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公墓热线

海湾新闻

网站热门关键字

知青新闻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奉贤公墓 » 海湾寝园 » 海湾新闻 » 知青新闻

    藏文史料《汉藏史集》记载:“拉托托日年赞(约公元333年)在位时,有一个铜箱子从天而降,落到雍布拉宫顶上,内装《诸菩萨名称经》、《宝筐经》和一肘高(约50厘米)金塔等”‘,赞普拉托托日年赞等感到惊奇和神秘,认为是珍宝却不知为何物,于是给它们取名“年波桑哇玄秘神物)”,置于宫殿一隅的宝座上供奉起来。翻译佛经、讲经说法、念诵经文之类的佛事活动尚未出现。直到公元7世纪初,松赞干布统一高原诸部,建立起强大的吐蕃王朝,佛教才正式传入吐蕃。当时的藏族社会进入了空前发展的黄金期,赞普打开国门,向四邻邦国引进先进科技文化知识,使吐蕃在政治、经济和文化等方面都获得了空前的大发展。在这个对外交流频繁的时期,英武的赞普松赞干布深刻意识到文字对于先进文明的重要性,当时的四邻唐朝、印度、尼泊尔和于闻都是文明进步的国家,都崇信佛法,都用自己的文字记载佛教经典,于是他派遣聪慧的大臣吞米桑布扎等人赴印度学习语言文字,最终创制了拥有30个辅音字母和4个元音字母的藏文拼音文字。有了文字的吐蕃社会在引进先进文明的时候变得更加便利了,尤其是在佛教的引进过程中,文字使得佛经翻译准确高效,发挥了极其重要的作用。从公元7世纪中叶开始,吐蕃拉开了翻译佛经的序幕。相传拉萨市北郊的帕邦喀为吞米桑布扎创制文字的地方,至今保留吞米桑布扎书写的“六字真言”石刻。

                 上海海湾园,上海公墓,奉贤公墓,上海墓地,

                       

    与此同时,赞普松赞干布出于对王权的巩固和邻国佛教文化的敬仰,先后迎娶了尼泊尔的赤尊公主和唐朝的文成公主,两位公主都是虔诚的佛教徒。赤尊公主于公元641年到达吐蕃,带来大量佛教经典和一尊8岁等量的不动金刚佛像,这尊佛像如今供奉在拉萨小昭寺内。文成公主于公元643年到达吐蕃,带来大量佛教经典和一尊12岁等量的释迎牟尼佛像,这尊佛像如今供奉在拉萨大昭寺内。这两尊佛像后来成为吐蕃最珍贵的佛教供养品,为了供养这两尊珍贵佛像而创建的高规格佛殿大昭寺和小昭寺则开创了佛教建筑在吐蕃安家落户之先河,此后迅速在吐蕃各地建立起昌珠寺等12镇魔寺。供养佛像、翻译佛经和建筑佛殿等佛教活动在吐蕃的大规模展开为佛教的传播奠定下坚实的基础,从此佛教在吐蕃扎下根来。
    松赞干布逝世后,其孙芒松芒赞继位,由于他年纪甚小,故国内一切政事由崇信苯教的大臣禄东赞掌管,松赞干布时期的倡佛政策和兴佛思想相对沉寂下来。芒松芒赞本人崇信三宝,在他执位期间,唐军兵临吐蕃,为防止唐军毁坏不动金刚佛像,将原来供奉于小昭寺的释迎牟尼像与供奉于大昭寺的不动金刚像相互易位,至今如此。芒松芒赞之子都松芒波杰时期,吐蕃王朝大规模开疆扩土,统治范围空前广大,然而佛教的发展依旧沉寂。这两位赞普时期应是吐蕃对佛教的消化吸收阶段。到了都松芒波杰之子赤德祖赞时期,佛教在吐蕃得以复苏和发展。公元710年,吐蕃与唐朝再次联姻,金城公主嫁入吐蕃,对吐蕃佛教的发展产生了深远的影响。金城公主不仅宣传汉地的佛教祭祀仪式和“七日祭”仪式,还接纳资助西域于闻等地的佛教僧侣,积极地推动了赤德祖赞的弘佛政策。赤德祖赞继承了松赞干布时期“走出去,请进来”的弘佛政策,他引请尼泊尔和印度高僧,为中亚高僧大德提供避难所,同时鼓励大量汉地佛教僧侣入蕃传法。
    公元7_54年,赤德祖赞之子赤松德赞继位,吐蕃王朝的各项事业得以迅猛发展,佛教发展经历一波三折,走向繁荣与鼎盛的艰难历史,吐蕃化的藏传佛教开始形成并逐渐走向完善。赤松德赞幼年继位,佛教受掌权的苯教大臣玛祥·仲巴杰为首的贵族势力抵制而陷入艰难的境地。赤松德赞成年后,加紧吐蕃王权与佛教的联盟,以抵御吐蕃旧贵族与苯教结成的反佛势力,恢复王权的有力统治。在设计剪除了玛祥·仲巴杰之后,与佛教结合起来的吐蕃王权重新得到巩固。赤松德赞秉承先祖的倡佛政策,自尼泊尔引请印度萨霍尔国(今孟加拉)的寂护大师到吐蕃传法,但是遭到苯教势力的极力反对,只好暂时派人将寂护大师护送到尼泊尔,等条件成熟后再引请他入蕃弘法。此后赤松德赞又派遣拔·赛囊和桑喜等人组团前往唐朝取经。此次取经使命顺利完成。返回尼泊尔的寂护大师向赤松德赞力鉴邹仗那国(今巴基斯坦斯瓦特河谷一带)的莲花生大师到吐蕃弘法。赤松德赞再次派遣刚从汉地取经归来的拔·赛囊前往尼泊尔邀请寂护大师和莲花生大师入蕃弘法。莲花生大师到达吐蕃后使用佛教密宗中类似于苯教巫术的法术将苯教信仰中的许多神灵吸纳为佛教的护法神,利用和仿效苯教的宗教仪式使之与佛教密宗仪轨结合,为印度佛教密宗在吐蕃传播奠定了基础。公元779年,赤松德赞在寂护大师等人的帮助下,按照佛教密宗的“坛城”模式修建了著名的桑耶寺。桑耶寺建成后,吐蕃出现了第一批本土佛教僧人“七绝士”,僧伽组织的出现使得桑耶寺首次具备“佛、法、僧”三宝,成为前弘期吐蕃佛教文化的传播中心,有力地推动了佛教在吐蕃的发展。为了使佛教能够更深入持久的发展,赤松德赞还先后两次在整个吐蕃颁布了兴佛盟誓诏书,佛教以“国教”的地位被确定下来。赤松德赞之子牟尼赞普和赤德松赞时期,佛教在吐蕃迅速发展,两位赞普制定了一系列支持佛教、弘扬佛法的政策,使吐蕃佛教得以在民间广泛传播。
    到赤德松赞之子热巴巾继位时吐蕃佛教发展到鼎盛时期,热巴巾制定的一系列弘法政策使佛教僧侣在社会中拥有至高无上的地位。热巴巾对佛教的崇拜近乎痴迷,他不惜以身事佛,用自己的头部顶礼僧人的脚,同时他要求整个社会尊崇僧人,甚至任命僧人钵阐布贝吉云丹为首席大臣。热巴巾时期吐蕃建立了众多的寺院和僧伽组织,最为有名的当属温姜多岛上的贝美扎西格佩寺,此外还有赞塘玉意拉康、叶儿巴寺和夏拉康等大量佛教寺院。热巴巾时期的吐蕃佛教得到了长足的发展,同时也激化了苯教势力与佛教势力的矛盾,吐蕃佛教的繁荣随着朗达玛灭佛运动的发生而终结。
    笔者经过书籍文献的阅读整理,对前弘期佛教建筑的修建背景及发展沿革进行了梳理,确定了调研名录及调研重点,对西藏拉萨、山南、日喀则和林芝4个地区12个市县前弘期佛教建筑遗存相对集中的地区进行了调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