种线性的运思视野几乎无法感知、论证一维之外的事实。某种程度上这正是二元对立无法解决的根本原因。二元对立的调和、消解须在多维视角之内才能实现。同理,真正的人文关怀也须在多维视野下才能够最终完成。

    关于上述“骗局”,美国超个人心理学家肯·威尔伯从另一个角度作过分析:这是一个很有趣的文化现象。这并不代表我们已经进人了灵性转化的新形式,应该说是一种转译的新形式正在兴起。换句话说,人们并没有找到真正能转化自己的实修方式,只是找到了一种新的诊释来建立自己的正当性,替自己带来存在的意义。再换句话说,那并不是一种深刻的意识成长,而是让自己对目前处境感到满意的新诊释方式。这指出了主体迷失之实质。“转译,,即改头换面,但本质依然如初;而“转化”则指脱离原有模式之生命升华。言下之意,即使我们口说解脱,甚至套用“终极关切”或“道”的名言,但因主体运作之根本特性,还是迷失在主体之内而未出乎其外。此即人类欲望、本能在下意识中精心设计的一场人文骗局④。

    然而,本文既将现行人文关怀之主流判为“骗局”,则“真实”者何在?其体系、内蕴等又如何?下文将从南传佛教的人文关怀体系展开对比论说。

相关内容
在线留言
    网站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