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亭息园免费热线

最新文章

网站热门关键字

相关文章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嘉定公墓 » 华亭息园 » 最新文章 » 相关文章

佛教民族主义与独立以来的缅甸政治发展

2020-05-01 11:07:14 点击数:

    1.独立初期围绕“佛教国教地位”的一系列斗争

    二战后,经过艰苦的议会斗争,缅甸最终于1948年摆脱英国殖民统治获得独立。恢复佛教在缅甸的宗教正统地位也被正式提上日程,并被视为缅甸重新获得民族独立的一大象征。在国内佛教民族主义力量的积极推动下,缅甸独立后通过的首部宪法明确规定:“国家承认联邦公民绝大多数所信奉的佛教的特殊地位。"1961年,在奉行佛教复兴政策的政府总理吴努的力主之下,缅甸议会通过了《宪法修正案》,正式以写入宪法的形式将佛教定为国教。然而,这一做法严重伤害了信奉其他宗教的国内少数民族的感情,吴努政府的这一做法在随后的缅甸政治发展过程中,被证明不仅没有实现团结全国各民族的初衷,反而进一步加剧了缅甸国内本就存在的族群和宗教不平等状况。缅甸政局也在吴努执政期内陷入动荡不安中,为1962年奈温(Ne Win)军人集团政变上台提供了口实。奈温军人集团通过政变上台后很快取消了宪法中将佛教定为国教的条款,实行严格的“政教分离”政策。在对全国僧侣加强管理的同时,严酷镇压了僧侣的一系列反政府斗争。尽管随后奈温政府通过改善僧侣福利待遇和拉拢僧侣高层等方式试图缓和同国内僧侣阶层的矛盾冲突,但在奈温军政府以高压政治统治缅甸的26年时间里,缅甸僧侣一直没有停止过反对政府的抗议和斗争。僧侣的斗争从最初针对奈温的佛教政策表达不满情绪,到奈温统治后期逐渐演变成为带有反对专制和争取民主的群众运动。也是从这一时期开始,佛教民族主义力量将斗争目标从争取国家和民族独立转向争取缅甸的“民主和自由”,开始频繁介入当代缅甸的国家政治生活。

                      上海公墓,上海华亭息园,上海墓地,嘉定公墓,

                     

    2.新军人政权时期佛教民族主义势力的发展

    随着1988年奈温军政府的垮台,军政府时期通过严苛的宗教管理制度,强力压制的民族矛盾和宗教纷争重新出现,缅甸国内宗教和民族冲突问题日益突出。加之冷战后西方国家在广大发展中国家和地区积极推销西方民主价值观,不断施压这些国家加快推进国内“民主化”改革进程。这一系列做法引起了发展中国家的普遍反感,亚洲很多后发民族国家纷纷举起民族主义的大旗,抵制西方文化和价值观的侵蚀,维护本民族的传统文化。在国内和国际双重因素的影响下,缅甸佛教民族主义浪潮在缅甸全国范围内再次风起云涌,斗争方式不断走向激进化。2007年9月,缅甸爆发了大量僧侣参加的反政府示威运却卜一一‘袭装革命”(Saffron Revolution),僧侣再次深度卷入缅甸的国家政治生活当中。与此同时,随着20世纪末宗教原教旨主义的复兴,缅甸的佛教徒也一改“微笑平和”的传统形象,佛教群体开始多次攻击包括穆斯林在内的国内信仰其他宗教的族裔。佛教徒在媒体公开表达对国内罗兴亚穆斯林的厌恶却不被缅甸国内法律惩处,这种骇人听闻的宗教和种族歧视行为在整个伊斯兰世界和国际社会引发强烈不满和抗议。早在2001年,若开族佛教徒和罗兴亚人穆斯林在若开邦的首府实兑(Sittwe)就曾爆发激烈的宗教冲突。这次暴力事件的影响还蔓延到北部的孟都(Maungdaw),当地多个清真寺和穆斯林宗教学校被佛教徒蓄意破坏和摧毁。缅甸的佛教徒与穆斯林的关系在冲突爆发后变得十分敏感,在许多有穆斯林聚居的城市中,佛教徒和穆斯林处于几乎彻底隔离的状态。当时缅甸新军人政权以强力镇压的方式遏制了这股不断增长的佛教民族主义浪潮,从局面上控制了国内民族和宗教冲突不断加剧的趋势。

    3. 2011年政治转型以来的佛教民族主义

    自2011年缅甸开启政治转型进程以来,新的民选政府上台执政后缅甸国内各宗教族裔群体间的紧张局势并未得到缓解,彼此间的敌对情绪反而因政治氛围日渐宽松而出现明显的失控迹象,缅甸军政府时期高压统治下隐藏的国内民族和宗教矛盾冲突被充分暴露出来,并以暴力的方式作为最终的发泄出口。一些激进的佛教民族主义团体和缅甸国内一小撮活跃的僧侣极端分子势力乘机兴风作浪,缅甸社会弥漫着强烈的反穆斯林情绪。

    国际社会在密切关注缅甸国内佛教民族主义极端化发展趋势的同时,也充分表达了对当前形势发展的担忧。2013年6月,美国《时代周刊》杂志将缅甸`”运动重要的领导人维拉图(Ashin Wirathu)作为封面人物,同时刊发了一篇题为《缅甸佛教恐怖主义者的面目》的评论文章。这篇观点指向非常明显的文章,站在国际道义的角度强烈谴责了缅甸佛教徒对国内罗兴亚穆斯林的宗教迫害行径,将此归结为缅甸国内佛教恐怖主义蔓延的结果。当时正是缅甸国内佛教徒与穆斯林冲突最为激烈的时候,该文在缅甸国内引起轩然大波,也引起了整个缅甸社会的强烈不满。时任缅甸总统的吴登盛(U Thein Sein)批评该文的观点有失偏颇,在发布命令在缅禁售这期杂志的同时,也公开阐明了宗教暴力对缅甸社会的危害性,明确敦促冲突各方保持克制,并声明缅甸政府对这些宗教暴力行为持“零容忍”的态度。对此批评,维拉图本人将佛教徒对穆斯林的主动攻击辩称为“为了保卫缅甸佛教徒的生存空间。”在国际社会和缅甸政府的强大压力之下,为了遏制该运动影响力的进一步扩大,缅甸全国佛教僧侣监督委员会于2013年9月2日下令禁止任何人以‘`运动为依据登记为合法组织。缅甸国内许多高僧认为,该组织传递的“零容忍”的态度和宗教极端主义的信息与佛教教义相违背,甚至是相对立的。有鉴于此,缅甸的佛教最高监管机构拒绝承认‘运动的宗教合法性的做法无疑是十分正确的。

    总之,缅甸佛教民族主义的产生和发展有其特定的社会背景和动因,是内外部多种因素相互作用的结果。从近代以来佛教就深度参与缅甸国家政治发展的每一个阶段,缅甸的佛教政治化现象可谓由来已久。缅甸国内僧侣人数众多,再加上庞大信众,这本身就是一股不容忽视的政治力量。缅甸独立后,在国内族群关系治理上推行“大缅族主义”以及吴努强制将佛教定为国教的做法,使得缅甸国内佛教势力同民族主义势力的结合得到进一步强化,导致佛教民族主义势力进一步发展壮大。近几年随着缅甸国内政治转型的发展,军人力量逐渐退出缅甸政治舞台,民选政府对社会和舆论的管控能力减弱,为缅甸国内佛教民族主义势力重新走上前台创造了条件。在缅甸国内佛教民族主义势力的煽动和支持下,针对国内穆斯林群体的暴力事件不断增多,是造成目前缅甸国内族群和宗教冲突规模不断上升和烈度不断加剧的主要原因。
相关内容
在线留言
    网站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