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公墓热线

海湾新闻

网站热门关键字

殡葬文化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奉贤公墓 » 海湾寝园 » 海湾新闻 » 殡葬文化

    明中后期居士所处的时代是一个板荡不安的非常时期,他们经历了阁臣弄权、阉党之祸、农民起义、满清代明及清军南下等重大政治事件,并在这些事件中受到了洗礼,从而导致了居士们归宿的多元性。

      1、死节留名

    明中后期弄臣专权,阉党乱政,贤明正直之士大多不能见容于当时的权贵,受诬陷迫害而死者不仅有政府官员、社会贤达,也波及到佛门的绪徒及避世的居士。从锯士传》看.出,遭受迫害而致死的居士有李赞、袁黄、周顺昌憬文)、黄元公等1}多人。李赞开辟了明中后期居士佛教同宋明理学对立的一途,由于他“专崇释氏,卑侮孔孟”的“异端’,行为,不为官府所容,被迫遁迹沙门,并终以76岁高龄被系入狱,自杀身死。吴县居士周景文因得罪魏忠贤被捕,在狱中怒骂阉党不止,魏忠贤指使爪牙“推击其齿,齿尽落”,并将其秘密处死。又有邓州居士刘道贞米倩天在张献忠陷蜀时,群议乞降,刘道贞抗声曰:“如何提笔写个‘降’字!”遂被执入兵营,不屈遇害。虽这些人所持的阶级立场不同,被害身死的原因各异,但他们以死节留名的情况是一样的

 。

                     上海海湾园,上海公墓,奉贤公墓,上海墓地,

                        

    在清兵入关、南下的过程中,不少江南居士积极参加抗清义军的斗争,抵抗失败,他们又以身殉国,表现出了崇高的民族精神。如:嘉鱼居士金声证希天在清兵进攻北京时,组织义军奋起抵抗。清兵南下,他又以南明政权的右都御史兼兵部侍郎的名义率兵扼险据守,兵败被俘,在就义前与其兄书曰:“生死祸福,皆有天命,我等唯顺受之,不必逃避。我家为王事勤劳死者,死得其所;即流离散亡者,流离散亡得其所’。面对死神而不以生死易节,金声的精神是永存的。又有长洲居士杨廷枢、徐沂、刘曙等,在清兵南下时揭竿而起,组织抵抗,先后为国殉难。还有建昌居士黄端伯沉公天曾官南明主事,积极抗清。清兵破南京,他匿于南京能仁寺,遂遭搜捕系狱,清兵几次劝降而不从,便拉去处死,临行前作倡曰:“睹面绝商量,独露金刚王,若问安身处,刀山是道场’,。受刑时,“北面叩头,坐受戮,颜色不变。行刑者惮之,举刃辄手颤堕其刀,易卒亦如之”。黄端伯厉声呵斥曰:“为什么不快刺我心?”刑者遂刺其心乃死,表现了大义凛然的精神。江阴居士黄毓祺价子天在江阴人民奋起抗清的日子里,也集子弟族人百余口参加抗清义军,江阴城陷被俘,理刑官欲问个行盗的罪名而私意开脱抗清大罪,黄毓祺抗议说:我是抗清义士,何曾作过盗贼!遂与儿子一同英勇就义。

      2、遁入空门

    明后期,政治黑暗,社会动乱不安,广大知识分子在空怀治平大志而报国无门的时候,他们也就从当时的积极入世转到消极出世,隐居山林以避祸端。社会文化人纷纷出家做僧人,是明末一种特殊的社会现象。如当时的高僧元来住持博山能仁寺,提倡禅律并行,从其受戒的“学士大夫、文学布衣……动至数万’。曹洞宗僧人元贤在闽地弘法,八闽民众从其“问道受戒者,不膏数万人”。有不少明末居士到头来也遁入了空门。如长洲居士李模,曾组织义军抗清,失败后隐于寺不出,与乡人姚文初组织上善会,集合绪白,修西方净土而终。湖南嘉鱼居士熊鱼山,在天启中遭阁臣周延儒迫害,几至死。唐王在闽建政,曾拜官大学士,清兵南下,剃发为僧,取法名正志,隐于莲华峰翠岩寺。他狱中的难友姜如农也于黄山落发后隐于苏州佛寺。又有张大圆,曾为南明尚书,南京城破之日,遁入武康山为僧。在明季奸相权宦相间弄权及改朝换代的大动荡中,遁入空门成了一部分居士避祸保全的最佳选择,他们脱去哀服,换上绪衣,面对青灯黄卷了却余生。

    3、媚事新朝做贰臣

    明季的阉党祸乱及明清的改朝换代,对许多居士的民族气节和个人名节进行了一次无情的检验,有许多人经受住了考验,但也有的人名节不保。如万历三十八年的探花钱谦益,本来是明末的文坛领袖,又是著名士林人物的代表,名声极高。明季朱氏政权处在风雨飘摇之中,钱氏对当时外敌侵扰、权臣误国的现状表示了极多的忧虑合愤I,这从他的饿颜鲁公自书浩》、《记抄本<北盟会编>后》中反映了出来,可见他当初还是一个有正义感的文人。但随着时局的变化,他的名节感越来越少。明亡,南京诸臣议立新君,他先推戴潞王朱常芳。已而福王立,他惧得罪,又转而依附马士英、阮大诚,遂得官礼部尚书。见清兵南下,便同阮大诚等出城迎降,并立即接受礼部侍郎的要职。从此,钱氏成了人们心目中的贰臣,甚至有人喻责他是再醛之妇,从而名声一落千丈。在公论压力下,半年后他以“病”辞归乡里,常写一些怀念故国的诗文,甚至表示自己“莺断曲裳思旧树,鹤晃丹顶悔初衣”,对降清一事非常悔恨。乾隆时,他的诗文著作又以语涉诽谤遭禁毁。钱氏实际上是一位有着悲剧性归宿的居士。

    明末居士的多元归宿,是动荡不安的时代所造成的,也反映出当时的知识分子上下求索的尴尬境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