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公墓汇龙园热线

最新动态

网站热门关键字

相关文章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浦东公墓 » 汇龙园 » 最新动态 » 相关文章

陕西地方政府对庙产兴学运动态度的变化

2020-05-08 09:36:29 点击数:

    在清末和民初,陕西地方政府对庙产兴学运动的态度是不同的。在清末,他们对庙产兴学运动的支持态度是坚决而又明确的,我们从陕西提学使的一份批示中就可以看出这一点。光绪三十四年(1908年),凤县僧人宽来等来省巡抚衙门控告该县县令纵容戚幕抢占寺产,要求秉公处理。提学使不但不为他们做主,反而将他们训斥了一番:“察阅察词,显系该县兴办学堂酌提庙款,尔等不肯承认,乃派人至寺调取契薄,欲清查寺产,以再议酌提。尔等遂捏控官亲幕友将尔等银两钱贴一并掠去,企图抵赖。佛戒逛语,尔等何狡展至此极耶?况既奉本道批示,伤该县秉公酌提,仍留焚修之货,以示体恤,已属平允之至。乃不静候结办,辄砌词来辕呈控,尤属刁健可恶。著速安分回凰,毋再逗留,致干押发。仍一面由司札伤该县持平妥议,详复核夺,切切此批。这份批文均是对僧人的训斥,说他们是捏控官亲幕僚,计图抵阻兴办学堂酌提庙款,而且威胁的口气非常明显。由此可见,陕西巡抚衙门在处理僧俗纠纷时,完全站在了地方绅士的立场上。省府态度如此,地方官吏的态度就不难想象了。

                   上海公墓,浦东公墓,上海墓地,上海汇龙园,

                          

    民国初年,在全国破除迷信运动的影响下,陕西发生了猛烈的拆庙运动,但由于《临时约法》中有“国民有信教之自由”的规定,更是由于陕西佛教社团的坚决斗争,都督张凤翎保护僧人的倾向越来越明显。1912年9月1日,张凤翎就对大荔县军官带领士兵抢占庙产致死人命一事做出批示,明确指出:“庙宇系地方公产,诅容任意拆毁?管带不能约束兵士,竟至率众横行,以致兵民交闹,枪毙民人二命,殊堪痛恨。仰军政司速伤同州府,查明起衅确情,据实呈覆核夺,毋稍延缓。后来,张凤翔倾向佛教的态度更加明显。1913年2月,他在批示中华佛教总会秦省支会立案呈请时,明确指出:“佛人中国,代有传人,支派纷歧,莫衷一是。该组织总会欲昌明佛教,提倡实业,藉以补助公益,将来办有成效,必能使无量数同胞共登极乐世界,热忱宏愿,深堪嘉尚。张凤翎的态度,既是《临时约法》保护公民信教自由精神的体现,也是陕西佛教人士坚决斗争的结果。

    在张凤翎态度的影响下,民政司的态度发生了很大变化。1912年9月6日,民政司否定了红十字会要求派巡警驱逐汤房庙僧人的呈请。红十字会声称:“奉大都督令,伤查办道袖鞠园禄察请维持神庙一案,当经详晰照覆,并请即伤该道钠从速迁移在案。乃迄今月余,该道袖仍盘踞庙内,屡经与之交涉,惟是一味支吾,庙宇附近房租亦被其把持收取。似此形同无赖,实属荒诞已极,事关公益,拟请贵司转伤东城二区警察,勒令该道袖即刻迁出,无许逗留,实为公便,为此照会,烦请查照办理施行。”民政司并没有按照红十字会的要求派警察驱赶该道钠,而是命令警察厅“速伤东城二区巡官前往汤房庙,将该庙道钠鞠园禄所住庙宇究竟与该会相距几何,是否妨碍公益,该庙附近房租每月能收若干,该道袖有无把持收取情事,详晰查明,呈覆核夺,以凭照覆。由此可见,民政司并没有听信红十字会的一面之词,而是派警察查明真相再做处理,其保护寺产的态度也是明显的。
    总之,在清末民初时期,陕西的庙产兴学运动既受全国形势的制约,同时又具有明显的地域特征:在清末,各地庙产兴学的重点是祀典以外的民间神庙,对佛教的冲击并不大;在民初,陕西庙产兴学的范围扩大到所有庙宇,众多的佛教寺院也成为社会各界争夺的焦点。持续发展的庙产兴学运动,不但为各地广兴学堂、振兴实业、建立巡警系统、推行地方自治等项社会改革事业提供了部分场地和巨额资金,而且还从根本上动摇了封建制度赖以存在的文化基础,有力地促进了社会风气的进步,其进步意义是不容否定的。但是,持续发展的庙产兴学运动也是对普通民众公共财富的肆意掠夺和精神信仰的严重伤害,由此引发的社会矛盾尖锐复杂。对陕西佛教来说,庙产兴学运动是一场前所未有的严峻挑战,也是一次难得的历史机遇。为了应对这场灾难,佛教界人士成立了中华佛教总会秦省支会和县级分部,陕西佛教的组织形式乃至活动方式都开始发生重大变革:“截止1926年底,陕西各市县已经成立分部20多个,并建立其他相应组织10多个。即以西安市而言,不仅成立了中华佛教总会西安分部,而且还设立了佛门请经处、巡行讲演团、普通僧校、佛学研究会和佛学图书馆等近10个机构。当然,庙产兴学运动只是清末民初社会变革大潮中的涓涓细流,但透过这个涓涓细流,我们可以窥探清末民初社会转型中传统习俗和科学精神、专制习惯和民主意识、社会精英和普通民众的激烈冲突,也可以感受到社会变革的多面性和复杂性。
相关内容
在线留言
    网站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