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公墓热线

最新文章

网站热门关键字

殡葬法规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浦东公墓 » 华南陵园 » 最新文章 » 殡葬法规

由学道而入宗门,禅理与心学相杂

2020-05-01 12:25:30 点击数:

    王阳明的心学是在佛教心性论的熏陶中形成的,有了一个共同的心性论的基础,学道与学佛间就不会存在太多的障碍,故而黄宗羲曾说:“明季士大夫学道者,多入宗门”。明中后期居士中有不少人是从王氏心学的信徒转而饭依佛教的,如应天居士殷迈时训无“与江西何善山游,闻阳明王子之学,又受教于司业欧阳南野,遂屏居山寺,反求诸心,期于自得。昆山居士蔡憋德潍立天也“少好阳明王子之书”,任江西提学副使时“发明良知之学,尤致严善利之间,作《圣门律令》绳切学者”。‘”,湖南嘉鱼居士金声征希)“初好阳明近溪之学……,年二十六学佛,习静古刹中,一日食茄而甘,遂长斋”。四川内江居士赵大洲,曾“以礼部右侍郎充日讲官,每进讲,开陈心学,究极存亡得失之几”。故反映在明中后期居士的佛学理论体系中,其心学的特色很浓,认为世界万象是由主观的心决定的,“欲得净土,当得净心”“心”净是佛是圣,“心”染是凡是俗。这种观点,集中表现在严钠(C卿新著《乐邦文类序》中,其云:“昔善逝,憨群生之旋复于诸苦趣也,指乐邦令归依,列圣幽赞宿曹受生者不一,载诸竺坟,灿如星陈。及后之宗焉者渐远,率以声色求而不知求诸心,故大鉴示以惟心,伸知欲得净土,当净其心。是善逝说,观佛而示,是心是佛之旨也……。

                  上海公墓,浦东公墓,上海墓地,上海华南陵园,

                     

    净而四圣,染而六凡,吾心之四圣六凡也。不曰唯心将安所而求乐邦也……。故尽修乎乐邦者,所以尽修乎吾心也。修乎吾心,所以远离颠倒而证我所同于阿弥陀佛者也。诸佛别无,所证全证众生本性耳,凡阿弥陀佛所具足我亦具足,不离我心。细读严氏的这篇宏论,觉得其就是阳明心学的翻版,讲的就是以“心”为宗,“学者,学此心;求者,求此心”,“知心即知道、知天”的道理。他们又认为,心是宇宙的本原,“万法归心”。江南居士毕奇嘴岚从为:“世间一切万法,总归一法”,“万法归一,一者心也”,“一归何处,乃是处而无处”。袁宏道更认为,学佛者要“洞了本源,此心即是佛,更与何处觅佛?此心即是土,更于何处觅土?袁氏对佛学修行方法的体悟,就是“心外无理、无佛”。焦站溺侯侧认为:“人心之妙,囊括太虚,不可以有无求,不可以取舍得。这几位居士的观点与王阳明的“心外无物,心外无事,心外无理”的论点如出一辙。其时,以心学诊释佛理禅机的居士还很多,如常熟陈攒诞裸天曾官至刑部侍郎,由于建言遭斥废后专意修西方净土,一日有客过之舍,呵曰:“尔不闻大鉴之论唯心者乎?何仄垢而欣净为?”陈答曰:“惟心净土发之大鉴,而非自大鉴始也,是心作佛,是心是佛,佛固先言之矣。盖惧人以不净之心求净土也,非曰土无垢净也。钱谦益唱倡曰:“当知众生心,具足诸佛故”。“心净佛土净,亦是佛口说。看得出陈氏和钱氏所坚持的是明后期极盛行的唯心净土的原理,即在唯心净土与西方净土间划了等号,就成了“求理与吾心”、“求佛与吾心”、“净心即是西方土”的论点。又有江西居士曾大奇端甫冷信佛法,著《出翼}),以中国传统的幽冥报应观揉和佛家的轮回观、王阳明的心学观,认为众人轮回为畜生,是由于前世有贪心、镇心、毒心、胜心、憎人心、忌人心、爱恋心、骄慢心、妄想心、名利心、杀心、淫心等,导致三业不净,结果坠入了五趣轮回世界。

    综合以上叙述可以看出,明中后期的居士虽然走了一条先学道而后入宗门的道路,但他们入宗门以后,并非完全摒弃了道学家的哲学观点,而是将阳明心学带入宗门,使之与禅宗打成一片,一方面为心学的发展拓宽了空间,另一方面又对禅宗的心性理论进行了充实和诊释,创立出了一套有心学特征的佛学理论体系。
相关内容
在线留言
    网站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