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公墓热线

最新动态

网站热门关键字

华夏动态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松江公墓 » 华夏公墓 » 最新动态 » 华夏动态

藏族早期色彩审美观

2020-04-26 14:21:00 点击数:

    色彩的审美意识不仅基于直觉的视觉愉悦,还受社会意识形态的影响。藏族人民的宗教信仰和民风民俗均充满色彩。其中,藏族建筑色彩简单而强烈,具有独特的功效性、装饰性和标识性,与高原地理和人文环境高度和谐统一,是藏族建筑形态重要的视觉要素,传递出藏人丰富的宗教和社会文化意义,与建筑的造型和材质等一起表现出藏族建筑的鲜明特征。徐宗威编著的《西藏传统建筑导则》提到,“藏族建筑在选址、高度、体量、色彩和装饰等方面有约定俗成的做法,”‘这种约定俗成的做法体现出藏族建筑长期稳定发展的状态。因此我们可以将藏族建筑色彩的起源追溯到远古藏民质朴的原始崇拜时期,当时的藏族先民深受高原环境的启示,产生了最初的色彩审美。他们选择了最为熟悉的自然色彩,赋予其质朴的象征意义:红色象征太阳;黄色象征土地;白色象征白云;蓝色象征蓝天;绿色象征江河。

                上海华夏公墓,上海公墓,松江公墓,上海墓地,

                    

    藏族人尤为重视红色和白色。藏地考古发现了许多早期藏民尚红的习俗:新石器时代石器涂有红色颜料;前吐蕃王朝时期的岩画多为红色,墓葬中撒有红色铁矿粉。《旧唐书》中也有吐蕃人面涂红色的记载。由于藏族有先祖起源于称猴的传说,为表达对称猴先祖的崇拜,藏族先民效仿称猴,将面部涂成红色,因此藏族人也自称“董玛(二即赤面者)”。红色具有鲜明、热烈的视觉效果,带给人直观的审美喜悦,藏族先民赋予红色生命和力量的意义,用以驱邪避灾,折射出人与自然的依存关系,开创了藏族人民尚红习俗的先河。藏族人民尚白习俗直接源于自然界:藏地连绵的雪山带给藏族先民纯洁无暇的心理感受;藏族先民曾有白耗牛图腾崇拜,众多山神的坐骑都以白耗牛充当;藏族先民还有视白石为先祖的白石崇拜,在拉则(祭神台)、房顶等处堆放白石供奉。在嘉绒藏区,每户人家都会在屋顶四角建起高出檐墙的碉形体,在其上堆放白石,以驱灾避邪。纯净、透明的白色被藏族先民赋予纯洁和吉祥的意义,成为藏族先民尚白习俗的源头。如今红白二色在藏族建筑中被大面积使用,如布达拉宫的墙面。

    随着苯教的出现,藏族人民原有的色彩象征意义以宗教的形式得到了强化并被赋予更丰富的含义。如苯教把世界分为天上、地上和地下三界,分别以白、红、黑三色代表。嘉绒地区甲居藏寨的民居檐墙从上往下刷成白、红、黑三条色带,就是象征苯教三界观的一种体现。“又如藏地的村寨附近往往能看到涂红的崖石,这是象征赞神的居所,藏族人用红色表达对赞神的崇敬,后来人们又建筑小型红色碉房“赞康”供奉赞神。”‘随着苯教的广泛传播和深刻影响,藏族色彩趋于固定范式,演变成藏族宗教民俗文化中的固定用色。根据苯教历史文献记载,世界最初由一位生于白卵的善父和一位生于黑卵的恶父从两个方向创造出来,前者是存在之主,代表了善良和正义;后者是毁灭之王,代表了邪恶和不祥。因此白色被视为天界的色彩,象征着善良、忠诚、正义、吉祥等一切积极美好的事物;黑色被视为魔界的色彩,象征着恶魔、邪恶、奸佼、凶恶等一切负面消极的事物。后来佛教又延伸了黑白的象征意义,黑白成为佛教一切修行的两个终极因素,即“善业一一白业”和“恶业一一黑业”。苯教又将世界的本源物质归纳为“空、地、水、火、风”,称为“五大”,分别对应“蓝、黄、绿、红、白”五色。后来五色被藏传佛教吸收利用。由于佛教密宗中对五色的解释正好在形式上与苯教“五大”所对应的五色契合,很容易被藏民接受,因此五色伴随着佛教的深入发展在吐蕃广泛传播。如今的藏地到处可见五色经蟠、五色哈达。

相关内容
在线留言
    网站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