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公墓热线

海湾新闻

网站热门关键字

殡葬文化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奉贤公墓 » 海湾寝园 » 海湾新闻 » 殡葬文化

    (一)浓厚的佛教义理氛围

    在佛教发展史上,南京与西安、洛阳并称为中土佛学的三大文化中心,作为北传大众部佛学在江南一带的集散地,南京一直扮演着佛学义理的传承枢纽角色。在约两千五百年的建城史中,南京的佛学传承史将近一千八百年。回’在这漫长的历史长河里,许多高僧大德、宗派建立乃至佛学典籍的形成和行世均与南京颇有渊源。

    首先,南京自东吴以来便是佛经翻译的中心,此时翻译佛经的知名高僧如支谦、康僧会均受到过孙权的礼遇。东晋时,设于今中华门外的道场寺更是集合了法显、宝云以及佛陀跋陀罗等译经僧人,他们对经、律、论三藏的译介和传播大大提升了中土佛学的学理质素。法显同时还是知名的取经高僧,他在南京翻译佛经的同时还写成了与玄类(唐西域记》齐名的《历游天竺记传》。帛尸梨密多罗译成的《友孔雀王神咒经》则是密宗心法首次在汉地传播,为藏传佛学的形成奠定了基础。

               上海海湾园,上海公墓,奉贤公墓,上海墓地,

                     

    其次,正因为南京是佛教义理文化研究的中心,中土大乘佛学三论宗、唯识宗、天台宗、华严贤、禅宗、净土宗、律宗、密宗八大宗派,以及小乘俱舍、成实二宗的创建和传承大多与南京有些渊源,诚如赵朴初居士所言‘在中国成立的大小乘各宗派无不和南京有关”。南京现存的很多寺院都被尊称为宗派祖庭,这为相关旅游资源的开发提供了历史积淀。

    最后,明清之际南京还成为佛经刻印的中心,尤其是清末杨仁山居士创办的金陵刻经处,在佛典搜集整理以及印刷传播方面贡献卓著。新中国成立后,金陵刻经处在政府资助下重新运营,成为中国佛教协会的直属单位,刻印经书供应全国各地,备受礼佛人士赞誉。因杨仁山及其弟子欧阳竟无还分别创立“抵垣精舍”与“支那内学院”,成为近现代佛学院的先声,南京也成为较早设立佛学院的江南古城。1984年于栖霞寺成立的中国佛学院栖霞分院,某种程度上是上述佛学院的精神继承,在此培养的学僧有很多走出国门,成为中土佛学对外传播的重要窗口。
    (二)丰富的佛教物质文化留存
    旅游消费更多体现为一种参与性的景观消费,南京不仅具备佛学义理研究中心的地位,更留存有许多可供游人观瞻的宝刹名寺和佛教建筑(见表2)。唐人杜樊川的诗句“南朝四百八十寺,多少楼台烟雨中”形象地说明了金陵一带佛寺的普遍存在。而明人葛寅亮所撰(陵梵刹志》记载,当时南京有灵谷寺、报恩寺、天界寺3大刹:栖霞寺、鸡鸣寺、静海寺、弘觉寺、能仁寺5座次大刹:清凉寺、瓦宫寺等32中刹,以及华严寺、天隆极乐寺等128座小刹。闭据2012年南京文物部门的统计数据,南京现有各时代佛教文化遗存百余处‘其中列入市级以上文物保护单位的有39处(国保单位2处,省保单位9处,市保单位28处)。南京批准成立的45个佛教活动场所也多半为在历史遗存的基础上成立起来的”。不同于其他城市所营造的现代化佛教景观,南京的佛教物质文化留存贵在古朴与原貌展现,许多寺庙、佛塔都是在历史原址的基础上进行简单翻新和加固,力求体现建筑原有风貌。
    南京古刹体现出两方面的特征。一是基于南京六朝古都的特殊建城史,许多寺庙与王朝更迭息息相关,更有很多帝王遗迹,如梁武帝数次舍身出家的同泰寺(今鸡鸣寺),以及明成祖为纪念自己生母而兴建的大报恩寺,这为南京寺庙提供了十分丰富的文化资源。二是南京许多古刹都伴生于自然景区或者人文景区,如白鹭洲公园内的鹜峰寺,依水而建,风光旖旎,又如灵谷公园中的灵谷寺,则傍山而建,山色秀丽,而栖霞寺后的千佛岩、灵谷寺中纪念北伐阵亡将士的灵谷塔和抗战将士纪念碑也为游客提供了涵盖层次更为丰富的文化景观。
    值得指出的是,作为宗教文化游的典型代表,佛教寺庙游览往往具有宗教朝圣的意味,这便使宗教圣物和宗派发源地具备了更受瞩目的文化意义。除了上文提及的宗派祖庭之外,南京在历史上还多次供养佛宝舍利,东吴时就有天竺高僧康僧会凭空礼请感应舍利的记载。图痊藏圣物的特殊性使南京在佛教发展史上形成了更具神圣性的佛都地位。国内拥有佛宝舍利的寺庙,如陕西法门寺(佛陀指骨舍利供养处),均借自己的特殊地位营造了颇为宏伟的佛教景观。南京拥有的多处佛宝痊藏地,尤其是2008年佛陀顶骨舍利在长干寺的发现,必将带来更多的社会关注。
    (三)悠久的佛教对外交流史
    佛教是世界性的宗教,虽然创立于古天竺,但中国一直是佛教东传于日韩的重要基地。在南京悠久的建城史中,一些外国僧侣最初均在南京接触佛教知名宗派,而后传法于本国开枝散叶。于南京创立的一些佛学宗派,如清凉寺法眼宗、牛首山“牛头禅”,现今衰微甚或失传,却因自己在日韩广有信众,成为“墙内开花墙外香的远播宗派”圈,而一些宗派虽不是创立于南京,却是在南京东传国外。如宋高宗时,禅宗杨岐派传人克勤即在南京主持蒋山寺(今灵谷寺),其门人法统有多支传入日本:曹洞宗高僧清了曾在六合主持长芦寺,其后世弟子日本人道远就将其宗派义理传入日本而传续不衰:固智颁大师在南京驻锡讲法的瓦宫寺一直被日韩僧侣奉为天台宗的祖庭。网这些宗派的海外传承无不得益于南京在文化交流史上的特殊地位,也为今天开发南京佛教文化旅游资源提供了拓展海外市场的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