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青烈士陵园电话

相关文章

网站热门关键字

殡葬法规

官僚士大夫的排佛

2020-04-24 14:06:03 点击数:

    宋王朝建立初期即有士大夫对佛教进行排斥,而这些士大夫的排佛基本上是对韩愈排佛的继承,即是基于重振儒学的目的而排低佛教的。不过,由于宋代士大夫身份的多重性(他们既是儒家学者、同时也是与宋王朝最高统治者共同治理国家的官僚),宋代士大夫的的排佛还有出于维护政治统治的考虑。佛教徒在宋代享有免役特权,在一个以农业为本的封建王朝,这就意味着减少了国家的财政收入,有损于国家的利益,因而引起了士大夫们的关注。

    田锡(940^"1003)对宋太宗耗费巨资修建佛寺深表不满,上书云:“众以为金碧萤煌,臣以为涂膏毋血”Gl.与田锡同朝为官的王禹俩(954-1001)在宋太宗端拱元年上《三谏书序》中也说:“以齐民颇耗,佛教弥兴,兰若过多,缓徒孔炽,蠢人害政,莫甚于斯,臣故献韩愈《论佛骨表》”‘”.很明显,王禹假在排佛的时候依然以前人韩愈为榜样,认为佛教于政治最为有害。同时认为韩愈的论述已经足够,故而才会将韩愈最为著名的排佛文章—《论佛骨表》献给皇帝。与王禹偶同时代的宋祁(990-1061)也抨击佛教徒“不摇不役,坐蠢齐民”.

                     长青烈士陵园,上海公墓,太仓公墓,上海墓地,

                        

    曾巩(1019-1083)从国家富强的目的出发,认为“靡靡然食民之食者,兵佛老也”“不谋此,能致富且安乎?否也.”“〕其《为治论》云:“复农于田,复士于学,复官于职,复兵于耕,复佛老于无,以正民之业,制礼节用以养民之财,修仁义之施以教民之俗,先王之法度,大者不过乎此.”对于“复佛老于无”,曾巩还举唐武宗灭佛的例子证明了其可行性,其文日:“武宗之时,佛入中国千年,人之相化,家酣而户溺矣.然而一朝去之,受冠带而为民者几五十万,曾无一人之阻,然则佛老非不可复于无也.”lel这些士大夫的排佛与其说是对于韩愈排佛的继承,倒不如说是他们在基于自身士大夫的责任感而进行排佛的时候自然与韩愈产生共鸣。所以,那些担任监管之职的士大夫在排佛的时候往往特别的激烈。如孙升《上哲宗乞禁士大夫参请》中云:

      比来京都士大夫,顾不自信其学,乃卑身屈礼,以求问于浮屠之门,其为愚惑甚矣.臣访闻慧林法云,士大夫有朝夕游息于其间,而又引其家妇人女子出入无间,参禅入室,与其徒杂扰,昏暮而出,恬然不以为怪,此于朝廷风化不为无损.闭又,朱广庭《上哲宗乞戒约士大夫传异端之学》,其观点与孙升一致,其奏折云:

      臣访闻,今月二十日相国寺有一冲长老者,开堂讲法,士大夫奔走其门墙,环拜于座下者甚众.当圣朝尊尚孺术之际,而士大夫不知自重,败坏如此,可不惩之乎”.今天的士大夫“口诵圣人之书,身被儒者之服,而区区北面尊胡法,学性命,免轮回,求福田,所谓舍己之田而耘人之田,臣未见其得也.”他希望  皇帝下诏“士大夫以至民庶之家,今后亦不得令妇女入寺门,明立之禁,庶几可以息邓说,距坡行,正风俗.

    这些奏折都是站在国家政治统治的角度上来论述佛教对于世俗政治以及社会风气的种种危害.其它如岑象求的《上哲宗论佛老》、蔡襄的《上仁宗乞罢迎开宝寺塔舍利》也大抵如是。

    相比以上所提到的士大夫的激烈排佛,范仲淹(989-1052)对于佛教的态度则要温和的多。但是他对于佛教的态度对于宋代官僚士大夫与佛教之关系而言还是比较典型的.《十六罗汉因果识见颂序》:“余尝览释教《大藏经》,究诸善之理,见诸佛菩萨施广大慈悲力,启利益方便门.自天地山河,细及昆虫草木。种种善谕,开悟迷徒。奈何业结障蔽,深高著恶,昧善者多,见性识心者少。故佛佛留训,祖祖垂言,以济群生,以成大愿.”周这就是在肯定佛教因果报应说对于治世之道的辅助作用。而以上只是范仲淹对于佛教态度之一面,其《上执政书》云:

      夫释道之书,以真常为性,以清净为宗.神而明之,存乎其人,智者尚难于言,而况于民乎?君子弗论者,非今理天下之道也.其徒繁秽,不可不约.今后天下童行,可于本贯陈碟,必桔其乡党.苟有罪庆,或父母在,鲜人供养着,勿从其诗.如已受度,而父母在,别无子孙,勿许方游,则民之父母鲜转死于沟奎矣.斯亦养撑独、助孝详之风也.其京师寺观,多招四方之人.宜给本贯凭由,乃许收录.斯亦辫奸细、复游散之要也.其天下寺观,每建殿塔,盆民之费,动蹄数万,止可完旧,勿许创新.斯亦与民享财之端也.Is1

    范仲淹和其它宋代的官僚士大夫一样,在面对如何让处理对佛教的态度时总是站在维护世俗政治的角度上的,所以既能在一定程度上肯定佛教对于世俗政治膨裨益”,又能清醒地认识到佛教对于政治的危害并加以挞伐。这就比较明显地体现了宋代官僚士大夫的理性精神。

相关内容
在线留言
    网站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