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公墓热线

最新文章

网站热门关键字

新闻资讯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浦东公墓 » 海港陵园 » 最新文章 » 新闻资讯

元杂剧中的佛教具有世俗化的倾向

2020-05-08 10:00:40 点击数:

    (一)佛教僧众呈现出世俗化面貌

    现存元杂剧,涉及佛教僧众的约有80种,除却郑廷玉《布袋和尚忍字记》中的布袋和尚,吴昌龄《花间四友东坡梦》中的佛印禅师,无名氏《龙济山野猿听经》的修公禅师,李寿卿《月明和尚度柳翠》的月明和尚和范康《陈季卿误上竹舟叶》的惠安长老等是真具佛性的佛教僧人。余下僧众从长老、住持至小和尚、小沙弥皆有世俗化的倾向,他们或管现实生活中的俗人俗事,又或存有红尘中的俗心俗愿,更或直接成为俗人为非作歹。兹举几例以示。

    李好古《沙门岛张生煮海》中石佛寺长老身上明显带有世俗化倾向。张羽初次拜访长老,奉送长老白银二两,长老客气一番之后还是如数收下。后来长老又出面作了月老,调节张羽与龙王冲突,促使张羽和龙女喜结连理。似乎石佛寺长老人情味十足,为张羽和龙女这对有情人来回奔波。但是出家人四大皆空、六根清净,却为这些人世间的俗人俗事大费心思,可见其身上的世俗化倾向。张国宾《相国寺公孙合汗衫》中描写的相国寺长老亦一身世俗味。长老自云:“近寺人家不重僧,远来和尚好看经。莫道出家便受戒,哪个猫儿不吃腥。长老破戒、吃腥全无一个住持的德行。

                 上海公墓,海港陵园公墓,上海墓地,浦东公墓,

                        

    曾瑞卿《王月英元夜留鞋记》中的和尚是一个彻底世俗化的僧人。这和尚一上场,即言:“我做和尚年幼,生来不断酒肉。施主请我看经,单把女娘一溜。一个和尚不一心向佛,反而迷恋红尘,贪恋人间声色。后来和尚在观音殿见着醉死的秀才郭华,又恐怕连累自己,当即将其尸首送出山门。出家人的慈悲胸怀荡然不存。接着和尚被秀才琴童拉到包公面前,又贪生怕死、畏畏缩缩,全然没有半点僧人超凡脱俗的仪态。    范康《陈季卿误上竹叶舟》中的小和尚,全然一副小市民的形象,可谓俗不可耐。陈季卿欲访青龙寺惠安长老,烦请小和尚传话,这小和尚无礼地道:“呸,你也睁开驴眼看看,我这等长的和尚,还教做小和尚?全不知些礼体!我看起来,你穿着这破不刺的旧衣,擎着这黄甘甘的瘦脸,必是来投托俺家师父的,却怎么这等傲气,陈季卿仍客气地恳请小和尚,他才不耐烦地向惠安长老通报。小和尚对其师父惠安也是一副目中无人的样子,“师父,外面有个故人,自称耳东禾子即夕,特来相访……你这老秃厮,你还要悟佛法哩,则会在看经处偷眼儿瞧人家老婆。后来又来人烦请小和尚通报,小和尚更是谩骂回道:“呸!我今日造化低,头里一个穷秀才叫我小和尚,如今这个牛鼻子又叫我小和尚。我这小和尚驮你家娘哩。兀那牛鼻子!这小和尚脏话连篇,话语恶毒,教人恶心,俗到了极点,哪还有一丝出家人的样式。

    (二)世俗场景侵入佛教圣地

    在元杂剧中有大规模世俗场景侵人佛教圣地的倾向。诸如李唐宾《李云英风送梧桐叶》中任继图见佛殿在侧,口占一词,抒写思家离别之怀;白朴《唐明皇秋夜梧桐雨》中高力士引杨贵妃去佛堂自尽;无名氏《罗李郎大闹相国寺》中罗李郎为家事大闹相国寺等。元杂剧中世俗场景大举侵人佛教圣地,其中又以佛堂成为俗男俗女的爱情圣地表现最为突出。

    王实甫《崔莺莺待月西厢记》中,佛教普救寺便是成就崔张爱情故事的圣地。崔莺莺在普救寺和张生邂逅相遇,相互一见钟情,遂月夜联吟,私自结合。老夫人阻挠崔张相恋,以相国之家三辈儿不招白衣婿,逼迫张生赴京赶考。张生一举高中,又经波折,终于和崔莺莺结为眷属而皆大欢喜。戏剧中,崔张在普救寺相恋结为夫妻。普救寺法聪和尚,主动前往蒲州送信,解救了普救寺危难,应该算是崔张爱情的大恩人。男女之间的情爱本是俗世间的一大事情,佛教重地普救寺却成为有情人恋爱的圣地。元杂剧中佛教的世俗化从中可窥见一斑。

    李好古《沙门岛张生煮海》中,潮州书生张羽在东海边石佛寺温书,偶与龙女琼莲相遇,私订终身,相约来年相会。张羽不能等待,得毛女仙姑所赠银锅金钱铁构之法宝,来到沙门岛煮沸东海,使龙王不能安居。石佛寺长老出面作了月老,调节张羽与龙王冲突,龙王终于答应将女儿嫁给张羽。戏剧中,张羽与龙女在石佛寺相见相恋,石佛寺长老后来又成了两人的月下老人,促成这对夫妇。石佛寺犹如普救寺,成了男女发生爱情的风月圣地。

    曾瑞卿《王月英元夜留鞋记》中,王月英与秀才郭华整个爱情故事均是在佛教圣地相国寺展开、完成的,相国寺可以看成两人的牵线媒人。王月英与秀才郭华初次相遇,就在相国寺西的胭脂铺儿,郭华自云:“这相国寺西有座胭脂铺儿,一个小娘子生得十分娇色。与小生眼去眉来,大有顾盼之意。两人相互钟情,后来元宵佳节约会于相国寺。元宵佳节,郭华酒赴约来到相国寺,不料醉倒佛殿,王月英唤之不醒,留鞋而去,郭华醒后颇为后悔,吞鞋气绝。包公审案,以鞋为证,找来王月英,道出实情:“你二人本有那宿世姻缘,约元宵相会在佛殿之前。继而王月英抱哭郭华死尸,郭华复生,两人结为夫妻,永远团圆。这里佛寺成为风月之所,这算是现实人间世俗情爱进人佛教圣地的一个典型例子。               

    (三)佛教成为满足俗人俗愿的精神寄托

    元杂剧中的佛教日趋成为满足俗人俗愿的精神寄托。这里的佛教在人们心中已经世俗化,佛教成为满足人们现世要求的寄托,佛教成为谋生的一种手段,人们从佛那里求得的是一种内心安慰,佛教信仰同人们的现实生活越来越密切联系起来。

    郑廷玉《看钱奴冤家债主》中,周荣祖言“小生先世广有家财,因祖父周奉记敬理释门,盖起一所佛院,每日看经念佛,祈保平安。至我父亲,一心只做人家,为修理宅舍,这木石砖瓦,无处取办,遂将那所佛院尽毁废了。比及宅舍工完,我父亲得了一病,百般的医药无效,人皆以为不信佛教之过”想俺祖上信佛,俺父亲偏不信佛,到今日都有报应也呵。周荣祖祖上信佛,为了祈保一家平安,其父不信佛,得病而死,宣扬的是佛教世俗的精神。这里周荣祖祖上信佛、盖佛院、念佛经是把佛当做一种精神寄托,希望佛能实现他们一家平安的俗愿。

    曾瑞卿《王月英元夜留鞋记》中,秀才郭华愿与王月英喜结连理,祷告观音菩萨:“观音菩萨,你是慈悲的,你是救苦难的。今日一天大事,都在这殿里,你岂可不帮衬着我?秀才郭华向观音菩萨祈祷,是希冀观音菩萨能满足他的世俗情爱。无名氏《风雨像生货郎旦》中,魏邦彦在大人面前告饶:“大人,可怜见,饶了我老头儿罢。这都是我少年间不晓事,做这等勾当。如今老了,一口长斋,只是念佛。不要说杀人,便是苍蝇也不敢拍杀一个。此时魏邦彦念佛、吃斋,不过是弥补年少时的亏心事,求个心安理得,未必真正信佛只将佛当成一个保佑他的神来供奉。

    萧德祥《杨氏女杀狗劝夫》中的“借花献佛,与哥哥上寿咱”,无名氏《汀耳挡挡盆儿鬼》中“小人一家儿都是吃斋念佛的,并不曾谋死甚么杨国用”川’。,,郑廷玉《崔府君断冤家债主》中的“我则索仰神灵保佑,为孩儿所事存心……莫不是我前世里烧香不到头,我则索把神灵来祷咒。只愿的减罪消灾,绝虑忘忧’等等皆是借佛这尊神,求个精神寄托,满足他们的俗愿。

相关内容
在线留言
    网站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