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公墓热线

新闻动态

网站热门关键字

清明冬至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青浦公墓 » 福寿园 » 新闻动态 » 清明冬至

    任何宗教都有自己的信仰结构,都是由内在的与外在的因素共同组成的有机信仰体系。内在的因素是信仰的观念、思想、感情、体验,是精神内核、活动基础、理想追求;外在的因素是信仰行为、活动、组织、制度,是表现形式、具体方法、外在条件。这些因素互相作用,而形成自己特有的信仰结构,表现出自己的宗教信仰体系。其中的信仰主体是信徒,或者说,信仰结构中最为关键的、最为活跃的因素是人。人的素质最终决定着信仰的价值和品位,一如佛教所说的“人能弘道,非道弘人”。

    西美尔认为:“宗教存在于社会关系形式之中,有了宗教,这些社会关系形式便从其经验内容中摆脱出来而获得独立,并拥有了自己的实质。佛教及其文化具有特殊的生存环境、活动空间、表现方式、价值追求,其信仰结构中的各种因素有着不同于其他信仰群体的特点。在相当长的历史时期内,佛教曾经是古印度文化的代表。佛教在其发展过程中又与世俗文化以及其他宗教文化互相影响,互相交流,互相渗透,形成纷繁复杂的关系。赵朴初先生在《佛教与中国文化》一文中指出,“大乘佛教传人中国后,和中国文化相结合,发展是多方面的。一方面是与中国的思辨哲学相结合而向学术化发展,对教义愈研愈精,由此引起各宗派的成立,使佛教本身达到高度的繁荣。一方面是与中国的精美工艺相结合而向艺术化发展,使佛教成为绚丽多彩的艺术宝库。一方面是与中国的人生理想相结合而向社会化发展,使佛教与中国社会密切联系。这三方面都使佛教成为中国文化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上海福寿园,上海公墓,青浦公墓,上海墓地,

                          

    中国佛教信仰与所处的中国文化场域有着紧密关系。它体现出鲜明的本土化特色,成为中国民众最为直接参与和对话的信仰活动。赵朴初先生曾从“五方五佛”、“四大菩萨”的格局来演绎中国佛教信仰体系。

    “五方五佛”是根据密宗教义而设立,以五佛配五方:中央毗卢遮那佛,表法界体性智;东方阿朗佛,表大圆镜智;南方宝生佛,表平等性智;西方阿弥陀佛,表妙观察智;北方不空成就佛或妙声佛,表成所作智。不仅如此,赵朴初先生还从构建中国佛教信仰体系的角度出发,对“五方五佛”理论作了全新的解释和演绎。他认为,神州大地上东、南、西、北、中五个方位分别有五尊大佛—东方灵山大佛、南方天坛大佛、西方乐山大佛、北方云冈大佛、中央龙门大佛。尽管这五尊佛像的名称与佛经中的五方佛名称不完全一致,但佛佛道齐,事相上的差别,不碍理性上的平等一致。因此,这五尊佛像从理论上说已是五智俱足,从自然法则说是五大协和,从修因证果的关系上说,在因行上有“四大名山四大菩萨”的信仰,在果德上有“五方五佛”的崇奉。鉴于此,中国佛教界在佛像供奉方面要注意把事相设施上的差别性和理论体系上的完整性结合贯通起来,要注意保持像“四大名山四大菩萨”、“五方五佛”这种信仰的体系,让这种信仰体系在广大信徒的心目中形成一种稳定的依托,这有助于信仰情感的落实,有助于整个教团在信仰上形成一种凝聚力。可见,“五方五佛”是中国佛教信仰的外在形式构件。

    从中国佛教信仰的内在结构分析,理念、规范和行为等都蕴涵着深邃的中国传统文化思想。它们充分吸收、融汇了中国传统文化,特别是更加重视人伦道德的儒家思想,其理论阐释与信仰倾向,更突出了社会伦理和人格道德的价值、内涵。当然,佛教信仰毕竟无法摆脱作为宗教的局限。贝格尔在《天使的传言:现代社会与超自然的再发现》一书中试图解释人类本质中的宗教性。在他看来,这种宗教性体现在一是现代人对于宗教提供的“超验的秩序”本能性的渴望。二是人们追求宗教的目的“超出了人的‘本性’,指向了一种‘超自然的合理性”,,人们的宗教体验“似乎可以有理地解释为一种好心的幻想,一种向幼稚的巫术的回归”。三是因为“人类的生存总是向着未来的,人的这种未来性的本质方面是希望……它将否定死亡的事实”。四是在受到伤害之后本能地反映出来的“超自然层面的诅咒”。五是“幽默能够被看作是对于愉悦的最终具有宗教性的证明”。总体上,中国佛教所形成的慈悲信念结构,其主要构成即是慈悲心、布施心、福田思想、报恩观念、不杀生和普遍的放生理念。这些理念都蕴涵着深邃的中国传统文化思想。在赵朴初先生看来,佛教文化里的四大菩萨分别象征着四种理想的人格,即愿、行、智、悲。这具体体现在:一是愿,佛教的“无相忏悔”与“四宏誓愿”联系起来,明确忏悔要以树立高尚理想和承担社会责任为目的,而不应只是个人的精神自娱。二是行,大乘佛教反对离群索居的个人解脱与完善,认为它经受不起持久的社会实践的检验,认为只有在慈悲利人的实践中才能够不断完善、获得真正的智慧,所谓利他才能利人。三是智,佛教里的智慧强调“无常”,即世间万物都以变化的形式而存在。正是这种不确定性激发了种种可能性,鼓励人们为争取美好的事物而努力。佛教“依正不二”的理念,其目的就是教化人类体认生命尊严的广泛性意义。四是悲,慈悲精神是佛教教义的核心。《观无量寿经》上称“佛心者大慈悲是”,即是说佛教以慈悲为本。中国佛教的慈悲观主要是在印度大乘佛教的影响下发展起来的,慈悲最终成为中国佛教最主要的道德观念。此外,佛教“五戒十善”,不仅是所有佛教徒必须共同遵守的,也属于文明社会所必须共同遵守的最基本道德准则。佛教的“五戒”符合中国社会一贯倡导的传统美德仁、义、礼、智、信。

    上述分析表明,撇开宗教性本质的局限性,佛教之终极关怀与社会所崇尚的理想无疑是相生相融的。人类价值取向包括经验价值取向、规范价值取向、终极价值取向三种形态。其中,终极价值取向是最高价值取向。佛教信仰体现着责任和义务、理念和规范的内在统一,进而把伦理意义和人生意义完美融合在一起。文化层面的佛教信仰具有跨越时空的诉求,无论是个体的人生价值追求,还是对生活形态的设想,都富有较为远大的信仰寄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