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公墓浏家港陵塔

新闻资讯

网站热门关键字

殡葬法规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太仓公墓 » 浏家港陵塔 » 新闻资讯 » 殡葬法规

加强对尼僧女冠的禁约

2020-04-29 12:43:33 点击数:

    在制定度碟制度对僧道进行管理约束的同时,乾隆帝也注意到了佛道两教中的女性信徒,并对其所扮演的宗教角色与社会影响深表疑虑,因此制定了一系列相较僧道更加严厉的措施试图对其进行管束。乾隆元年二月,在对应付、火居的批判之后,乾隆帝将矛头对准了尼僧:“又闻外间有尼僧一种。其中年老无依、情愿削发者,尚无他故;其余年少出家之人,心志未定而强令寂守空门,往往荡闲检、为人心风俗之害。且闻江浙地方,竟有未削发而号称比邱者,尤可诧异。似亦应照僧道之例,不许招受生徒,免致牵引日众。有情愿为尼者,必待年齿四十以上,其余概行禁止。著将此一并入于会议中妥议具奏。”“对青年尼僧是否能够遵守戒律表示怀疑,并因此将女性出家为尼的年龄限制为四十岁以上,以避免心志未定、荡闲检,为人心风俗之害。乾隆元年四月定度喋制度细则时亦将尼僧纳入度碟管理范围:“又尼僧亦应照僧道之例。愿还俗者,听其还俗;不能还俗者,亦暂给度碟,永不许招受年少生徒。嗣后妇女,必年逾四十方准出家;年少者严行禁止。”’

                      上海公墓,太仓公墓,上海墓地,浏家港陵塔皇家陵园,

                            

      这种规定无疑带有性别歧视的时代烙印,对广大无辜的尼僧造成了极大的压力和伤害。不过,在当时也确实存在一些打着尼僧旗号做各种不法勾当的人,雍正朝名臣蓝鼎元的《与友人论浙尼书》中就描写了苏杭一带僧尼兰若的乌烟瘴气:“愚尝过苏杭之间,见街巷标榜下胎神药,绝孕奇方,不胜惊叹,谓风俗之坏,何为一至此极。市人为余言,皆为兰若尼僧而设,然则兰若之名,乃青楼之别号也。以此兰若之人,往来士庶人家,小则耗人财物,大则辱人家声,其为风俗之害,可胜言耶!”,虽然这不一定是普遍现象,但所谓一条鱼腥了一锅汤,正是这些人败坏了整个尼僧群体的名声。如果将出家僧尼的年龄加以限制,则多少可以避免这些风流韵事的发生,乾隆帝自己也曾经解释过这一点:“至于少年为尼,常恐心志未定,别生事端。故待年已老成,始许披剃。亦非尽绝其教也。
    而将出家年龄限制为四十岁以上,是封建时代对女性出家加以限制的一个习以为常的标准,明太祖洪武时发布的禁令即明令“……以民家多以女子为尼姑女冠,自今年四十以上者听,未及者不许。这个限制既有对年轻人易犯色戒的考虑,也有一个防止被迫出家的问题。康熙朝文人尤侗就认为:“今日僧尼r"=t几半天下。然度其初心,愿不及此。其高者惑于福慧之说;.下者为饥寒所驱迫,不得已而出此:或幼小无知,父母强而使之,及其中道而悔,无可如何者多矣。”,上引蓝鼎元文也曾指出:“天下尼僧,惟浙中最盛,即杭嘉湖玉府,己不下数十万人.其系本人自愿出家无十分之一也,皆因少时父母贫寒,为老尼所惑,窝与为徒。泊乎长大,不能自脱。而凡为尼者,又皆多购致闺女,欲使教门兴旺,长养禁锢,终其身无婚姻之日。夫人情不甚相远,男欲婚而女欲嫁,虽在圣贤必不能易。今无故驱此数十万人长吁短叹,于清冷寂寞之中,即使果守戒律,尽属冰清玉洁,其怨气己足以干天地之和,召水早之灾,况其蹄闲荡检,多有不可问乎!至于其购买女童为尼的目的,好一些的是收为嗣法弟子,希望“教门兴旺”;大多数只是如同俗世无子女之家庭以金购子,求得百年后继承香火,养老送终;最可怕的则是将其作为摇钱树,自幼培养,成年后去从事色情行业。“潮俗女僧多以重资购买有色幼女为小尼,意侯长大后,作酒家旗耳。”’被人逼迫出家为尼,进而又主动购买女童为尼,恰如怅鬼,被虎咬死还要去引虎伤害别人,因果轮回,如何解脱?可见,至少在避免未成年人被胁迫出家这一点上,乾隆帝的限制女性四十岁方可以上出家的政策还是有一定积极意义的。
    乾隆帝曾有诗云:“却只隔墙看播刹,那曾寻径问优尼。”自注曰:“行宫左侧古寺乃尼院,性不喜尼,从未过问。”可见乾隆帝自身对尼僧十分冷漠、反感,加之女性在佛道教徒中所占的比重不大,此后乾隆朝对尼僧、女冠再未出台特殊的政策,而与僧道同等对待。
      乾隆帝即位伊始,便推出了一系列的佛教政策,包括管束宫廷僧人、禁止擅造寺观庙宇及对僧尼女冠的禁约等,而其核心内容,则是以恢复度碟制度为基础的“佛道新政”,其从提出到实施、修改、废弛、取消,延宕三四十年,投入成本巨大,取得成果有限。但详究其内在思路,并非简单的沙汰僧道,而是为维护佛教健康发展而对佛教自身顽疾的一次大手术。唯有认识到这一点,才能理解其政策的反复、理解改革的难度。
相关内容
在线留言
    网站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