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公墓热线

墓园动态

网站热门关键字

至尊园公告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青浦公墓 » 至尊园 » 墓园动态 » 至尊园公告

康僧会佛教教育方法实施

2020-04-27 11:17:30 点击数:

    康僧会传承安世高小乘禅学,但并没有局限于小乘佛学内容,还吸收了大乘佛学的思想,使他的佛教教育思想具有了大、小乘兼有的特色。他提出“正心治国”的教育目的宗旨就是明证。

    康僧会认为学习禅学的目的有两个,一是神通,二是正心。神通指“制天地、住寿命”之类的神德。正心是现实的,经个人修养就可达到。神通则是比较高级的禅定,近于幻想。他在《六度集经·禅度无极章》中,明确指明修习禅学不同阶段有不同目的。初修禅学时,要“合会众善内著心中”,以众善而消除意中的“诸秽恶”。修禅至高境界,则“善恶皆弃,心不念善,亦不存恶;心中明净,犹琉璃珠。”再进一步修习禅学,则达到了神通的境界,即能“轻举腾飞,履冰而行,分身散体,变化万端,出入无间,存亡自由;摸日月,动天地,洞视彻听,靡不闻见。”也就是说,初修禅者,要消除“诸秽恶”,然后弃善恶比如琉璃珠,进而进入“分身散体”、“存亡自由”、“摸日月”、“动天地”等境界,就是神通。可见,康僧会弘扬禅学,主张通过对“神通”的追求,促进个人持续不断的“正心”修养。他认为正心可“专心涤垢,神与道俱”,但不限于此,还要“志寂齐乎无名,明化周乎群生”。这就使康僧会的禅学修习,不仅作为个人修养、获得解脱的手段,更成为“明化周乎群生”的手段,而“明化周乎群生”是不以“自利”为目的,主张救度众生。这显然是大乘佛学的思想。他这种志于拯救众生的精神,在他宣讲佛学的教材《六度集经》中得到最充分的体现。

                    上海公墓,青浦公墓,上海墓地,上海至尊园,

                        

      《六度集经》主要是倡导大乘的菩萨行。大乘佛学的吸取,使他对社会的态度是悲天悯人,热衷于救人于苦难,强调众生普渡,迫求世人的普遍解脱。他在《六度集经·摩调王经》中讲述了一个生动故事。南王是一个有志于济世的贤王,因功德累累,帝释劝他留居天国,但他“志在教化愚冥,灭众邪心”,毅然拒绝帝释,要“还世间,教吾子孙。”南王的故事,深刻地提示了康僧会追求世人的普遍解脱这一根本主张。

    康僧会用以说服国君信奉佛教的佛教教育内容不外乎善恶报应或诸行无常等内容。他主张“信善得福,恶有重殃”。因果报应是佛教教育中学僧人生观教育的核心内容。在东汉三国时期,虽己译出大量的佛教经典,但因为佛教教育传播不久,在社会上最有影响的佛教教义就是善恶报应和三世轮回的理论。康僧会以天堂来吸引人,以下地狱来恐吓人,认为人的灵魂是不灭的,来生的好坏全由今生的善恶行为决定。统治者只要信佛,扶持、发展佛教,对民众施恩惠,死后就可升入天堂;民众安分守己,信奉佛教,来世可摆脱苦难。一个富户向国王说,财产和人命均属无常,不如多做好事。国王觉悟到“身尚不保,岂况国土妻子众诸可得长久乎?于是散出财宝,贩给贫困,悠民所欲;立佛寺庙,悬象烧香,饭诸沙门;身自六斋,如斯三年,四境宁静,盗贼都息,五谷熟成,民无饥寒。王后寿终,即上升第二天。

    康僧会在教学过程中,还注意教育对象,对孙皓这样一些对佛教既无信仰也不了解的王公贵族,不是宣说断情绝欲的四谛、八正道等修行解脱的道理,而是宣传与中国传统道德说教比较接近的佛教人生观一一善恶报应等,使孙皓等较易接受。据僧传所言“会在吴朝,函说正法,以皓性凶粗,不及妙义,唯叙报应近事,以开其心。”回答孙皓话问时说:“善既有瑞,恶亦如之。故为恶于隐,鬼得而诛之;为恶于显,人得而诛之。”并坦白地说“《易》称‘积恶余殃’,《诗》咏‘求福不回’。虽儒典之格言,即佛教之明训。公开借用儒家格言来释佛教教育的因果报应说。

    佛教因果报应带有利己主义成份,佛教的“诸行无常”,本属“苦”义,是一种悲观消极的理论,但康僧会将之改变为一种积极的救济贫困,治理国家的鼓动手段,使佛教人生观由小乘“为己”转向大乘“利他”,并进一步走向了社会、走向了世俗。

    康僧会是中国佛教教育史上一个很特殊的人物,他使佛教教育的宗旨由个人成佛转向了“以佛明法,正心治国”,将佛教教育与治国、施仁政紧密相连,将佛教教育所宣扬的消极的出世态度改造为积极的容纳儒家治世安民的精神。他是中国佛学由小乘向大乘发展的关键人物。

相关内容
在线留言
    网站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