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公墓热线

最新动态

网站热门关键字

天逸静园动态

日本佛教无常思想与文学初探

2020-04-24 12:36:59 点击数:

    一、“无常观”的含义

    1,“无常观”的主要内容

      “无常观”最开始来源于佛教对于天地万物的理解。佛教讲究的是遁入空门,对于万事万物都不再有过多的执念。天地间所有的事物都是有生有灭的,并没有办法永恒的存在。佛家更是认为人生和天地万物一样是虚无的,是没有依托的。“无常观”是佛教对于人类和天地万物的一种观念,被日本的文学家们赋子了一种,在日常生活中也常常伴有这此“无常感”。这此从佛教中得到的顿悟,为日本民族所共鸣,成为了日本人思维为一式的共因之一。

                天逸静园玫瑰园,上海公墓,浦东公墓,上海墓地,

                          

    2、日本人的“无常观”

    那为什么佛教的起源地印度和佛教东穿的重要转折地中国,这类“无常观”并没有生根发芽,成本民众日常生活的重要思维为一式之一,而偏偏是日本传承了这种观念并将之发扬呢?必然,日本岛国的地理环境,容易出现海啸、地震、台风的侵袭,资源的晤乏也导致很多民众认为生活是变化多端的,是难以预见未来的。这和佛教为代表的“无常思想”和日本本上的思想所契合,推动了“无常观”在日本的推广和流行。千百年来越来越多的日本人开始寻求佛教的支持,特别是在感慨世事无常上面,总是以佛教的“无常观”作为心灵的慰藉,形成独特适合自己的发展之路。

    3、佛教无常观的产生

    日本佛教的传入时间大概在公元6世纪左右。此时日本正处于古坟文化时期,经济发展比周围的汉王朝、高丽王朝滞后,政治形态也没有完成和成熟的标准,文化尚处于不发达阶段,对于宗教信仰仅存在于天地的祭祀和对祖先的崇拜。彼时的日本理性自由主义尚未发达,意识形态也没有文化经典传统作为支撑,同期印度的佛教,中国的汉字和儒家文化等相继传入,对日本社会带来巨大的影响。其中佛教思想由于和日本民族畏惧自然,崇拜自然,认为自然万物都是变化多端的思想相互融合,逐渐占据了日本民间思想的主导权。日本人是崇拜自然的,而佛教对于自然也是敬畏的态度,对人本身的力量则看的相对淡薄。越来越多的日本民众开始信奉佛教,产生对佛教的日常认同感。民众的思想对于日本的文化界也是一种良好的引导。从现如今传承下来的日本文学经典来看,“生死常论”和“消灭式无常”各占半壁江山,但这都为佛教“无常观”的发扬和扩大。

    二、日本各个时期文字中“无常观”的体现

    1、上古时代文学

    日本上古时期的文学主要萌芽于公元7世纪后半期,以柿本人麻吕为代表的安魂曲创作者创造了早期的文学作品。这类安魂曲通常是对人生命的预测,透露着作者对于死亡的预想,往往掺杂着“消灭式无常”的观点。以柿本人麻吕为代表的安魂曲创造者通常已经看透了世事,对于人间的无常也变得不再畏惧,于是在作品中经常表现死亡相关的暗示。

    公元7世界左右的日本,祭祀文学也十分流行,同样印证了日本人所拥有的“无常观”。《祝词》则是“生死无常论”的上古文学体现,在作品中反应了人们在了解天地无常、万物无常之后,依旧渴望得到希望和神明的保护。虽然“无常观”深深印刻在日本人的心中,但是依旧要寻求生存的希望是当时祭祀文学重要象征意义的体现。

    2、平安时代文学

    平安时代日本的文学作品数量较多,内容也日渐丰富,不再拘泥于宗教文学等形式。日本吸收了中国的儒家文化,普及了汉字文化,借鉴佛教的“无常观”,相继创作出了作品《蜻岭日记》、《伊吕波歌》、《山家集》等。日记、语录、诗歌集、故事等文学作品表现形式在日本日趋成熟。其中日本古代女作家道纲母的《蜻岭日记》,以日记的形式讲述了女作家对日常生活的观察。包括记录了丈夫的出轨,女主人公对于丈夫出轨的愤恨和绝望。作者认为自己的命运是变化无常的,受到外界事物的影响,人的情感也是虚无缥缈,不可依存的,是日本社会无常思想在婚姻生活中反应。弘法大师的《伊吕波》歌,是以诗歌的形式,表现了师超脱凡尘,对于万事万物看淡,不恋醉梦免磋跄的无常精神。于西行法师咧山家集)是吟咏了大自然的美丽和感叹世界无常。三者皆为平安时期文学的代表。

    3、中世文学

    日本中世文学中的“无常观”思想发展到顶峰阶段,可以说大多数同时期的日本文学作品中都有此类思想的反应。“无常观”成为那时候日本文学界的一种思想潮流。在日本中世文学的代表作吉田兼好所著的《徒然草》中,作者对于“无常观”问题有了直接的解释。作者写道:“徒野之朝露不消,鸟部山之烟尘不升,则世间之事何等没趣。唯有无常不定才是世间之妙处。”“朝露”比喻人的生死存亡,“鸟部山”是位于东京郊外的一处火葬场,“烟尘”上升则预示着又有新人的死亡。然而,作者并没有觉得死亡是悲哀的,反而认为没有死亡是没有趣味的,是寻求不到世间之亥妙的。可以说作者吉田兼好早已看破了生死,人生不就是等待死亡的过程吗,不过早已经无欲无求了。同时期的《平家物语》也表现了中世文学作品中的“无常观”。“该作品讲的是1156年至1185年中,30年间平家的兴盛、崛起、没落和衰亡的过程。作者不仅仅局限于对故事的描绘,更是借着历史故事表达自己对于此事件的情感。《平家物语》中的开篇词:“邸园精舍钟声响,诉说时间事无常。波罗双树花失色,盛者转衰如沧桑。骄奢淫逸不长久,恰如春夜梦一场。强横霸道终覆灭,好似风中尘上扬。”印证了作家对于“无常观”额认同,并将之赋子故事更多的精神内涵。同时期鸭长明所著的《为一丈记》,类似于中国文学中的《红楼梦》,也是对作者毕生所经历事件的描绘。此书分为上下两个部分,第一部分记录了1117年发生在京都的火宅。火势蔓延京都各地,百姓们死伤无数。第二部,则有关于饥荒、地震、台风等描写,点出了在大灾难来临之时底层百姓的脆弱和无力。鸭长明所著的《为一丈记》,作者常以泡沫来比喻人生的无常,泡沫容易产生,美好又容易幻灭。在鸭长明的观念内,“无常观”是一种消极观念,人生就是如此的无可奈何。

    4、近代文学

    日本近代文学中,也有关于“无常观”的诉求和表达。类似于近松门左卫门的作品《曾根崎心中》,是对于男女之间情爱关系的描写。当男女之间为了爱情不得不突破所谓的人伦和天理的时候,两人为了彼此不相辜负,选择了殉情的为一式。该作品也体现了日本人所谓的生死观,在人生无常无法变更的情况下,若生存已经不能为自己活得一片净上,则选择以死亡的为一式来替代。另日本的近代文学,以井原西鹤独创“浮世草子”这种文学形式为流行。作为小说的表现形式,“浮世草子”中《好色一代男》系列最为著名。该作品主人公出生于贵胃之家,每天过着酒池肉林,纸醉金迷的生活,完全是盯人阶级享乐主义的写照。当主人公年近花甲,依旧无心悔改,妄图搭乘“好色丸”继续去女护岛寻欢作乐。该作品以开放的情欲,看尽了社会的百态,是江户时期社会面貌重要展现的作品,也是盯人阶级“今朝有酒今朝醉”的无常宿命观呈现作品。

相关内容
在线留言
    网站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