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公墓热线

最新动态

网站热门关键字

相关文章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金山公墓 » 松隐山庄 » 最新动态 » 相关文章

前弘期佛教建筑对后弘期佛教建筑的影响

2020-04-26 14:37:38 点击数:

1、奠定佛教哲学思想的建筑布局

    桑耶寺等前弘期佛教建筑的建筑群布局对后弘期佛教建筑的布局产生了有益的启迪和影响。桑耶寺(全称白吉扎玛尔桑耶米久伦吉竹巴寺)的建筑布局是典型的“曼陀罗”式布局,其每一座建筑都对应“曼陀罗”思想中的世界组成结构,象征着佛国世界的不同部分。中心的乌策大殿和四周的江白林、阿雅巴律林、强巴林、桑吉林等建筑分别代表着佛教世界里的须弥山、四大部洲(东胜身洲、南瞻部洲、西牛货洲、北俱卢洲)和八小部洲等组成部分。后弘期藏传佛教建筑的发展繁荣,离不开前弘期佛教建筑“曼陀罗”式布局的影响,无论是建筑群体的平面布局还空间布局均按照佛教世界观“曼陀罗”来展开。如后弘期重要寺庙阿里托林寺,扎囊扎塘寺和贡嘎曲德寺等,均是模仿桑耶寺的布局形式而建成的。

                上海公墓,金山公墓,上海墓地,上海松隐山庄,

                     

    托林寺又称托定金寺,托定意为“飞翔”。托林寺由古格王益西沃创建于公元11世纪初,位于阿里地区扎达县西北部,南以土山为屏障,北临朗钦藏布江。早期的托林寺有众多殿堂、佛塔、塔墙、僧舍等,星罗棋布,气势非凡。经过近千年的风雨洗礼以及人为破坏,目前的托林寺己经失去了原有的恢弘景观,仅朗巴朗则拉康、拉康嘎波、杜康大殿和一座佛塔还保存较好。朗巴朗则拉康,意为大日如来殿,是三大殿中年代最早、建筑风格最奇特的大殿。虽然整组殿堂顶部己毁,但从留存下来的墙垣和四角塔仍可反映出其最初的建筑布局形式。殿堂整体呈多棱“亚”字型,即“曼陀罗”平面形式。殿堂中心方殿即朗巴朗则拉康,主供大日如来佛,四面分别紧接多杰生巴拉康、仁钦久乃拉康、堆友主巴拉康、朗堆太一拉康四座小殿,这五座殿堂外围则是四大殿和十四小殿组成。据藏文史书记载,托林寺当时是仿桑耶寺而建的,但在设计时又巧妙地将桑耶寺所表现的设计思想严密地组织在了一幢建筑中。
2、开创前堂后殿的模式
    前弘期前期的佛教建筑多为佛殿建筑,规模一般较小,殿内仅有1柱、2柱、4柱或无柱,佛殿前面没有经堂。吐蕃第一座佛教寺院桑耶寺建成以后,为了供第一批藏族僧人举行日常佛事活动,于是在乌策大殿的佛殿前面建立起经堂,形成前堂后殿的模式。由此开始前弘期佛教建筑出现前堂后殿的模式。乌策大殿的经堂为18柱面积的殿堂,即面阔七间,进深四间,两侧各有塑像七尊,左侧为松赞干布、赤松德赞、唐东杰布和四尊祖师像,右侧七尊全为祖师像。乌策大殿中首次出现的前堂后殿模式对后弘期的藏传佛教建筑发生了极为深远的影响。随着藏传佛教的形成与发展壮大,僧侣数量大幅增加,寺院建筑规模逐渐扩大,经堂面积在前弘期的基础上逐渐扩大,大空间的措钦大殿(集会大殿)应运而生。
    在后弘期开始到萨迎派统治藏地期间的藏传佛教发展初期(公元10世纪到13世纪中),扎囊扎塘寺和琼结建叶寺等寺院建筑的主殿己经是20柱面积的经堂,即面阔五间,进深六间。到萨迎派统治期间的藏传佛教发展时期(公元13世纪中到15世纪初),佛殿与经堂结合,经堂面积进一步增大,如原来萨迎北寺乌策大殿西佛堂前是24柱面积的经堂,以后的萨迎南寺佛殿和经堂结合是40柱面积的殿堂,夏鲁寺的经堂也是36柱面积的大经堂,这些殿堂均可容上百、数百僧众聚会学经。从格鲁派兴起到西藏地方政府(噶厦)建立之间的藏传佛教繁荣时期(巧世纪初到18世纪中),随着大规模寺院的出现,大面积的措钦大殿不断涌现,如甘丹寺和色拉寺的措钦大殿都是102柱面积的大殿堂,可以容纳数百、上千甚至数千僧众同时聚会学经,哲蚌寺的措钦大殿更是空前的183柱面积的巨大殿堂,可容纳近万僧众同时聚会学经。
3、融合与吸收汉式建筑形制
    藏地的佛教建筑从佛教传入之初就受到汉地建筑文化的深刻影响。前弘期第一批佛殿建筑中的小昭寺就是由文成公主亲自指挥建造的完整唐代建筑,当时起名“嘉达热莫切 ;,意为“汉虎大院落”。“据藏文史料记载:文成公主以唐朝先进的建筑技术,把小昭寺修建成汉式殿堂,在藏地第一次使用琉璃瓦屋顶和飞檐,殿堂用各种颜色的琉璃砖装饰,使整个殿堂五颜六色,十分华丽夺目。藏族以老虎皮毛为装饰,视为最优美和珍贵,正如《新唐书·卷二百一十六》中记载‘赞普坐帐中,以黄金蛟璃饰虎豹,身披素褐……坡皆丘墓,旁作屋,涂之,绘白虎,皆虎贵人有战功者,生衣其皮,死以族勇。’因此,藏族用老虎皮毛的绚丽多彩来形容小昭寺建筑的美丽,是再恰当不过。”‘可见当时的小昭寺是按照琉璃瓦屋顶的汉式建筑所建造,建筑色彩华丽多姿。小昭寺虽然屡经兴废,如今的建筑己不存当初面貌,但它开启了藏地佛教建筑对汉式寺庙建筑形制全方位不间断的学习与吸收。后弘期著名寺庙萨迎南寺和夏鲁寺是藏传佛教寺院建中成功融合藏汉两种建筑风格的典型实例。萨迎南寺最大的特点就是对汉式城墙防御系统的模仿与吸收,夏鲁寺则是完美融合汉式歇山顶与藏式碉楼的典范。
    萨迎南寺的“萨迎”藏语意为灰土,寺庙由第一任本钦·释迎桑布奉八思巴的旨意而创建于公元1268年,位于仲曲河南岸的平地上,拉康钦波是寺庙最早的建筑,也是主体建筑,周围有八思巴拉章、彭措林、僧舍等建筑群,外围是一圈方形的城垣,城外建有羊马城,羊马城外是一圈城壕。城垣四隅建有四个角楼,南西北三面的正中建有敌楼,东面城垣正中建有城门,门外迎门筑墙,上建城楼,使入城者一定要拐弯才能进入,起到瓮城的作用。整座寺院犹如一座防御性很好的城堡,与建设内外城墙,开挖护城河的古代汉族城池基本一致。
    夏鲁寺的“夏鲁”藏语意为青苗,寺庙由后弘期著名佛学家西绕窘乃创建于公元1040年,位于日喀则市东南甲措区夏村年楚河流域西部的一片开阔河谷中。夏鲁寺原建规模较大,除了主殿夏鲁拉康以外,还有四座扎仓及活佛拉章、僧舍等,今仅存夏鲁拉康,夏鲁拉康由主殿及殿前庭院组成。夏鲁拉康主殿一层为藏式平顶建筑,二层为汉式传统院落式坡顶建筑,使得藏建筑风格巧妙地结合在一起。二层的“四合院”是由四座殿堂围合而成的,这四座殿堂里的梁架铺作均为内地元代的官式做法,四座殿堂的顶都是歇山式绿琉璃瓦屋顶。屋顶的绿琉璃瓦表面压印有佛像纹样,屋顶正脊上饰有图案生动的琉璃砖雕,浮雕有观音像、莲花、奔狮和玉兔等,脊饰的琉璃吻兽与山西茵城永乐宫正吻的造型极为相似。如今大昭寺在藏式院落平屋顶上,四面各加一座汉式坡屋顶建筑,又在下面藏式平顶的檐口部位,向外四周出檐,与上面的坡屋顶呼应,形成变化丰富的藏汉结合式建筑风格。这些做法都可以追溯到夏鲁寺的设计手法和思路。可以说夏鲁寺在当时创造出了一种藏汉结合的建筑新形式,它丰富了藏族建筑原有的艺术形式,是汉藏文化交流的丰硕成果。
相关内容
在线留言
    网站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