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公墓热线

新闻动态

网站热门关键字

殡葬文化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青浦公墓 » 福寿园 » 新闻动态 » 殡葬文化

    对中国佛教徒来说,印度佛教的戒律要求是行为的最高轨范,《善见律昆婆沙》卷一,佛陀曾教训诸比丘:大德!昆尼藏者是佛法寿,昆尼藏住佛法亦住,是故我等先出昆尼藏.《遗教经论》卷一记载:

    以不尽法清净法身,常为世间作究竞度故,如经当尊重珍敬波罗提木叉故,此木叉亦是昆尼相顺法故.复是诸行调伏义故,如来不灭法身自体解脱,说波罗提木叉,依此法身,得度二种障故.一者有烦恼暗障,二者空无善根障。得度烦恼暗障者,如盲得眼,相似法故,如经如暗遇明故.得度空无善根障者,满足财宝相似法故,如经贫人得宝故,余者示现波罗提木叉,是修行大师故,如经当知此则是汝大师故,又示住持利益人法相似故,如经若我住世无异此也故,依根本清净戒已说,次说方便远离清净戒.。

                    上海公墓,青浦公墓,上海墓地,上海福寿园,

                        

    如上所述,从昙柯迎罗开始,中国佛教教徒有了依据的基本戒条。然而,由于有关佛教戒律的译本少,这对教团的健康发展非常不利,所以道安特别期待印度佛教戒律的翻译。道安时代,人们已经听说大戒有500条,但内容到底如何,却不太清楚.道安在《渐备经十住梵名并书叙》中感慨地说:云有五百戒,不知何以不至,此乃最急,四部不具,于大化有所阀.。  不仅道安,当时佛教界的一些高僧都为戒本不全而感叹.道安后来在长安写的《比丘尼戒本所出本末序》中追述道:法汰顷年娜当世为人师,处一大域,而坐视令无一部僧法,推求出之,竟不能具.。道安想起佛图澄而感叹:
    大法东流,其日未远,我之诸师,始秦受戒,又乏译人,考校者勘.先人所传,相承谓是.至澄和上多所正焉.余昔在邺,少习其事,未及检戒,遂遇世乱,每以快快不尽于此.。
    道安、竺法汰等人不忍坐视这种情况继续下去,便极力设法改变局面。然而,他们自己都不懂西域语言,又缺乏必要的翻译人员,实在非常困难。“吾(按:道安)昔得《大露精比丘尼戒》,而错得其药方一匣,持之自随二十余年,无人传译。”。后来到了长安,找到懂得梵文的人,一看就知道“殊非尼戒,方知不相开通,至于此也”.。因此道安因当时中国缺少戒本而着急感叹:《般若经》乃以善男子善女人为教首.而戒立行之本,百行之始,犹树之有根,常以为深恨.。
    襄阳期间,道安曾派慧常西行求法,慧常后送回经本多种,但没有戒律。到378年,道安被掳到长安。长安是丝绸之路的起点,而且当时西域不少僧人沿丝绸之路来到长安,他们已为佛典的翻译创造了良好的条件.道安一到长安,立即组织人员翻译佛典,首先翻译的就是戒律,反映了他急于了解戒律的迫切之情.从378年夏天到当年初冬,他主持翻译了《十诵比丘戒本》,第二年的十一月五日,译出《比丘尼受大戒法》、《接受比丘尼二岁坛文》,十一月十一日至二十日又译出《比丘尼大戒》,这些基本属于戒本与揭磨法一类.382年正月二十日至三月二十五日,道安又主持翻译《鼻奈耶》,这是中国佛教史上译出的第一个印度佛教戒律大本,道安特别兴奋:“秦土有此一部律矣!”.
    可见,道安在传译戒律方面作出了很大贡献,汉地佛教戒律因此得到了进一步的完善,为中国佛教僧团管理提供了基本的制度宗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