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公墓浏家港陵塔

新闻资讯

网站热门关键字

殡葬法规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太仓公墓 » 浏家港陵塔 » 新闻资讯 » 殡葬法规

禁擅造寺观神祠

2020-04-29 12:38:47 点击数:

    就在雍正十三年九月恢复度碟制度的同一天,乾隆帝还颁布了禁止擅自建造寺观神祠的圣谕,日:“联观各处地方寺观庙宇甚多,而年久倾纪者亦复不少。每致栋宇摧颓,佛像露处,雨淋日炙无人问及。在昔创建寺庙之初心,原以崇佛敬神、广种福田,而乃不能久固转增裹慢之想者,皆由寺庙太多太杂,人情喜新厌旧,乐于兴造而怠于修葺之所致也。著传谕步军统领及顺天府、五城地方官并外省督抚出示晓谕。嗣后官民人等乐善好施、欲建寺庙,及僧道之发心募化者,惟许将旧寺旧庙增修加葺,或复整十方之古刹,或缮补功德之专祠。庶令琳宫永焕、庙貌常新、教相增辉、百灵式妥。可以伸虔烙之众志,即以广福庇于生民。至若立愿广大、材力丰盈、特欲兴寺观神祠者,必呈明督抚具题奉旨,方准营建。若不侯题请,擅为兴造者,必加究治。概括起来即限制“建新”,鼓励“修旧”。

                    上海公墓,太仓公墓,上海墓地,浏家港陵塔皇家陵园,

                              

      事实上,清代许多帝王都曾发布对建造寺观庙宇的禁令,从入关前的皇太极时代即己成为常态。天聪五年闰十一月庚戌谕曰:“奸民欲避差摇,多相率为僧。旧岁已令稽察寺庙,毋得私行建造。今除明朝汉官旧建寺庙外,其余地方妄行新造者反较前更多。该部贝勒大臣,可再详确稽察先经察过准留者若干、后违法新造者若千,其违法新造者务治其罪。

      顺治二年定:“严禁京城内外不许擅造寺庙佛像,必报部方许建造。其现在寺庙佛像亦不许私毁,僧道住处不许私迁移出佛像。”顺治十一年又定:“禁止创建寺庙,其修理颓坏寺庙,听从其便,但不得改建广大。”’

    康熙五十年十二月丁卯,左都御史赵申乔根据“直隶各省寺庙常窝藏来历不明之人,行不法之事”的实际情况上疏,请求禁建寺庙,排查僧道,得到康熙帝的肯定:“得旨,依议。近见直隶各省创建寺庙者甚多。建造寺庙,则占踞百姓田庐。既成之后,愚民又为僧道日用凑集银钱,购买贫人田地给与,以致民田渐少。且游民充为僧道、窝藏逃亡罪犯、行事不法者甚多,实扰乱地方、大无益于民生者也。著各省督抚及地方官除原有寺庙外,其创建增修永行禁止。”又覆准“直隶各省严饰地方官概不许创造寺庙,该僧道官不时稽察,取具甘结呈报。

      从上面所举史料可以看出,各代对寺庙均有禁建之事,但理由与目的各有侧重:天聪时期禁令的着眼点在于“私”字,其最主要的目的是,防止敌国人员混迹其中,也防止人民逃避差役。4顺治初期禁令当出于摄政王多尔衰之手,入关不久,战争频仍,经济上不允许拿出大量的资金去兴建寺庙。顺治十一年时福临已亲政,但此时福临还未遇憨璞性聪,5身边围绕着的是儒臣与传教士,估计不会对佛教有太好的印象。“康熙帝推崇理学,又在和传教士的接触中对自然科学有比较广泛的认知,故在执政初期对佛道二教严峻排斥,7其禁令的主要理由是建寺耗费土地、金钱,无益国计民生;聚集游民、逃犯,影响社会秩序。雍正朝未曾出台禁止建造寺观庙宇的规定。这与雍正帝对佛教的信仰、佑护是一致的。

      而乾隆的此番禁令,其着眼点在于“新”字,即严格控制新建寺观庙宇, (需呈明督抚具题奉旨)而对整修加葺旧寺庙不做限制,甚至鼓励。其理由是人们大多喜新厌旧,乐于建造荒于修葺,因此导致很多庙宇年久失修,供奉的佛像也是日晒雨淋,这非但不能恭敬、祈福,反而转生裹读怠慢之罪过。应该说乾隆帝的这一基于佛教教义的理由是符合大众心理的,并没有采取过分强势的言辞和命令的姿态,但大众长久以来形成的思维模式和惯性依赖也并不容易改变。为了避免触犯“建新”禁令,当时的僧道兴建庙宇,纷纷题以“重修”,托以旧名,逃避新建寺庙的口实。“禁令颁布一年多后,乾隆帝在谕旨中抱怨:“前年以民间喜建寺庙,而旧时寺庙、倾纪者多,特谕止许修葺旧寺旧庙。近闻旧址重修者绝少,间有新建寺庙者。地方官并不将联谕旨,宣布开导,此亦奉行不谨,怠忽从事之一端,并谕令直省督抚知之”’而从乾隆八年的谕旨中看,这种情形仍然没有得到有效解决:“京师近地寺庙,旧者倾纪如故,而新建者仍复有之。”其实即使是乾隆帝本人,也是喜欢建新寺的,只不过同时他也没有放弃对旧寺庙的修葺工作。在乾隆帝的身体力行之下,对于破旧寺庙的整修还是取得了一定的成果,台湾东吴大学历史系贺香绞的论文《乾隆皇帝对北京寺庙之赞助》,根据内务府银库用项月摺档整理了乾隆时期北京修葺寺庙一览表,包括了修葺的时间、庙宇、事项、花费等重要信息,可以清晰的看出,乾隆帝长期、广泛地投入大量资金用于寺庙的修葺工作,从他自身的角度来看,“修旧”远远多于“建新”。

      康熙六年时“通计直省救建大寺庙共六千七十有三,小寺庙共六千四百有九;私建大寺庙共八千四百五十有八,小寺庙共五万八千六百八十有二。……共计寺庙七万九千六百二十有二。”5而在乾隆朝,这个数字无疑是增加了许多,根据乾隆十五年《京城全图))所标示统计,仅北京一地寺庙就有1320座。6据时人记述:“京城内外,大刹林立。晨昏僧众共诣佛前,拈香课诵,谓‘上殿’。向晚则远近钟声,参差先后,总在更筹未下之先。”7可见寺庙数量之多,则禁擅造寺观神祠政策并没有取得预期的效果,此后也再未针对此事制定后续的政策。

相关内容
在线留言
    网站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