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公墓热线

最新动态

网站热门关键字

相关文章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金山公墓 » 松隐山庄 » 最新动态 » 相关文章

九华山佛教音乐类型与风格特征

2020-04-26 14:46:09 点击数:

    九华山佛教音乐是对九华山寺庙的各种法事仪式中具有音乐性质的经文讽诵及器乐演奏的总称,其在应用形式上分为仪规音乐和道场音乐两类。

    仪规音乐是僧尼们在殿堂里佛像前唱颂的赞、渴等佛曲,主要是唱给佛陀、菩萨等非现实对象听的,有赞、渴、咒、诵等形式。其中赞与渴的音乐性较强,其它多是吟诵性质。赞有称赞、祈祷、歌颂之意,用于颂佛之功德,分香赞、祝延赞、荐亡赞等多类,皆与词为韵体,分八句、六句、四句和多句。八句赞为大赞,如《三宝赞》、《弥陀赞》等,曲调为《柳含烟》,常在法事中间唱。六句赞为小赞,如《戒定真香》、《杨枝净水》等,曲调为《挂金锁),多在诵经之后法经中间唱。赞的曲调风格古朴、庄严、典雅、静穆,节奏平稳舒缓,音乐旋律起伏较小,多以级进为主。词与曲的结合多为腔多字少,乐句之间、乐段之间的旋律连接多为重叠进行,通常是上句的落音即是下句的起音,给人以若续若断、藕断丝连之感,让人思绪起伏,悠远悠长。渴是佛事中重要的唱诵体裁,用于颂扬佛教教义,梵文唱词,如《回向渴》、《沐浴渴》等,有四言、五言、六言、七言和九言等句式。在曲调上常用上、下对句,有四句复唱的,也有八句复唱的,常用曲调有《浪淘沙》、《破荷叶》等。咒即咒文,是密语或真言,可意会而不可解,如《华严字母咒》、(普庵咒》、《洒净真言》等其词的格式变化较多,声调多变,分有韵咒和无韵咒两种。‘有韵咒低沉、唱缓,常用磐、铃、档等乐器伴奏;无韵咒节奏急起,较为活泼,用木鱼单点击伴。诵即念诵,是一种有音乐性的韵体腔,与散板吟唱十分相似,主要用于早晚拜佛。

                 上海公墓,金山公墓,上海墓地,上海松隐山庄,

                       

    道场音乐是道场上使用的用于弘扬佛法、超度亡灵的佛乐。道场音乐的对象除了佛神之外,还有信徒,因此曲调较为明朗,包含有明显的世俗性民间音乐特征,民间色彩较浓郁。各种法会上有《八大赞》、《四大祝延》等具有正统性典雅的梵A}演奏,也有以民间(十二时》、《五更转》、《下水船》等小曲为曲调的演唱演奏。如水陆法会送圣,除了带法器伴奏的经文1}1甭外,还融入了规模较为宏大的民间吹打,包括喷呐、笛子、笙、箫等吹奏乐器以及锣、鼓、挠、钱等打击乐器等,以演奏各类曲牌为主,既有单独演奏的曲牌,也有若干曲牌联缀演奏的套曲。目前,九华山水陆法会上常用的曲调有百余首,包括大量的古典散套曲牌,如《浪淘沙》、《一枝梅》、《柳含烟》等。这些僚亮悦耳具有较强欣赏价值的器乐演奏,为深山古寺增添了新的生气,同时通俗化的佛曲也日益深人民间。道场音乐中的有些佛曲吸取了民间的歌曲及民间戏曲腔调,甚至是当时流行的南北曲调,如《小放牛》、《走西口》。这些曲调比较平稳,以级进和小跳为主,几乎没有五度以上的大跳,节奏悠长、舒缓。演唱时使用多种梵叹唱腔,其中有黄梅戏唱腔、越剧唱腔、江浙一带的小调等,使用最多的是黄梅戏唱腔。黄梅唱腔虽然采用安庆地方方言,但能听懂普通话的人基本上都能听懂黄梅调。九华山僧尼大多数来自本省安徽,他们非常熟悉黄梅戏,加上黄梅唱腔优美动听,委婉质朴,节奏适中,念诵佛经时很容易把握佛经内容。
    九华山音声佛事中使用的法器主要是打击乐器,如钟、鼓、磐、挡、拾、木鱼、饶、钱等,均取其音声清亮、悠远、肃穆、沉稳等特质,它们的奏法简单而无特殊变化,目的是引导大众消除沉掉,增加专注和恭敬等。钟,梵语“键推”,是寺庙里最常用、最重要的法器之一。佛教认为钟不仅是寺院报时、集众的法器,而且对于修道有极大的功德。钟的音色宏亮、悠远,被广泛用于各种法事。鼓,也是寺庙中重要法器之一,原先仅作为用餐、听法等集众时而敲击的法器,后加人赞涌法器行列,配合法事唱念。大鼓是在大殿上课时使用,小鼓用于佛事。击鼓时,鼓点能营造出风雨大作的氛围和意境,令人振奋和警醒。磐分为大引磐和小引磐,大引磐声音低沉余音较长,小弓}磐声音清脆余音较短。较为隆重的场合,如瑜枷焰口、水陆法会等法事上一般使用大引磐,小引磐大多是在佛教信徒家做法事时用。挡子与铅子常在法会唱赞时配合板眼敲打,用以庄严节奏,铅子不敲时两片合拢,敲击时用指托之,放于胸前,因此又称“平胸铅子”。木鱼,古称鱼鼓、鱼板,在诵经时敲击,大众诵经时,音声随其节拍而整齐划一。挠、钱原为娱乐用的乐器.后被用于佛门中的伎乐供养,而成为法器。伴奏法器的编制随唱腔板式而定.有时仅使用一两种,有时会全部使用。在多种法器同时演奏时,每种法器的节奏各不相同,有负责打基本拍子的,有负责打花拍子的,根据曲调的不同而变化节奏,法器之间的拍子有合奏,也有呼应,听起来丰富又悦耳。
    九华山佛教音乐总体风格是旋律流畅、基调稳重、低回幽远,体现了庄重、沉稳的宗教意味。在调式、音阶、节奏、速度、曲式等方面,鲜明地体现了中华传统音乐的特征。调式比较丰富,音乐表述特征繁多,风格情趣多彩各异,有转调迹象。音阶大多是带有“变徽”的五声音阶,较少有偏音。节奏较为自由,平稳缓慢,节拍形式多为4/4拍子,但大多是在次强拍上起唱。旋律进行较为简单,一律下行到句尾及结尾,平和宁静、舒展流畅,音域较窄,基本不超过八度,没有世俗音乐的跌宕起伏,和声简洁、曲式短小。这些都便于曲调的
长久流传,更符合了佛教音乐平和、淡
雅、肃穆、和谐的美学原则。
相关内容
在线留言
    网站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