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公墓热线

最新动态

网站热门关键字

相关文章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浦东公墓 » 天逸静园 » 最新动态 » 相关文章

联合佛教僧界及相关佛教慈善团体

2020-05-01 12:07:07 点击数:

    (一)成立l}灾领导机构。当获知某地发生较大的灾情时,往往先派人前往考察灾情,然后或由居士佛教组织的“灾协会”,或由居士界、僧界的德高望重的人出面(如居士界的王一亭、关炯之、黄涵之,僧界的印光、谛闲等)号召组织临时性的“l}灾领导机构”—如各种名称的义贩会、协贩会等,进行统筹领导。如,1920年,北方5省大旱,世界佛教居士林就在其“慈善布施团”的组织领导下展开救灾工作。1917年,在听闻北方大水灾后,沪上居士狄楚青、王一亭、程雪楼等在高鹤年的联络下联合僧界谛闲、印光等发起组织了“佛教慈悲义l}会’。‘佛教慈悲义l}会”设址于玉佛寺,由狄楚青居士综理一切事物,高鹤年分赴各地组织l}灾分会、劝募贩灾。1931年,苏、皖、赣等8省发生特大水灾,灾民达1亿多人。世界佛教居士林随即成立“水灾义l}会”与“救命团”,统一组织领导并配合其他慈善组织展开援助活动。

                    上海公墓,浦东公墓,上海墓地,天逸静园玫瑰园,

                      

    (二)劝募宣传,筹集善款。成立l}灾领导机构后,紧接着就是声势浩大的劝募宣传活动。劝募活动的形式多样,除组织街头演讲外,主要还包括在佛教期刊或报纸上发表各种“劝募宣言”,以及通过组织各种“义演’、“义卖”方式筹集善款。在灾宣传阶段,沪上的报纸、电台、佛教刊物等传媒起到了重要作用。如,在1931年的水灾义贩中,世界佛教居士林就在《世界佛教居士林林刊》等佛教杂志上先后刊登《筹募水灾急l}启》、《为水灾劝募锅巴启》、《为灾黎征募棉衣裤启》等,号召广大居士为灾民捐助钱款与物资。这些由居士社团发起的劝募告启自然有着较浓厚的佛教劝善思想,如《筹募水灾急l}启》中写道:“佛者觉也,教者教人自觉也。众生历劫,起惑造业,感召苦报,皆由不觉为因。是故菩萨憨之,繁兴无缘大慈,同体大悲;务普化一切有情,尽拔其苦而与之乐。度他也,即是自度。近两个月来,报载湖南、湖北、河南、江西、福建、天津、张家口等处,均苦大水为灾。灾区之广阔,灾民之苦难,需l}孔急。诸上善人,对此能不发菩提心,思普度以慈航乎?”

    不是所有居士佛教的劝募宣传都具有浓厚的宗教色彩,一些面向一般市民大众的劝募活动,往往也会带有一定的娱乐性质。如,1917年哈同花园为京直奉水灾举办的游园义贩,1920年世界佛教居士林慈善布施团假上海大舞台的义演贩灾,以及1931年居士王一亭、王晓籁、闻兰亭等发起的“上海筹l}水灾各省游艺大会”等,都是面向广大市民阶层的带有娱乐性质的义l}活动。其中,哈同花园的游园义l}活动非常有特色。哈同花园是旧上海最大的私家花园,位于原静安寺路(今南京西路),为犹太裔富商哈同(SilasAaronHardoon 出资修建。哈同的太太罗迎陵( 1864-1941)是当时上海的一位非常虔诚的佛教大居士,她曾和僧人宗仰、月霞等交往密切,曾捐资刊印撷伽藏》大藏经,并在哈同花园内创办过“华严大学”以培养佛教人才。哈同花园因此也成为沪上居士佛教游园义贩的重要场所,如1917年9月25日起,哈同花园主人曾在当时的《时报》上连登4天广告。

    花一元门票就能游览哈同花园的美丽景色,且能欣赏各种各样的民间艺术与戏曲名家的精彩表演,因此吸引了众多的市民前来,可谓一时万人空巷,声势浩大。由于游人众多,因此其门票与义卖收入动辄就达到数十万元之多。此外,1933年大居士王一亭、王晓籁在江湾叶家花园举办了类似的游艺活动。这次游艺活动历时一个月,不仅规模盛大,而且文艺表演也非常精彩。当时的《申报》对此还进行了专门报道①。

    在民国沪上各类l}灾活动中,组织者通过组织娱乐消费的方式来筹集救济经费,这在当时是一种比较流行的做法。究其原因,一则是为了吸引广大的市民前来参加,另外也反映了民国上海市民之间有消费能力高下悬殊之别。当然,在当时商业气氛很浓厚的上海举办这样的游艺活动,也许还存在某种利益依存的微妙关联,但总体看来这些方式一般都能起到良好的募捐效果。此外,报纸等媒体在民国沪上的l}灾宣传中也功不可没,它们不仅起到了宣传作用,还制造了一种由媒体引领的“慈善时尚之风”。在民国沪上“慈善时尚之风”的引领下,富人们往往兴起“节糜资”风尚—即将准备用于寿宴、婚宴及聚会的钱资拿出来作为慈善捐助;不仅如此,有时甚至连乞丐也会拿出自己的乞讨之钱参与捐助。

    (三)灾情现场考察,发放救济款物。当募集到一定数量的善款之后,就进入到“放l}”阶段。民国上海的居士佛教l}灾放l}中,一般都会派人现场考察,根据灾情轻重之别,酌情分配l}灾款物。如,1918年3月,高鹤年受上海“佛教慈悲义贩会”的委托,亲自前往京津一带实地勘察灾情、发放贩灾款。1931年世界佛教居士林贩济江苏大水灾时,王一亭曾派慈善部主任朱石僧亲往灾区考察灾情,发放救灾物品。而在1931年浙江武康县的水灾贩济中,时年65岁的王一亭还亲自前往灾区现场考察灾情,发放救灾款。为此,当时的武康县长戴时熙曾写信给王一亭,对他“惠然驾临,慨诺巨款”深表感谢。此外,居士佛教慈善组织的慈善l}灾虽不以宗教信仰为条件,但也会顺便宣扬佛教理念,归劝灾民信佛。如,朱石僧在灾区现场放l}之余,又“极力劝灾民阪依佛法,改过忏悔,称颂佛号,持斋戒杀等。灾民闻而信从者,不可计数。同时散发念佛珠五千余串,佛像五千余张’。而净业社也在其《慈善简章》中规定,所有救济人员及用于救灾现场的舟车等,均用黄地墨书佛字旗帜袖章,稗使识别;救护人员另发盖用本社图记及社长签字之证书。

    (四)公布征信录。早在募集慈善捐款时,组织者就会统一印制募捐册,详细登记捐款人姓名与捐款数额,并将捐款花名册交由义l}会领导及居士组织的监察员监督查阅。待至l}灾结束,就会统一编制《征信录》,并在报纸或佛教刊物上公开报告l}款的用途和去向。如《净业社第一届征信录》中就详细公布了1927年净业社募集的款项及其用途,世界佛教居士林在1931年水灾急l}结束后,立即在其林刊上公布了捐款的数额及详细用途。不仅如此《世界佛教居士林林刊》、《净业月刊》及撇学半月刊》上,还会将捐助者的姓名与捐助款额详细地公布出来,一则以征信实,一则以示感谢与表彰。总之,这种募、收、运、散相分离,定点、定人、定款的l}灾程序,也是民国慈善l}灾的通行之责与经验之总结,它基本上杜绝了传统慈善事业中的侵吞舞弊、贪污中饱之事的发生。

相关内容
在线留言
    网站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