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公墓浏家港陵塔

新闻资讯

网站热门关键字

殡葬法规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太仓公墓 » 浏家港陵塔 » 新闻资讯 » 殡葬法规

顺治朝时期的佛教政策

2020-04-29 12:46:29 点击数:

    顺治帝与佛教关系之密切,早己有众多前贤如孟森先生、陈垣先生等著书立论,其论述之完备,已毋庸再多言。

    需要注意的是顺治朝的佛教政策并非完全出自顺治皇帝自身的意见,顺治朝前期即多尔衰摄政时期的政策和顺治帝亲政后的政策需要进行区别对待。

    多尔衰摄政时期,入关伊始,政权尚未稳固,南明与农民军势力仍然威胁着满洲的统治,在这种背景下,制定比较严苛的佛教政策是符合当时的社会需要的,也是一脉相承于皇太极时期佛教政策的。顺治二年定:“内外僧道均给度碟,以防奸伪。其纳银之例停止。凡寺庙庵观若干处、僧道若千名,各令住持详询籍贯,具结投僧道官,僧道官加具总结。在京城内外者,均令呈部;在直省者,赴所在地方官呈送汇申,抚按解部,颁给度碟。不许冒充混领,事发罪坐经管官。”又定:“内外僧道有不守清规及犯罪人为僧道者,令住持举首。隐匿不举,一并治罪。顶名冒领度喋者,严究治罪。”又定:“内外寺庙庵观,凡有前明旧救,尽令缴部,。不许隐藏。又严禁京城内外,不许擅造寺庙佛像,必报部方许建造。其现在寺庙佛像。亦不许私毁。僧道住处,不许私迁移出佛像,及自置缘簿募化。不许私削发为僧。僧道官住持纵隐,一并治罪。”’

                     上海公墓,太仓公墓,上海墓地,浏家港陵塔皇家陵园,

                         

    顺治三年又定:“在京寺庙庵观,不许僧尼道士混处及闲杂人居住,工部五城查明僧道官有容隐者,一例重惩。严禁京城僧道沿街设置神像,念诵经咒或持击梆磐募化者。该管僧道官即行重治。如住持募化,罪及阖寺。如散募化,罪坐住持。及该管僧道官一并治罪。”

    顺治六年,再次重申僧道度碟之重要性,并由顺治二年的免费发放度碟一变而成弩碟之制,这或许与当时战争造成的经济困难有关:“内外僧道,必有度碟方准住持焚修。该部刊刻度碟,印发各布政使及顺天府。查境内僧道素无过犯者,每名纳银四两,给予度碟一纸。各州县于岁底申解该司,汇解户部,仍报部考核。从前给过度碟,一并追缴。”

    顺治七年十二月戊子,多尔衰亮于喀喇城,顺治帝随即亲政,掌握大权。顺治八年闰二月二十一日,传旨礼部:“先前曾禁止满、蒙、汉军私自修建寺庙,或往寺庙上香,送孩童入教,随喇嘛斋戒受戒等。现天下一统,满、蒙、汉军、汉人皆如一家,法律怎可有异?现满、蒙、汉军、诸官民等,若欲兴建寺庙,修复破旧寺庙,往寺庙上香,送孩童入教,随喇嘛斋戒受戒等,无论男女,皆可随意,钦此。”i又有旨:“僧道均免纳银,如有请给度膘者,该州县察核,呈报司府,呈礼部照数给发。”则再变蓄碟制为免费给喋,其用意很明显,在于改弦更张,反多尔衰之道而行之,标示自己的统治与之不同。但这种政策的制定未免过于意气用事,既非出于社会现实,则迟早要根据社会现实予以修正。顺治九年九月戊子,谕礼部:“佛教清净,理宜严伤。今后凡僧人、道士、尼僧,已领度碟者,务宜悟守戒规,穿戴本等衣帽,各居住本寺庙敬供神佛;如未领度碟私自为僧道尼僧往来者,及僧道尼僧假装喇嘛,穿戴喇嘛衣帽往来者,定行治罪。如有此等妄行,各寺庙庵观住持僧道尼僧,知而不举,一体治罪外。……又有妇女、或叩拜喇嘛、或叩拜寺庙观宇、必随本身丈夫同行。不许妇女、私自叩拜喇嘛寺庙庵观。如违治罪。;z可知至少在统治者看来,此前对佛教控制的部分松弛己经导致了比较严重的社会问题,因此重申禁约,加以训诫。

    不过随着年龄与阅历的增长,对儒家经典与佛教典籍的阅读促使顺治帝的政·治思想逐渐成熟,顺治十三年十一月辛亥,上谕礼部:“联维治天下必先正人心t.正人心必先默邪术。儒释道三教并垂,皆使人为善去恶、反邪归正,遵王法而免祸患……从教化人民的功能出发表达了认可三教合一的观点。此后不久,顺治帝就与憨璞相遇,逐渐成为狂热的佛教信徒。但是在顺治十五年,他又在僧尼·道士更换清汉字度喋之时再次题准豁喋,礴其背后的动机不得而知,或许与时清军在西南云贵的战事有关,借胃碟缓解经济上的压力。不过这次器喋制度的施行很快又被废止,顺治十七年议准:“僧道度碟,免其纳银。令各该抚详开年貌籍贯及焚修寺庙,备造清册。并送纸张投部,印给度碟0”结合顺治帝时与玉琳、木陈等僧人的密切交往来看,这应该是在他们影响下作出的惠及僧侣的改变。

相关内容
在线留言
    网站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