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亭息园免费热线

最新文章

网站热门关键字

华亭息园动态

灵胡太后与武则天两位女性的佛教信仰的差异

2020-05-08 09:23:20 点击数:

    一、两位女性信仰佛教的目的不同

    灵胡太后信仰佛教的目的带有明显的功利性。灵胡太后信仰佛教目的在于追求个人的精神幸福,她深受佛教的善恶报应.灵魂轮回转生学说的影响,担心死后不能“升天堂”,要进“黑门”受罪,所以希望通过大造佛寺,支持沸事活动,能广积功德而获取福报,进入虚幻的佛国世界。另外,她也希望寄情于佛教,消除心中的寂寞、害怕、紧张,希望佛祖能给她不安的心灵带来一片宁静的乐土。

    而武则夭更多的是利用佛教为其建立武周政权及巩固其统脚任务,带有一种强烈的政治色彩。自孔孟以来的中国古代社会,就是男权至上,妇女被“三纲五常”的一大套封建寻撇紧紧的束缚着。儒家提出“北鸡司晨,惟家之索,’,意思是女人科参政,否则国家就会灭亡。道家是李唐尊崇的,而武则天直接面对的敌人就是李唐,她只能转向寻求佛教的支持。要为武周革命提供理论依据,她就要重视和支洲弗经的翻译工作。而佛教也给予了她很大的回报。载初元俐689 ),沙门昙慈表且大云经》,其年七月,沙门怀义、法明等大云经疏》,赋刊大云经拟新的内容,“言太后乃弥勒下生,当代为阎浮提主,制颁夭下”,w称武则夭是弥勒佛转世,应该取缔唐王朝即天子之位。武则天大倡新粼华严经》,她希望借助佛经关于“众生平等、“慈悲为怀”、‘轮回”、“涅架”等学说来麻痹人们的思想,便于巩固她的政治统治。由此可见,武则天信仰佛教的目的是利用佛教夺取政权和巩固政权,具有十分浓厚的政治色彩。

                    上海公墓,嘉定公墓,上海墓地,上海华亭息园,

                       

    二、两位女性崇佛的方式不同

    灵胡太后崇佛的方式主要是重禅诵轻讲经,偏重于宗教行为,轻于对佛经义理的探讨。灵胡太后的崇T往与建塔立寺、写'像、吃斋念佛、布施行善相联系。她宣像立寺,本是为了积累功德,求取福报.但是在这个过程中却不乏杀生和伤生之举。她为了权力,大肆杀戮,可以毒刹又十九岁的亲生儿子。从而大违佛家以慈悲为怀本意,则其对于佛经义理探究的漠视,于此可窥。

    而武则天崇佛的方式则具有两面性,一方面她大兴佛寺、塑像,举行无遮大会这些低层次的佛教活动。仅天授元年,令“两京及天下诸州各置大云寺一所,”iz铡唐会要淞载唐京兆名寺三十八所,属于则天时期的占30%,这是相当惊人的数字。延载二年在96窟主壁西塑成了倚座弥勒大像一身,高达三十三米,庄严肃穆,大像俯视人间,正是其君临天下的象征。武则天还常在洛阳举办无遮大会,使佛教文化世俗化、民俗化。另一方面她支布拳经,亲为佛经作序,刊定众经目录.也善于借助佛教经典为自己的统务,使佛教成为其统治的组成部分。由此可见,两位女性的崇佛方式存在极大的差异,灵胡太后注重的是宗教行为和实践,而武则天更为重视和支持佛经义理的发展,她的崇佛方式具有两面性。

    三、两位女性佛教信仰掺杂的成分不同

    灵胡太后的佛教信仰掺杂了月氏袄教祀胡天的一些教义和仪式,她重视“祀胡天”。J哦皇室祀胡天乃是揭族宗教影响下的产物。叫匕魏皇室贵族是受到月氏人的巨大活动能力的影响才将揭族祀胡天仪式吸收到皇室祭典中来的,而灵胡太后所做的只是将它保留下来。为什么灵胡太后不废胡天神?王青粼魏晋南北朝时期的佛教信仰与神话卜书中指出“乃是受到其家乡一一安定地区异族宗教的影响。”安定是卢水胡聚居之地,安定的卢水胡信仰月氏袄教,而世居安定的胡氏家族想必也一定会受到月氏袄教的影响。所以,灵胡太后是受到家乡的月氏袄教的影响,独不废胡天神,这种宗教思想融合进她的佛教信仰体系中来,具体表现是其经常举行祭祀活动。

    武则天的佛教信仰体系中蹂合了摩尼教教义。有关武则天与摩尼教发生直接关系的一条公认的史料,见刊佛祖纪蜷54:“武后延载元年,波斯国拂多诞粼二宗经黝教来朝《二宗经摊p是摩尼教论述明、暗二大要素的经典;延载元年乃公元694年,当时武则天已经正式称帝,改国号为周了。法国的汉学家沙碗、伯希和,以及中国史学家陈垣均曾以此为据,断定是为摩尼教始入中国的时间。这样一来,武则天开始掌权时期就可能也直接或者间接地受到摩尼教信仰的影响。在武则天寻找理论依据为其巩固统治服务时,善于假借佛教形式来传播摩尼教教义的东方摩尼教徒就乘机向其施加影响,于是,许多摩尼教要素弥勒、光、明、日、月就融入了武则天佛教信仰的体系中来了。这也是由于摩尼教“弥勒下生”、“光明战胜黑暗”等次类信仰具有相当的神圣色彩,刚好符合她的政治需要,所以武则天才会可能有意无意地利用了摩尼教教义,将它们包装在其佛教信仰的体系中。当武则天以佛教的最大赞助者出现在公众面前时,摩尼教的教义正暗暗地传遍中国。
    四、两位女性佛教信仰的形态不同
    顾伟康依照佛教信徒的文化层次,将中国佛教区分为经典佛教和民俗佛教两种,前者以对经典教义的深刻理解和掌握为主,后者则是以偶像崇拜和求运求福为中心。但并不是从某个人的文化水平的高低就能决定其佛教信仰的形态,不一定是文化水平高的人其信仰就属于经典佛教,灵胡太后和武则天的文化素养都是相当高的,然而她们的佛教信仰形态都包括了民俗沸教的成分,同时,武则天的佛教信仰更是与一般人的不同,她的佛教信仰形态既属于民俗佛教也兼属经典佛教。
    灵胡太后的佛教信仰形态属民俗佛教。她的佛教信仰往往就体现为建塔立寺、吃斋念佛、举行斋会这些丁氏层次的佛教活动。她重禅诵轻讲经、礼敬兰宝;她信弥勒、信神灵、祭祀,所以她注重的是偶像崇拜和求福求运。从灵胡太后佛教信仰的所作所为就能判断其佛教信仰的形态属于民俗佛教,是接近广大人民群众生活的一种比较普遍的佛教信仰形态。
    武则天的佛教信仰的形态具有两重性,她的佛教信仰形态既属民俗佛教也兼属经典佛教。任继愈先生指出:“武则天与一般佛教信徒不同,她受到中国丁尔统社会迷信、巫术的影响,构成了她复杂的宗教迷信,圳L7天命,也信巫术占卜,她需要借助佛教自我安慰,同时也利用佛教为自己谋取权力。以她的佛教信仰的目的和行为可知,为了达到自我安慰的需要,其大力发展佛教势力,大兴土木兴建寺塔,塑像,举行无遮大会,这是属于低层次的佛翔舌动;为了武周革命和巩固统治的需要,武则天组织怀义、法明译出袱大云经》和菩提流支译以宝雨经》,地还大力支俐华严经汹翻译工作。且武则天本人也有较高的佛学造诣。武则夭对佛教名相非常熟悉,对佛教义理哲学也有着自己深刻的领悟,这从她为众佛经作的序中可以看出。拟大周新译大方广佛经华严经序冲“一窥宝渴、庆溢心灵,三复幽宗,喜盈身意,虽则无说无示.理符不二之门。然因言显言,方阐大千之意。这体现了武则天领悟佛理之后的欣喜之情。这显示了她的佛教信仰的形态具有两重性。
    综上所述,灵胡太后的佛教信仰与武则天的佛教信仰显著差异在于灵胡太后的佛教信仰属民俗佛教,而武则天的信仰倾向兼具民俗佛教和经典佛教的性质。灵胡太后佛教信仰掺杂了月氏袄教祀胡天的一些教义和仪式,而武则天的佛教信仰体系中揉合了摩尼教教义。
相关内容
在线留言
    网站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