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公墓热线

最新动态

网站热门关键字

华夏动态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松江公墓 » 华夏公墓 » 最新动态 » 华夏动态

佛教建筑对传统色彩的继承与发展

2020-04-26 14:23:46 点击数:

    佛教传入吐蕃后,在尊重藏族色彩原有涵义与审美的基础上赋予其佛教的教义,使其审美内容变得更加丰富,同时也更加规范,意义指向也更明确,形成了基本的范式,使藏传佛教艺术中的色彩基本上与佛学典籍所述一致,包涵着深刻的佛教哲理。最具代表性的就是六字真言的色彩。藏传佛教将六字真言“吨嘛呢叭咪畔(奔二知富剔”视为佛教秘密莲花部之根本真言,真言的每一个字都有特定色彩:“吨(动”为白色,象征本尊之智慧,可以除傲慢心;“嘛(动”为绿色,象征本尊之慈心,可以除嫉妒心;“呢(卸”为黄色,象征本尊之功德,可以除贪欲心;“叭”为蓝色,象征本尊之平等,可以除愚痴心;“咪(驴”为红色,象征本尊之大乐,可以除吝音心;“畔(剔”为黑色,象征本尊之悲心,可以除镇患心。六字真言像糟耙和酥油养育藏族人一样,成为藏族人民的精神食粮,只要是藏族人几乎都会念诵这个神奇的咒语。六字真言常被印在经蟠上或刻于石头上。六字真言对应的色彩也是藏传佛教五方佛的身色:中间的毗卢遮那佛身色为白,代表法界体性空;东方的阴佛身色为蓝,代表大圆镜智;南方的宝生佛身色为黄,代表平等性智;西方的阿弥托佛身色为红,代表妙观察智;北方的不空成就佛身色为绿,代表成所做智。

                 上海华夏公墓,上海公墓,松江公墓,上海墓地,

                     

    藏传佛教色彩丰富而深刻的思想内涵在寺院建筑中体现得淋漓尽致。佛教前弘期的佛殿建筑己经十分明确地传达出深刻的佛教文化内涵,成为藏传佛教建筑色彩体系形成与稳定发展的前奏。尽管当时的建筑保存至今的非常有限,但从少量遗存建筑和古老壁画中,仍可窥见其建筑样式和色彩形制。当时山南扎囊县的桑耶寺建筑群把各具象征意义的建筑单体以平面布局的形式和特定的色彩构成有机的组合在一起,将佛教世界具体地展现在人们面前,蕴含着极为深厚的宗教内涵。日喀则地区“康马(闪盯甲入意为红色房子)”县的来源与吐蕃时期的一座红色佛殿建筑相关,这便是至今尚存的艾旺寺,艾旺寺创建于吐蕃时期,寺院最初的红色被一直延续到今天,康马县因此得名。康马县的另一重要寺院乃宁曲德寺中也有一座历史悠久的佛教建筑,这便是建于吐蕃晚期的欧子扎仓,欧子扎仓坐西朝东,整个建筑厚重古朴,墙体被涂为黄色,显示出这座建筑在寺院中具有重要意义。
    随着藏传佛教的形成与发展,藏传佛教建筑形成了以白、红、黄、黑为主的色彩体系。大面积墙体使用的白色和红色以及门窗套使用的黑色源于苯教世界天上、地上和地下的质朴世界观,成为藏族建筑基本的色彩构成模式。白色象征吉祥,红色象征崇敬,黑色象征驱邪,黄色象征脱俗。后来红色和黄色逐渐成为寺院高级建筑外墙的专用色,民居建筑的外墙则以白色为主或者直接体现石头、夯土等建筑材料的天然质感和色彩。高等级寺院的主供佛殿等重要建筑常饰藏式金顶。据说金顶起源于文成公主主持创建的小昭寺,当时的小昭寺是按照汉族建筑的形制建造的,其屋顶就是藏地最早出现的金顶,当时的金顶很可能是高等级的黄色琉璃瓦屋顶。萨迎派统治时期,藏式金顶开始广泛出现,萨迎北寺、大昭寺等重要寺院中均出现金顶。寺院建筑中的主色调依然是红色和白色。佛殿、灵塔殿和护法神殿等高级建筑的外墙通常涂成红色,以示庄严与崇敬。措钦大殿、扎仓等主要宗教活动空间的建筑外墙一般涂成白色,但是在檐部会做成红色边玛墙的样式,以表明其内部的宗教活动属性,并根据建筑内部活动空间的级别高低,确定边玛墙的样式,级别最高的边玛檐墙做成双层,单层次之,级别比较低的仅把檐部刷红。一般僧舍建筑的墙体常用白色,或者仅用土浆原色或建筑材质本身的色彩。而地位崇高的活佛居所的墙体常用高贵的黄色。黄色的贵重源自汉族高级建筑中的黄色琉璃瓦和格鲁派对黄色的钟爱。有些寺院把历史特别悠久,对寺院发展有特殊意义,或者历代达赖、班禅居住过的建筑等极为重要建筑的外墙刷成黄色。如山南地区桑日县的巴廊却康是一座吐蕃时期的佛殿建筑,历史特别悠久,其外墙大面积的黄色向人们暗示着其重要的历史意义。哲蚌寺的堆松拉康虽仅为拉康,但由于它是哲蚌寺历史最为悠久的建筑,其建筑外墙也刷为黄色。此外,寺院还有许多用色简单的附属建筑,和一般民居建筑相差不大。
    在藏传佛教的发展过程中,先后形成过众多教派,至今仍在的有宁玛派、噶举派、萨迎派、觉囊派和格鲁派,这些教派对色彩赋予本派的特定意义。如宁玛派僧人身着红色僧衣僧帽,俗称红教;噶举派尊崇身着白衣苦修的祖师米拉日巴尊者,俗称白教;萨迎派寺院常刷成红、白、蓝三色条纹,象征文殊、观音、金刚手,寓意智慧、善良、勇敢,俗称花教;格鲁派诞生于宗喀巴的宗教改革,改红帽为黄帽以示重振戒律,俗称黄教。
    总之,起源于高原特殊地理环境和气候条件下,基于藏族传统信仰模式,融合藏传佛教深刻内涵而形成的藏族独特的色彩体系,最终发展为一种稳定而丰富的色彩构成模式并被广泛运用于藏族建筑中,成为藏族建筑艺术上最显著的特点之一。
相关内容
在线留言
    网站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