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公墓热线

最新动态

网站热门关键字

殡葬法规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松江公墓 » 华夏公墓 » 最新动态 » 殡葬法规

辽朝统治者大力推广佛教

2020-04-29 11:45:31 点击数:

    辽太宗耶律德光时期,佛教开始成为辽国的主要宗教之一。《辽史》卷三一七《地理志》载:“兴土寺,有自衣观音像。太宗援石晋主中国,自潞州回,人幽州,幸大悲阁,指此像日:‘我梦神人令送石郎为中国帝,即此也。’因移木叶山,建庙,春秋告赛,尊为家神。兴军必告之,乃合符传箭于诸部。”太宗所建菩萨堂对佛教在契丹的发展影响很大。《辽史》卷四九《礼志》也载:“太宗幸幽州大悲阁,迁自衣观音像,建庙木叶山,尊为家神。于拜山仪之后,增诣菩萨堂仪,然后拜神,非胡刺可汗之故也。兴宗先有事于菩萨堂及木叶山辽河神,然后行拜山仪,冠服、文多所变更,后因以为常。”川耶律德光改变了祖宗祭祀之法,如拜山仪,原以绕树致意为主,自此后,增加了拜菩萨堂。这说明契丹统治者承认佛教的宗教地位,与萨满教的关系平等。

                          上海公墓,松江公墓,上海墓地,上海华夏公墓,

                             

    耶律德光本人对佛学有相当的认识,如陶毅在《清异录》中记载:“耶律德光人京师,春日闻杜鹃声,问李裕‘此是何物?7裕日:‘杜鹃。唐杜甫诗百:西川有杜鹃,东川无杜鹃,涪万无杜鹃,百安有杜鹃。京洛亦有之。’德光日:‘许大城市,一个飞禽,任他拣选,要生处便生,不生处种也无;佛经中所谓观自在也。

    辽中期以后历代皇帝,对佛教文化的理解更为深人。如圣宗皇帝“至于释道二教,皆洞其旨”。辽兴宗耶律真对佛学华严经以及净土宗也多有研究。辽道宗耶律洪基作为辽朝最著名的崇佛皇帝,同时也是在契丹诸帝中佛学修养最为深厚的一个皇帝。苏辙《来城集》中称道宗“能自讲其书,每夏季辄令诸京僧徒及其群臣,执经亲讲”。道宗对《华严经》钻研尤甚,而道宗用力最深的却是《释论》。

    随着佛教传播的深人,其政治影响力也有所表现。如景宗保宁六年(974)“以沙门昭敏为三京诸道僧尼都总管,加兼侍中”。道宗年间,以僧人身份位列三公也屡次出现,咸雍二年(1066)“冬十二月戊子,僧守志加守司徒”。咸雍五年(1069)“闰月己未,僧志福加守司徒”。咸雍六年u ono)“加圆释、法钧二僧并守司空”。僧侣位列三公固然只是皇帝赐子的荣誉性称号,而无实权,但也反映出当时僧人社会地位的显赫。上述僧官大多不直接参与朝政,但品位很高,契丹皇帝册封僧官,不但是为了便于与僧人接触,也是为了吸收中原汉族文化,效法中原帝土,拜某些高僧为师傅,以便更好、更便利地学习佛教经法。
    此外,辽代统治者授子某些高僧管理僧众的权力,即僧务总管官。契丹统治者设立专职僧官管理)‘一大的僧众,是契丹“因俗而治”政策的具体体现。辽人崇佛,因此境内僧众众多,寺院林立。如果采用传统官僚机构理,必然带来种种不便。而以僧治僧,便可因人而治,避免差错,收到事半功倍的效果。
    在辽帝的推崇下,辽朝社会各阶层上自土公大臣,下至平民百姓也普遍信奉佛教,成为胡汉民众的共同宗教信仰。当辽太祖问大臣事天敬神以何为先时,左右大臣一致认定佛教,由此可见,上层土公大臣崇佛的普遍。当时,“贵戚望族化之,多舍男女为僧尼”。关于佛法的神奇,正史中也有记载。《辽史》卷九十七《孩里》记载:“孩里,之胡辈,回鹊人……孩里索信浮图,清宁初,从上猎,堕马,馈而复苏,言始见二人引至一城,宫室宏敞,有衣绛袍人坐殿上,左右列侍,导孩里升阶。持犊者示之日:‘本取大腹骨欲,误执汝。’犊上书‘官至使相,寿七十七’。须臾还,挤之大壑而A。道宗闻之,命书其事。后皆验。”另《辽史》卷一百六《萧蒲离不》载:“晚年,谢绝人事,卜居抹古山,屏远荤茹,潜心佛书,延有道者谈论粥日。人问所得何如,但日:有深乐,惟觉六艺不相攘,余无知者。”如果孩里之事尚属荒诞,那么萧蒲离不笃信佛教应该为辽代民众普遍信奉佛教的缩影了。
相关内容
在线留言
    网站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