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公墓热线

最新动态

网站热门关键字

殡葬文化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金山公墓 » 松隐山庄 » 最新动态 » 殡葬文化

宋代佛教的中国化和世俗化

2020-04-24 13:49:56 点击数:

    宋代为佛教中国化、世俗化的时期。在这一时期,佛教利用其天堂地狱的学说对广大的愚昧百姓进行恫吓,胁迫人们信从它。穆修说:“今佛氏之法,后三代而作,极其说于圣人之外,因斯民所恶欲而喻以死生祸福之事,谓人享有于其身者,皆由死生往复而取之。方于植物者,根夫善,善以之而生于今;种夫恶,恶以之而出于后。其为贵、为富、为寿、为康宁,皆根夫善者也,而统谓之福;为贱、为贫、为疾、为夭,皆种夫恶者也,而统谓之祸。祸福之报不移也。世闻其说甚惧,谓死且复生,则孰不欲其富贵康寿而恶其贱贫疾夭?虽君子小人,一其情也。然何如即可以违所恶而获所欲?日:非去而为佛之秆,读佛之书,则不可。人所以悦其法而归其门者,为能得己欲恶之心乎?佛亦安能强使人附之哉!如死生祸福之说,使禹、汤、文、武、周公、孔子亦尝言之,则人亦必从此六圣人而求之。如其圣人所不及,惟佛氏明言之,则人焉得不从佛氏而求之也?予谓世有佛氏以来,人不待闻礼义而后人于善者,亦多矣,佛氏其亦善导于人者矣。鸣呼1礼义则不竟,宜民之皆奉于佛也,宜其佛之独盛于时也。

             上海公墓,金山公墓,上海墓地,上海松隐山庄,

                       

    统治者亦想利用佛教来“精神慰籍”(实际上是精神麻痹)广大灾难深重的劳苦群众,以达到巩固封建统治的目的。巴此白宋太祖赵匡撤以来,历朝的皇帝都对佛教采取了扶植和利用的政策。宋太宗赵光义对宰相赵普宣称的“浮屠氏之教有裨政治”的话,便是这种政策的意图在。
    在佛教徒的极力鼓动和统治者的倡导下,佛教在宋代广为流行,深入民心。高登说:“夫佛法流人中国以来,为害之日.久矣,风俗渐染,信用之日深矣。而古人论之,亦已详矣,然在今日尤甚焉。余靖说:“切缘市井之人,有知者少,既见内廷崇奉,则速相扇动,倾箱竭豪,为害滋深。陆游说:“自浮屠氏之说盛于天下,其学者尤喜治宗室,穷极侈靡,孺者或病焉。又说:“予游四方,凡通都大邑,以至遐瞰夹裔,音·家之聚,必有佛刹。有鉴于儒衰佛兴,一些儒家士大夫颇多感叹,孙复在(儒辱)一文中无奈地说道:“佛老之徒,横乎中国。彼以死生祸福、虚无报应为事,千万其端,惑我生民。绝灭仁义,以塞夭下之耳;屏弃礼乐,以涂天下之目。天下之人,愚众贤寡.惧其死生祸福报应。人之若彼也,莫不争举而竞趋之。观其相与为群,纷纷扰扰,周乎天下,于是其教与儒齐驱并驾,峙而为三。吁,可怪也!……其为辱也,大哉!”②朱熹曰:“今老佛之宫遍满天下,大郡至逾千计,小邑亦或不下数十,而公私增益,其势未绝。至于学校,则一郡一县,仅一而附郭之县或不复有,其盛衰多寡之相绝至于如此,则于邪正利害之际亦已明矣。
    从社会阶层来看,佛教信徒涉及的社会阶层颇为广泛,上自帝王将相,下至平民百姓。
    以皇室来说,除前面所说的帝王外,后妃公主等也不乏佛教信徒。(湘山野录)卷上载:“太宗第七女申国大长公主平生不茹荤,端拱初,幸延圣寺抱对佛愿舍为尼。真宗即位,遂乞削发。上曰:‘联之诸妹皆厚赐汤邑,筑外馆以尚天姻,酬先帝之爱也。汝独愿出家,可乎?’申国日:‘此先帝之愿也。’坚乞之,遂.允。进封吴国,赐号清裕,号报慈正觉大师,建寺都城之西,额曰‘祟真’。藩国近戚及掖庭嫉御愿出家者,若密恭璐王女万年主、曹恭惠王女惠安县主凡三十余人,皆随出家。”
    士大夫中参禅问道者亦极为普遍。元佑元年〔公元10B6年),殿中侍御史孙升上奏日:“比来京都士大夫顾不自信其学,乃求问于浮屠之门,其为愚惑甚矣。臣访闻慧林法云,士大夫有朝夕游息于其I'7,而又引其家妇人女子出入无间,参禅入室,与其徒杂扰,昏暮而出,恬然不以为怪,此于朝廷风化不为无损……”苏轼日:“今士大夫至以佛老为圣人,胃书于市者,非庄老之书不售也。之(泥水燕谈录)卷三(奇节)日:“近年,士大夫多修佛学,往往作为褐颂,以发明禅理。”陆九渊说:“佛老之徒遍天下,其说皆足以动人,士大夫鲜不溺焉。例北宋禅僧归云如本在(丛林辨侯篇》中说:‘已本朝富郑公弼,问道于子顺禅师,书尺褐颂凡一十四纸,碑于台之鸿福两廊壁间,灼见前辈主法之严,王公贵人信道之笃也。……如杨大年侍郎、李和文都尉见广慧琏、石门聪并慈明诸大老,激扬酬唱,般般见诸禅书。……近世张无垢参政、李汉老参政、吕居仁学士,皆见妙喜老人,登堂入室,谓之方外遭友。爱憎逆顺,雷辉电扫,脱略世俗构忌,观者敛枉辟易,圈窥涯涣。”除上述数人外,王安石、苏轼、黄庭坚、晃补之、吕公著、赵汁等一大批文人与佛教有着密切的关系。
    在文武官员中,更不乏虔诚的佛教徒,如王仁镐“性端谨俭约,祟信释氏,所得傣禄,多奉佛饭僧,每晨诵佛经五卷,或至日吁方出视事。从事刘谦责仁镐曰:‘公贵为落侯,不能勤恤百姓,孜孜事佛,何也?’仁镐敛容逊谢,无恤色。当时称其长者崔颂“笃信释氏,睹佛像必拜北宋名相王旦,“性好释氏,临终遗命剃发着僧衣,棺中勿藏金玉,用茶毗火葬法,作卵塔而不为坟”。王宾“事宜祖、太祖、太宗殆六十年,最为勤旧,故恩宠尤异,前后赐资数千万,俱奉释氏朱寿昌,刑部朱侍郎粪之子。其母微,寿昌流落贫家。十余岁方得归,遂失母所在。寿昌衰慕不已。及长,乃解宫访母,遍走四方,备历艰难,见者莫不怜之。闻佛书有水忏者,其说谓欲见父母者诵之,当获所愿。寿昌乃昼夜诵持,仍刺血忏,芬板印施于人,惟愿见母。……士人为之传者数人,示相荆公而下,皆有朱孝子诗数百篇。“赵清献公自钱塘告老归·一终日食索……鸡鸣净人,治佛室、香火·.. .暮年尚能礼佛,百拜诵经至晨。韩世忠“晚喜释老,自号清凉居士”。盂琪“亦通佛学,自号无庵居士”。。
    至于平民百姓,信佛之风更是盛行。如‘’都阳焦德一吉甫之母邹氏,平昔向兽,寡言语,不谈人是非,唯笃志奉佛”丽水商人王七六,·一常日奉事僧伽大圣甚谨,虽出行,亦以画像自随,且容香火瞻敬”。
相关内容
在线留言
    网站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