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公墓热线

最新动态

网站热门关键字

殡葬文化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浦东公墓 » 天逸静园 » 最新动态 » 殡葬文化

元代佛家自身存在世俗化趋势

2020-05-08 10:05:52 点击数:

    (一)元杂剧自身是一种世俗化的俗文学

    王国维先生称之为“一代之文学”仁’了‘的元人杂剧,凭借其浓厚的市民性质,成为中国文学史上俗文学的第一次大规模的丰硕。但是“小说和戏曲,中国向来是看作邪宗的”[4],中国传统文化里,历来以诗文为正统文学,戏曲则被视为小道末技。元人选元曲,如杨朝英《乐府新声阳春白雪》、无名氏《梨园试按乐府新声》等皆不收杂剧;元杂剧作家不见于史传,《元史·艺文志》和《四库全书总目提要》均不著录。这正好可从反面说明元杂剧的确是一种不为正统文学所接受的俗文学。元杂剧在方方面面都显示自身是一种世俗化的俗文学。

                   天逸静园玫瑰园,上海公墓,浦东公墓,上海墓地,

                       

    王国维认为“元初之废科举,却为杂剧发达之因”。元代长期停开科举,迫使知识分子无人仕之阶,被打人社会底层,无奈四处谋生。故元杂剧作家“大抵布衣,否则为省椽令史之属”。元代杂剧作家大致由下层官吏、落拓文人,教坊中人等辈构成。“他们大多是与娟妓艺人保持着密切的关系,有的甚至亲身参加演出”。正因他们地位低微,贴近普通老百姓的生活,故他们的剧作中,关注现实生活的凡俗问题就多。

    ’(元代)各个都市经济,达到空前发展状态,特别是商业资本的发展,为当时的戏曲—元杂剧的发展,提供了在物质方面的条件。宋元以来,市民阶级也逐渐壮大起来。如果说城市经济的繁荣为戏曲的兴盛提供了充裕的物质条件,那么市民阶级的文化要求更推动着元杂剧向世俗化发展。“元杂剧兴盛的地域恰恰是蒙古国在中原统治的中心城市”,在这些工商业兴隆的中心城市,杂剧演出兴盛。贵族、官僚、富商、巨贾,乐于出人娱乐场所,挥金买笑;广大市民阶层、下级官吏、士卒也都是当时戏场的主要热心顾客。杂剧是演唱的文学,为了适应广大观众的趣味和欣赏水平,一般均是尚俗的。元杂剧中大多数以大团圆为结局,这也是元杂剧世俗化的一个重要表现。此外“元杂剧作家十之九是在中书省所属的地方,即今北京和河北、山东、山西三省,尤以大都、真定、平阳、东平为多。这些地方恰为元代经济发达的繁荣城.

    元人杂剧题材的来源,不外是宋官本杂剧、金人院本、诸宫调、宋人话本、南宋戏文、笔记小说、历史传记、民间传闻、当时情事等,这些来源题材绝大部分都属于俗文学的范畴,可见元杂剧的题材具有世俗化的倾向元杂剧是综合了滑稽戏、杂戏小说、乐曲、诸宫调等多种因素而形成的,一言以蔽之,就是杂。元杂剧又具有能广泛地反映各阶层社会生活的艺术功能,即杂。其实杂就是不正、不雅,也即杂、俗。

    (二)元代汉地佛教自身向世俗化转化

    虽然异族统治下的元代,统治者的宗教信仰有着特殊性,它以藏传佛教为国教。但是元杂剧的作家大抵是汉人,元杂剧中的佛教也以汉地佛教占绝大多数,藏传佛教对元杂剧的影响甚小。故这里说的元代佛教自身向世俗化转化,便指元代汉地佛教自身的世俗化倾向。虽然统治者崇尚藏传佛教,但也不排斥汉地佛教,汉地佛教反而大受其惠。故《元史》云:“元兴,崇尚释氏,而帝师之盛,尤不可与古昔同语。元代汉地佛教的世俗化现象颇为明显。

    据《元史》记载,佛教寺院不但拥有大量的土地,并且还从事商业和工业。这使得元代寺院经济的空前发展,促成了元代僧侣的人世化。在商品经济的红尘冲击下,真心修行者少,追求财利者多,这就构成了元代佛教的主要特征。元代僧官的选用原则是军民通摄,僧俗并用。即僧官不仅管辖僧尼事务,亦掌管军政、民政;以世俗人任僧官,以僧人任流官。这种政教混杂、僧俗并举的僧官制度,仅元代所独有,并不为以后各朝所沿用。元代僧官集神权、政权和军权于一身,职高权重,为其徒者,估势态唯,日新月盛,气焰熏灼,延于四方,为害不可腾言。

    元代还拥有白云宗、白莲宗等世俗化的庶民佛教教团。“白云宗和白莲宗都起于两宋、盛于元代。它们的出世,是佛教日益穿透社会、深人民间的产物。白云宗刚产生之时,提倡的是儒佛道三教一致。在元代白云宗达到全盛时期,但是这时的白云教徒已经完全流于世俗,他们或以修路建桥为名,或效诵经焚香为会,夜聚晓散,男女无别,所至各有渠魁相统。

    白莲宗创立之初,信仰极乐净土,提倡念佛,励行素食。但至元代鼎盛时期,家教徒的迅速扩大,戒律渐趋松弛,甚至“假道好闲,不事生理,一不应也;传授邪言,夜聚明散,而不应也;男女混杂,悖乱人伦……。这样年深岁久,白莲教在流传过程中,与民间信仰相融合,庶俗僧称活佛如来,妇人擅号佛母大士,妄谈若,乱说灾祥,密传生死,误人性命,已经大大改变了它的原来面目。

    正史中关于专论释道二教的文献,仅有两篇,即《魏书·释老志》和《元史·释老传》。从文体上看,《释老志》是志,属书志体。它注重记载介绍释老二教,兼顾人物,属以事带人。《释老传》是传,属纪传体,它更偏重于记载论述二教人物,兼顾二教,属以人带事。《释老志》更多地叙述宗教情况,《释老传》则较详细地叙述世俗情况。这也多少折射出,从魏晋南北朝到元代,佛教的一种缓慢世俗化的宏观脉络。

相关内容
在线留言
    网站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