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公墓热线

海湾新闻

网站热门关键字

知青新闻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奉贤公墓 » 海湾寝园 » 海湾新闻 » 知青新闻

    塞康建筑源自象雄,随着苯教在吐蕃的繁荣发展逐渐遍布吐蕃。从历史文献记载来看,自聂赤赞普‘时期开始到南日伦赞2时期,几乎每位赞普都修建有苯教塞康。根据苯教文献记载,松赞干布时期出现的佛殿建筑是模仿吐蕃己有的苯教塞康建筑建成的,甚至有的是直接将塞康改成佛殿。如《世间苯教源流》所载,松赞干布“按照苯教塞康的造型,修建了桑耶伦布泽,塔杜和茹南的神殿等。……”3又如《佛苯兴衰史真知遍洲》所述,赤松德赞将苯教塞康强行改为佛殿,神殿的苯教名称“塞康”也被改为了佛教的称谓“拉康”。前文己有分析,苯教塞康建筑根据转经礼拜仪式的需要形成了室内环绕转经道的“回”字形平面形制,而前弘期佛殿建筑也有与之相似的平面形制,佛教初传吐蕃时建立起的佛殿建筑与苯教传统的塞康建筑之间明显存在紧密的文化联系。或许出于对佛教来源地的尊崇而对相应的佛教建筑形式有所借鉴与运用,但是作为吐蕃人民最为熟悉的传统苯教塞康建筑,必然成为人们建造佛殿建筑的直接参照,大昭寺和小昭寺等前弘期的佛殿围绕核心佛像形成一圈室内转经道的建筑模式必定给当时以苯教为传统信仰的吐蕃人民似曾相识的感觉,从而不至于引发外来文化与本土传统的激烈冲突。许多苯教徒至今仍认为大昭寺是仿照苯教塞康而建的。虽然如今苯教信仰在西藏腹地己相当衰微,但在康巴、安多和嘉绒等藏族边缘地区,仍可见到不少佛教建筑甚至苯教建筑保留了室内环绕转经道的古老做法,充分说明了这种佛殿平面形式具有深厚的本土文化内涵。

                 上海海湾园,上海公墓,奉贤公墓,上海墓地,

                     

    不过也有研究认为,前弘期佛殿建筑环绕转经道的“回”字形平面布局形式源自印度佛教转绕佛塔的礼拜方式。佛塔是最早出现的佛教建筑,伴随着佛教的诞生而产生,据佛典记载,佛祖释迎牟尼圆寂后产生的舍利被古印度八个国王分别建造佛塔供奉,佛塔成为早期佛教的崇拜中心,于是围绕佛塔向右绕行的礼拜方式产生了。随着佛教在印度的发展,印度出现石窟寺,中早期的石窟寺中,佛塔位于洞窟后部,平面呈圆形,围绕佛塔一周的礼拜道平面呈“U”字形。公元1世纪,佛像取代佛塔成为佛寺的崇拜中心,早期佛殿的布局逐渐演变成为“回”字形。前弘期佛殿的平面几乎都呈“回”字形,其建筑布局主要由佛堂和环绕佛堂的转经道组成,转经道多狭窄而封闭,十分有利于烘托宗教氛围,此时建筑的主要功能就是供奉佛像,供信徒朝拜转绕。印度佛教与吐蕃苯教趋同的礼拜方式与建筑平面形制使得我们无法断定前弘期佛殿建筑形制究竟源自吐蕃苯教还是印度佛教。经过上千年佛苯相争相融的过程,如今的佛教建筑和苯教建筑之间己经没有明显差异,甚至现在的雍仲苯教也被看成是佛教的分支。

    始建于吐蕃时期的墨如宁巴的藏巴拉康、小昭寺、次巴拉康和南日松贡布拉康等佛教建筑均是按照这种“回”字形平面形制建造的。藏巴拉康位于墨如宁巴主殿大楼西侧一排僧房的中部。佛殿坐西朝东,前面有两柱的门廊,佛殿正中是神皇,除东面以外三面由夯土墙围合而成,正中的塑像为燃灯佛,两旁还有地藏菩萨、除盖障菩萨、金刚手菩萨和吉祥天母等塑像,环绕神皇是一圈转经道,密闭而狭窄,宽约1米,高约3米,仅能通行一人,佛殿南北墙的东端均向外突出,南边设神皇供奉黄财神和就难仙女塑像,北边设神皇供奉妙音仙女和多闻天王塑像。据乃迥寺法王释迎亚陪的部分著作记载,藏巴拉康是当年吞米桑布扎创造藏文的资料室,就难仙女塑像的西边有一尊较小的吞米桑布扎塑像便是为了纪念他创造藏文的功德。藏巴拉康佛殿内的梁架、托木等建筑构件,用材粗厚,古朴大气。小昭寺位于小昭寺路北段西侧,建筑坐西朝东,最初由文成公主主持创建,现存建筑为后期重建,寺内最西端的觉卧佛殿,虽然建筑构件为晚期之物,但是其布局特征仍保持了吐蕃时代的特征,环绕佛殿的转经道密闭、狭窄、较高,转经道底部宽约1.5米,层高约5到6米。次巴拉康位于小昭寺的东南侧,建筑坐北朝南,高2层,主殿为4柱面积,主供佛为长寿佛,长寿佛东西两侧为强巴佛和释迎牟尼佛。环绕主殿为一圈密闭而狭窄的转经道,转经道靠前部位有高侧窗采光,宽约1米,前半部层高约3._5米,后半部层高约5米。南日松贡布拉康位于鲁固六巷和林廓南巷交汇处,建筑坐北朝南,局部2层高,主殿4柱面积,环绕主殿为一圈密闭、狭窄的转经道(图3-20 )。此外,扎囊县桑耶乡桑耶寺乌策大殿、乃东县泽当镇赞唐村玉意拉康、墨竹工卡县尼玛江热乡夏拉康佛堂、林芝县布久乡布久拉康中心佛殿和洛扎县边巴乡提吉寺佛殿等吐蕃时期的佛殿建筑,均在佛堂左右两侧和后部绕以密闭而狭窄的转经回廊,形成“回”字形的平面布局特征。

    巴廊却康和吉如拉康等吐蕃中后期佛教建筑虽己不存环绕转经道,但从现状来看仍有早期环形转经道的痕迹。巴廊却康位于巴廊村中部,入口朝东南,主体建筑为2层佛殿,2柱面积,墙体为石板夹层的夯土墙,为吐蕃时期雅碧地区的筑墙特征。现存佛殿两侧为僧房,估计曾经是转经道的位置。佛殿内的两颗柱子粗大且高,少施斧祈,有拼接痕迹;柱头托木硕大古朴,比例匀称。佛殿内除东侧以外紧靠墙壁均设佛皇,西面供奉觉卧佛(释迎牟尼佛)和宗喀巴师徒三尊塑像,南面供奉巴登拉姆和白哈尔王塑像,北面供奉三世佛塑像。佛殿一层层高5.5米,二层闲置不可上。佛殿前面有一小院,院子周围还有一些厨房、僧舍等小房间。吉如拉康位于结巴乡的吉如村,建筑坐西朝东。吉如拉康的释迎佛堂为寺庙主体,建于公元8世纪上半叶,4柱面积,层高近6米。据《西藏文物志》记载,释迎佛堂左右两侧和后部绕以密闭式回廊,现状却不见回廊,仅存南侧东端一段。释迎佛堂的内部梁柱结构用材粗厚,简洁大方。柱子、托木和椽子硕大而匀称。4根柱子之上的4个托木均在正面线刻龙、虎、狮图案,背面则不施雕绘,刻龙的风格与9世纪初所立吐蕃赞普赤德松赞碑碑侧浅浮雕龙的风格一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