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公墓热线

海湾新闻

网站热门关键字

知青新闻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奉贤公墓 » 海湾寝园 » 海湾新闻 » 知青新闻

    佛教的传入对吐蕃固有的苯教形成挑战,一开始两者就存在着矛盾和冲突,并贯穿吐蕃王朝始终,反应出当时奉佛的吐蕃王室与崇苯的贵族大臣之间政治权力的斗争。现扼要回顾吐蕃王朝时期佛教与苯教之间争斗与融合的情况。

    松赞干布时期,佛苯之间的矛盾和冲突在松赞干布的有效调节下得以缓解,虽然没有造成严重的社会动乱,但是自始至终存在着。“松赞干布支持并倡导在吐蕃开始建造佛殿时,不断受到来自苯教方面的巨大压力,每建造一座佛殿均要承受各种阻力,比如在赤尊公主修建大昭寺时,白天所建之寺庙,夜里均被摧毁,这正是苯教徒抵制佛教的结果,从侧面反映出外来佛教文化与本地苯波教文化之间发生的摩擦或冲突,同时又充分表现了两种不同社会背景和地理环境文化在一个共同区域内相容合流,并非易事。”‘藏文史籍《雍仲苯教目录》等甚至还将松赞干布的早逝与他倡佛抑苯联系在一起,“赞普寿命亦因之缩短,三十六岁即逝”。由此可见佛教在松赞干布时期仅在吐蕃王室中流传,未能在吐蕃社会中立足,始终没能在吐蕃得到较大发展空间,吐蕃社会中占据主导地位的仍是苯波教。

                 上海海湾园,上海公墓,奉贤公墓,上海墓地,

                        

    到赤松德赞初期,佛教与苯教首次发生正面冲突。当时赤德祖赞逝世,赤松德赞年幼继位,实权被苯教大臣玛祥·仲巴杰等贵族势力掌握,他们制造种种借口反对佛教,采取了诸如制定不准推行佛教的“布琼”法典,遣返外籍僧人,毁灭佛堂,毁坏佛经和将大昭寺改为屠宰场等一系列的灭佛措施,使佛教僧侣惨遭迫害,吐蕃佛教陷入一片悲惨之中。赤松德赞成年以后决心弘扬佛法,在大臣桂氏·挥桑雅甫拉的帮助下,赤松德赞设计剪除玛祥·仲巴杰,将昂木·达扎禄恭流放藏北,苯教失败,使吐蕃王权在佛教的支持下得以巩固。但是在这次斗争中只剥夺了部分信奉苯教贵族大臣的权利,并没从根本上触动苯教深厚的社会基础。为了使佛教在吐蕃深入发展,赤松德赞派人前往印度和汉地引请高僧、求取真经,最终在寂护大师和莲花大师的帮助下,探索出一条巧妙化解佛苯冲突的的途径,使佛教在吐蕃发展扎稳脚跟。在寂护大师的亲自参与下,赤松德赞建成了吐蕃第一座寺院桑耶寺,从此佛教在吐蕃建立了弘法传播中心,佛教吐蕃化的进程得以顺利开启。但是赤松德赞的“倡佛灭苯”政策贯彻得并不彻底,蔡米、象雄等部分区域为苯教徒的活动留下据点,为日后佛苯之间持久的冲突与斗争埋下了伏笔。

    热巴巾时期,赞普的过分崇佛使吐蕃社会以苯教大臣为代表的反佛势力处于十分被动的地位,引起了他们强烈的不满,同时吐蕃社会内部的固有矛盾日益激化,使得声势浩大的朗达玛灭佛运动由此拉开序幕。以韦·达纳坚为首的反佛崇苯大臣经过详密计划,设计先后剪除了佛教势力的代言人王子减玛、王妃、贝吉云丹和热巴巾,吐蕃佛教失去支持,以韦·达纳坚为代表的反佛势力“挟天子以令诸侯”,扶植朗达玛为赞普,操纵其施行灭佛运动。此时的吐蕃佛教遭受重创,封闭一切佛寺,停止一切佛教活动,寺院设施遭到破坏,佛教僧侣遭到迫害和镇压,佛经被毁,断绝一切与周边国家的佛教文化交流。朗达玛的灭佛运动并未使佛教消失,相当数量的佛经被僧人带到远离卫藏的地方,为佛教的复兴埋下了种子。朗达玛灭佛运动遭到佛教势力的顽强抵抗,扎叶巴寺的拉隆·贝吉多吉设计将朗达玛射杀,从此吐蕃王朝崩溃瓦解,佛教在吐蕃的弘扬也告一段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