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公墓热线

海湾新闻

网站热门关键字

殡葬文化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奉贤公墓 » 海湾寝园 » 海湾新闻 » 殡葬文化

    “悲喜千般同幻渺,古今一梦尽荒唐。”脂砚斋百:“一部大书起是梦,宝玉情是梦,贾瑞淫又是梦,秦之家计长策又是梦,今作诗也是梦,一并‘风月鉴’亦从梦中所有,故‘红楼梦’也。余今批评亦在梦中,特为梦中之人作此一大梦也。”读懂《红楼梦》,需着眼一个“梦”字。梦是什么?

    《金刚经》百:“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应作如是观。”吮〔佛教哲学看来,人生如梦,而梦是泡影,是如露亦如电的有为法,是人们苦苦追逐却又把握不住的镜中花、水中月。佛家百:性空缘起,缘起性空。也就是说,空性便生缘起,缘起便有缘灭,缘灭还归空性,缘起本来性空。佛教哲学认为一切事物总从无中生有,总是因缘聚合而成、住,又因因缘变化而坏、灭。世上无永存不变、独立自主的实体。《心经》说:“色不异空,空不异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受想行识,亦复如是。”大观园中的一切人、物、事,总不外“色受想行识”,“三春去后诸芳尽”,什么都没有了。《红楼梦》的思想主题正是以色即是空为归旨,此雪芹苦心孤诣以传之理。如第一回中一僧一道对石头所示:“善哉,善哉!那红尘中有却有些乐事,但不能永远依恃,况又有‘美中不足,好事多魔’八个字紧相连属,瞬息间则又乐极悲生,人非物换,究竟是到头一梦,万境归空。(甲戌侧批:四句乃一部之总纲。)倒不如不去的好。”又如戚寥生语:“盛衰本是回环,万缘无非幻泡。”全书中色即是空的思想常可见到,或明示,或暗说。

                    上海海湾园,上海公墓,奉贤公墓,上海墓地,

                       

    如宝镜“风月宝鉴”,正面是王熙凤之美色,反面是骸骸。有人将其解释为王熙凤外表美艳,内心狠毒。这有一定道理。还有人认为,“风月宝鉴”是对《红楼梦》全书的比喻,其正面描写的是温柔富贵、儿女情长的风月小说,而其背面则是一部隐于小说中的清朝秘史。此一说便是进了一步了。以佛教哲学看来,风月宝鉴的反面是骸骸,正是向贾瑞及读者说明一个色即是空的道理,即再美丽的肉身也不过是“革囊众秽”,皮囊用坏之时,只剩一具自骨。自身既不必执着,对他人的色身就更不必迷恋。

    第十六回元春被封为凤藻宫尚书,加封贤德妃,第十八回元妃省亲,荣国府之盛到达顶峰,正是秦可卿所谓的“眼见不日又有一件非常喜事,真是烈火烹油、鲜花着锦之盛”。但亦如秦说,“要知道,也不过是瞬息的繁华,一时的欢乐,万不可忘了那‘盛筵必散’的俗语”。这是在说富贵如浮百的道理,还有“千里搭长棚,没个不散的筵席”(小红语)的深意。大观园一干人众,无论是公子小姐、丫环仆人,最后终是一个“散”字作罢,正如《好了歌》所唱:“陋室空堂,当年筋满床;衰草枯杨,曾为歌舞场。”

    情也是幻、是空,无论此情是高(如宝黛之情、宝钗之情、宝晴之情)是低,是纯是浑,是诚是欲,总是一个“空”字作罢。诚如第十三回蒙批总评:“……上下大小,男女老少,无非情感而生情。……所感之象,所动之萌,深浅诚伪,随种必报,所谓幻者此也,情者亦此也。何非幻,何非情?情即是幻,幻即是情,明眼者自见。”

    甄士隐对《好了歌》的注解,正体现了《红楼梦》色即是空的思想主题。需要强调的是,雪芹写色即是空并不是一味否定尘世。佛教哲学认为色空不二,世出世间对于彻悟之人都是一样的,而逃避世间也是执着世间。事业还需要人做,只在乎能否以出世的心态做人世的事业。若尘世之事一概不管,雪芹又怎能披阅十载,增删五次?若有半点功利心,雪芹又如何费尽心血,呈现世人《红楼梦》之洋洋大观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