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公墓汇龙园热线

最新动态

网站热门关键字

相关文章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浦东公墓 » 汇龙园 » 最新动态 » 相关文章

有关福州开元寺的研究

2020-04-26 13:03:24 点击数:

    对于福州开元寺的研究至今没有得到学术界应有的重视,相关寺院内部的铁佛和大藏经的研究以及中外交流史方面的考察只零星散见于报刊杂志和少数日本学者的研究著述,对于福州开元寺作为僧团来做一整体性的宏观把握的研究至今未见。

    与本主题教团有关之研究成果主要包括以下几个方面:

    创建年代和寺名沿革。福州开元寺始建于南朝梁太清三年(公元549年),原名“灵山寺”,曾改“大云寺”、“龙兴寺”,唐开元廿六年(公元 738年)始改“开元寺”。宋政和年间(公元1111年一公元1115年)曾改为道观,后又复为佛寺。因寺内铁铸阿弥陀佛像,故俗称铁佛寺。也有学者认为是在唐开元二十三年(735年)始改今名。

                 上海公墓,浦东公墓,上海墓地,上海汇龙园,

                       

    关于福州开元寺铁佛。稍旧一点的资料记载铁佛高5.3米,宽约4米,重约巧吨。随着生产力和科学技术水平的不断提高,有关文史、考古及冶全专家于2005年至2007年多次召开学术研讨会,对铁佛的铸造年代、重量、材料、结构、制作方法等问题进行多方位探讨。据最新勘测得出结论,佛像枷跌而坐,铁佛通高5.92米,头径1.45米,莲花座高0.5米,围长2.18米;佛身由铁铸造,总重量约52吨;目前铁佛结构包含三层,即原始铸件、表面涂层、涂层外贴金箔;铸造方法主要采用分段铸造,有的地方采用蜡模铸造法、泥模或沙模铸造法。至于铁佛的铸造年代,有学者根据清代《榕城纪闻》中记载,清顺治十六年,重建铁佛殿,于石座下开出银塔一座,上题:“宋元丰癸亥正月初一日立,刺史刘瑾于癸亥四月初一日发开”,推断铁佛铸成于北宋元丰癸亥年(即元丰六年)。也有学者根据开元寺戒灯法师珍藏的拍于20世纪三四十年初的由日本人所拍的铁佛照片的复印件认为,唐代造像多为面相丰满,衣褶线条少而流畅,佛像手印多为两手手背向外,而铁佛的面部轮廓带有世俗特征;衣褶线条繁复折叠较多,袭装胸部开襟较低;所结手印手心向上,反映出宋代造像特征。曾意丹和戴显群等人从造像艺术史的角度结合相关史料推断,铁佛铸造于北宋元丰年间的证据不够充足,而铸于元丰以后更不可能。在当前尚无确凿的文献记载和其他证据下,更倾向于唐末五代铸造说,认为铁佛当于王审知于梁贞明四年铸造。

    关于《毗卢大藏经》。据李际宁著《佛经版本》介绍,福州两藏(《毗卢藏》和《崇宁藏)))的版式相同,皆为一版6个半叶或5个半叶,半叶6行,行17字。纸质厚实坚韧,色黄。《毗卢藏》纸背往往有长方形朱印“开元经局染黄纸”,5X15厘米。两藏皆每函十册,每函内又有单行音义。后补版者,又有将音义合刊于卷册之后者。福州两藏在我国仅有少数单位收藏零散本。在日本,有宫内厅图书寮、京都醒酬寺、教王护国寺、高野山劝学院、知恩院、横滨金泽文库等单位收藏。(z]日本学者小川贯式在占有丰富资料的有利条件下所作《福州毗卢大藏经的雕印》是目前对于福州开元寺雕刻《毗卢藏))的研究中所传播信息量最大,涉及内容最全面,分析最到位的。在此之前,有日人小野玄妙博士通过对现存的宋代福州版大藏经的调查而实证了福州开元寺与东禅等觉院二寺各自雕造一藏的事实,但关于为什么同一地方几乎同一时代,要出版具有同一内容的藏经,也没有发表确定的意见,而止于推定大概是因宗派关系,或二寺的势力对峙而各自开版的假设。小川贯戈理清了北宋末叶的福州禅宗的法脉,临济禅的普明住持东禅等觉院,曹洞禅的本明则住持于开元寺。其住持制度都是选聘天下名僧的十方刹。通过对比俱载其名于两藏皆收录的惟白的《续灯录》的二禅师的法脉传承,不排除二人各就任其住持在临济、曹洞两派对立的宗派意识之下而企图出版大藏经,但更有说服力的理由是开元寺的住持本明计划雕造大藏经是因为意识到了开元寺的传灯。此外,他对《毗卢藏》的雕刻时间也作了考证,认为政和二年(1112年)开始雕造一直持续到南宋绍兴十八年  (1148)年;[3]并结合大藏经相关题记的记载,对主持印经的开元寺僧人和法系宗派,护持印经的人物的社会阶层以及开元寺的主要信仰圈也做了一定的考察。[’]日本学者中关于《毗卢藏》的研究较佳者还有朝日道雄氏《京都知恩院藏福州版大藏经刊记列目》(《密教研究》七二),《图书察所藏大藏经细目》(《图书寮汉籍善本书目》)。中国学者周叔迩在其《法苑谈丛》中对开元寺大藏经有详细介绍,经其“统检全藏刊刻题记,自天字至勿字凡564函,始宋徽宗政和二年(1112 ).迄宋高宗绍兴二十一年(1151)凡四十年而后完成。由此可见,中日学者对于开元藏经始刻年代的看法一致,而周氏却考证出其雕刻完成的年代为1151年,比小川贯式的推论要晚三年。

    吴英才、郭隽杰认为宋人蔡襄所作《游开元寺》里的诗句描述的并非寺庙全貌,而是只写一隅—开元寺塔。

    王仲奋在其《中国名胜志典丛书—中国名寺志典》里对福州开元寺也有所描述“寺内文物还有雕造于北宋大观二年(公元1108年)的大石槽一个,上刻六十二字铭文,为古石器题识所罕见。寺附近有经院巷,是宋代寺院经刻的旧址。曾刻印有梵本《毗卢大藏》6117卷,为我国古代印刷史上的创举。可惜此刻本在国内已无存,惟日本宫内省图书寮中还珍存有不全之本。现寺宇大部辟作医院。多数房屋己面貌全非。

    福建学者王荣国在其《福建佛教史》中,在对福建佛教整体性地考察中也揭示了福州开元寺的一些史迹。如王氏认为,怀安开元寺是作为福建观察使治所所在地而被保留的。除此之外,其他寺院都应废去。天复元年(901年),王审知于福州开元寺造寿山塔院为昭宗祈福。王氏还进一步考证出福州开元寺等都有律宗的律师,并且属于唐代怀素所传的“东塔宗”。在宋代福州开元寺改为禅寺。明崇祯时期也有法华宗僧人来寺。

相关内容
在线留言
    网站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