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公墓热线

最新动态

网站热门关键字

殡葬文化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金山公墓 » 松隐山庄 » 最新动态 » 殡葬文化

宋代儒学复兴中的排佛

2020-04-24 14:01:19 点击数:

    古文运动经过五代时期的虚弱期,到了宋代又有了新的发展.首开其风的要算是北宋的柳开(947-100的,他在《重修孔子庙垣疏》中说:“余入吾先师之宫,不觉涕下,知其力,反趋于异类乎!视其垣墉纪,阶房狼藉,痛心释氏之门壮如王室之宫也反如是哉!”〔幻对于佛教兴盛而儒学衰败颓废的痛心之情滋于言表.于是,自柳开而下,宋儒开始了一场高擎儒家道统、直探《六经》义理、提倡经世致用的儒学复兴运动.而宋儒排斥佛老的行为则是这场儒学复兴运动的外部动力。

    孙复(( 992-1057 )字明复,号富春,北宋晋州平阳(今山西临汾市)人,“宋初三先生”之一。他作《儒辱》一篇,将佛老与杨墨、申韩并列,认为它们是造成儒家之辱的原因:K嗯 7儒者之辱,始于战国。杨、墨乱之于前,申、韩杂之于后。汉、魏而下,则又甚焉。佛、老之徒横于中国”“,.而其中又以佛教危害最大:“彼以死生祸福、虚无报应为事,千万其端,给我生民,绝灭仁义,屏弃礼乐,以涂塞天下之耳目.天下之人,愚众贤寡,惧其死生祸福报应人之若彼也,莫不争奉而竞趋之.观其相与为群,纷纷扰扰,周乎天下,于是其教与儒齐驱并驾,峙而为三.”其势也大,其害也远.佛教对于儒家传统伦理的破坏表现在“去君臣之礼,绝父子之戚,灭夫妇之义”等方面.因此,孙氏大声疾呼“不得其位,不剪其类,其将奈何!其将奈何' 虽然孙复的排佛比较宽泛,而且将某些历史人物在重整儒学的作用夸大了,例如,他认为儒教不兴在于“圣人不生”。但是,他对于佛盛而儒废的现状有了清醒认识并迫切希望改变这种现状的汲汲之心则是显而易见的。

                       上海公墓,金山公墓,上海墓地,上海松隐山庄,

                          

    石介(1005-1045)字守道,充州奉符(今山东泰安)人,也是“宋初三先生”之一他先后著《怪说》、《中国论》、《辨惑》等一批反佛文章,猛烈地批判佛教。他的排佛基本上延续了韩愈常用的夷夏之辨.“夫佛、老者,夷狄之人也,而佛、老以夷狄之教法乱中国之教法,以夷狄之衣服乱中国之衣服,以夷狄之言语乱中国之言语,罪莫大焉。”川其文《怪说》谓:“夫尧、舜、禹、汤、文王、武王、周、孔之道,万世常行不可易之道也.佛、老以妖妄怪诞之教坏乱之,杨德以淫巧浮伪之言破碎之,吾以攻乎坏乱破碎我圣人之道者,吾非攻佛老与杨德也。””,该文清楚地表明了石介是站在儒家的立场上,并且继承了韩愈的道统说.鉴于佛教对于儒教的破坏,石介才奋而排低佛教的。石介提出“各人其人,各俗其俗,各教其教,各礼其礼,各衣服其衣服,各居庐其居庐,四夷处四夷,中国处中国,各不相乱,如斯而已。”虽然,石介的这种排佛主张未免过于狭隘,但是考虑到当时士大夫们对于重整儒教的热切愿望(漆侠先生就认为石介反佛的目的在于“恢复儒家思想在此前居于一尊的优越地位”闭).那么,面对佛盛而儒衰的情况,石介的这种过激的想法也就在情理之中了。

    北宋中期的文坛泰斗欧阳修(1007-1073)对于佛老也是持排斥态度的,稍晚于欧阳修的宋人王辟之即云:“欧阳文忠公不喜释氏,士有谈佛书者,必正色视之”“,.欧阳修自己也有诗文可以证明这一点,如其诗《酬净照大师说》云:“佛书吾不学,劳师勿款关。我方仁义急,君且水云间。又如《酬学诗僧惟晤》诗云:“子佛与吾儒,异辙难同论。子何独吾慕,自忘夷其身.韩子亦尝谓,收敛加冠巾。”。,欧阳修喜好集录古碑文字,其中不乏佛道二教方面的碑刻珍品,欧阳修不忍弃之,遂亦录下。但是,他同时在《唐徐浩玄隐塔铭跋尾》中替自己申辩说:“呜呼!物有幸不幸者,视其所迁与所遭如何尔.诗书遭秦,不免垠烬,而浮图老子之托于字画之善,遂间珍藏。余于集录,屡器此言,盖虑后世以余为惑于邪说者也。其《六一居士传》云“六一”为“吾家藏书一万卷,集录三代以来金石遗文一千卷,有琴一张,有棋一局,而常置酒一壶”及“吾一翁”。,.“居士”之号是否因为欧阳修受到佛教影响而命名,缺乏明确证据证明,姑存其疑。笔者以为宋人称居士乃是当时的一种社会风尚。当然,这种社会风尚与佛教在社会上得到更大范围地传播与接受有关,但是,不能据此就认为号为居士的宋代士大夫即是佛教所谓“在家修佛众”的居士。    欧阳修的排佛相较于前人并没有太多的突破,他在《御书阁记》中论述佛教之所以能够罚站壮大是因为“佛能箱人情而鼓以祸福,人之趣者常众而炽”U1的看法倒是抓住了要领。虽然欧阳修的排佛对于前人并无突破,但是欧阳修提出“修本以胜之”的排佛主张是值得注意的.欧阳修以佛为中国之患犹如病之于人.人之所以会得病是因为气虚体弱不得以御之,而佛教之所以能够闯入中国并且迅速蔓延则是因为中国自身的“气虚”,即是“三代衰,王政阀,礼义废”.于是在分析了历代辟佛“攻之暂破而愈坚,扑之未灭而愈炽”是由于“未知其方”,欧阳修遂依据医者之理提出了“修本以胜之”的主张,具体来说就是要“补其胭,修其废,使王政明而礼义充”.(《本论》中)〔幻这在宋代士大夫排佛中开辟了一条全新的道路一一在学术上辟佛,从反省自身学术的不足方面下手,倡导重振儒学,以此达到排除佛教影响的目的.由于欧阳修的文坛泰斗地位以及在政坛上的影响,他的这种思想得到了广泛的传播与接受。陈善的《扣虱新话》即谓欧阳修“此论一出,而《原道》之语几废.”

    欧阳修之“修本以胜之”可以说是开了理学家们以儒学特别是后来的理学辟佛的先河,区别在于欧阳修基本上没有引佛入儒,而理学家们则在吸收了佛教方面的心性理论基础上,站在哲学的层面上进行排佛.故而理学之集大成者的朱熹才会说“韩退之、欧阳永叔所谓扶持正学,不杂释、老者也.然到得紧要处,更处置不行,更说不去.便说得来也拙,不分晓.缘他不曾去穷理,只是学作文,所以如此.”

相关内容
在线留言
    网站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