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公墓汇龙园热线

最新动态

网站热门关键字

汇龙园动态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浦东公墓 » 汇龙园 » 最新动态 » 汇龙园动态

促进了佛教哲学的进步

2020-04-29 09:47:19 点击数:

    佛教不仅仅是纯粹的一种宗教形式,它的宗教哲学也是十分丰富和发达的,自从印度佛教传入中国后,就逐渐对中国古代的政治思想有了深刻的影响并在哲学领域起了一个开拓的作用。

    佛教对哲学的影响主要体现在两个方面:佛教一方面体现出了一定的中国古代传统的哲学思想;另一方面佛教哲学促进和激发了中国固有的哲学内容,并使之完善。

    佛教对哲学的影响,表现在人生论上,它提出人生价值是痛苦,人生本质是空的命题,并以因果报应说为支配人生的铁的法则,成为了对儒、道人生哲学的补充。佛教的基本教理中的“四谛”,分别是苦谛、集谛、灭谛、道谛,宣扬的是众生皆苦,人生就是苦难,人生的目标就是解脱困难,提出人生是痛苦的,而且四谛是轮回的,所以得出了人生的本质是空。“诸法皆空”同时佛家高僧非常重视因果报应理论。

    在宇宙论上,佛教不单提出现象和本质皆空的学说,丰富了中国古代唯心主义本体论。尝试论之:有而在有者,有于有者也:无而在无者,无于无者也。有有则非有,无无则非无。慧远这种有无的观点,其实就是一种空的宇宙论,有和无都指代一种存在形式。

                     上海公墓,浦东公墓,上海墓地,上海汇龙园,

                      

    在认识论上,佛教以其神秘直觉思维方式、主体与客体的关系学说,以及强调主体、自我意识和主观能动性的学说,丰富了中国古代的认识论。发中之道,要有三焉:一谓显法相以明本,二谓定己性于自然,三谓心法之生,必俱游而同感。俱游必同于感,则照数会之相因;己性定于自然,则达至当之有极。”慧远的这一言论说明了自我意识和个人心法的主观能动性,主观能动性对事物的发展具有促进作用。这的确能对中国古代的认识论起完善的作用。慧远的言论中包含了哲学中内外因的观点,“先弘内以明外,譬由根而寻条,可谓美发于中,畅于四肢者也。”从这一观点可以看出慧远那时就强调内在因素的重要性和根本性。

    佛教还在人的本质问题上有过认识。“人是什么?佛教认为,人身是五蕴和合而成的集合体。……五蕴是构成人的五种要素,成分:色、受、想、行、识。”。这五蕴的意思是什么?“‘色’是物质现象,受想行识是精神现象,人有肉体,也有精神活动,人是物质现象和精神现象的综合体。”由此可见佛教中很早就有了关于人的本质的唯物主义观点,提出人是物质的。
    而六朝的江西佛教哲学思想主要体现在东晋慧远的佛教思想与言论中。慧远中国式的佛教理论,主要有沙门不敬王者论、神不灭论、法性不变论以及因果报应论等等。慧远的“沙门不敬王者论”慧远作《沙门不敬王者论》进一步在理论上论证“不敬王者”的合理性。“远乃着沙门不敬王者论,凡有五篇:一曰在家:谓在家奉法,则是顺化之民,情未变俗,迹同方内,故有天属之爱,奉主之礼,礼敬有本,遂因之以成教。二曰出家:谓出家者能遁世以求其志,变俗以达其道。变俗则服章不得与世典同礼,遁世则宜高尚其迹.”慧远把人们分为“在家”和“出家”两种,认为“在家”的“顺化之民”,服从名教,尊重敬主,是完全应该的,至于“出家”的“方外之宾”,己经“迹绝于物”,他们“遁世”,“变俗”体极寻宗。目的是度己度人,普度众生,已与世典不同,如果强迫这些人行跪拜礼,则是欠妥当的。④慧远独具特色的把信奉佛教的人分成“在家”和“出家”两种,这就为僧侣提供了强有力的不敬王者的依据,但是他又不直接得罪朝廷,他主张“在家”信士要和世俗之人一样忠孝君王父母,敬帝王。一方面缓和了佛教与朝廷的政治关系,做了让步来保持其独立性,保护了佛教;一方面有满足了世俗对传统道德的守护之情,进而换取王权与世俗的宽容,一举两得。提倡出家之人不必要敬王者,这给世俗统治带来了一定的危机。
    “神不灭论”,他在《沙门不敬王者论》中强调:“神也者,圆应无生,妙尽无名,感物而动,假数而行。感物而非物,故物化而不灭。”他认为“法性”是依据世俗中各种实体的不变的神化,法性不变正是基于神不灭。“法身者,圣人成道之神明耳。实则神明不灭,愚智同察,神之传于形,犹火传于薪。”慧远认为神与形的关系就犹如火与薪的关系,而精神是永恒存在的,二者是不能割裂的。他的这种“神不灭”的宗教思想契合中国古代传统意识形态,有利于佛教的理论在中国的确立和传扬。佛教观点“形灭而神不灭”,体现的是一种唯心主义思想,正是这种神不灭的唯心主义观点的提出,才激发出众多的无神论者提出相反的唯物主义观点,从而促使唯物主义哲学的形成。
    “法性不变论”是慧远佛学思想的理论基础。慧远在《法性论》指出:“至极以不变为性,得性以体极为宗。”涅架乃佛教徒追求的至高无上、永恒不变的终极境界,法性是佛教的最高实体与精神修炼的最高境界的结合。正是基于法性不变的思想,慧远极力强调僧俗之众都应积极奉佛修法,以得涅梁境界。
    慧远在原来因果报应的基础上,提出了新的三报论。“善息始于此身,即此身受,生报者来生便受,后报者或经二生、三生、百生、千生,然后乃受。”慧远认为人有现报、生报、后报,因果报应是必然的。新“因果报应说”是慧远重要的宗教哲学理论。“夫缘化之理既明,则三世之传显矣。迁感之数既符,则善恶之报必矣。推交臂之潜论,悟无常之期切。审三报之相催,知险趣之难拔。此其同志诸贤,所以夕惕宵勤,仰思枚济者也。三报”为现报,生报,后报,这是新的因果报应说,他认为自然有它自己的赏罚规则。善恶自会有报,以此来劝导民众。慧远的三报教义与中国传统的因果报应大致吻合,而且更加理论化、神秘化。慧远的新因果报应说起着宗教鸦片的作用,无论是统治者还是被统治者,从中都可以得到解脱自己的方式与途径,有利于社会秩序的维护,当然也有利于佛教的传播与发展,慧远的哲学理论为教的中国化奠定了基础。
相关内容
在线留言
    网站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