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公墓价格电话

嘉定公墓

网站热门关键字

殡葬法规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嘉定公墓 » 华亭息园 » 最新文章 » 殡葬法规

浅析原始佛教的“无我论”

2020-04-24 10:20:41 点击数:

    关于个体自我的问题自古以来就是古代许多宗教及其重视的问题之‘,原始佛教也不例外。在原始佛教萌芽的古印度婆罗门教逐渐衰落,各种沙门思潮纷纷涌现,佛典中将其统称做“外道”。这此新思潮都提出r关于“我”的学说,总的说来共有十六种,‘般称做十六知见或十六神我。这十六种是:我、众生、寿者、命者、生者、养育、众数、人(者)、作者、使作者、起者、使起者、受者、使受者、知者、见者等。由此可见,当时在印度的宗教哲学思潮中,“我”的问题也是作为争论的焦点之一。

    在这样的思想背景下,原始佛教是怎么样看待“我”的问题,佛陀是如何提出“无我论”以及“无我论”的观点是否是对当时各种“我”的观念的否定,还是有所肯定?关于这此问题,学界仍有争议,比如印度学者拉达克里希南在《印度哲学》中指出“佛陀虽然没有明确说明自我是一么,但他明确告诉我们自我不是么。……佛陀始终拒绝否认灵魂的真实。”英国学者里斯戴维斯夫人在旱期著作中确认佛陀的“无我说”,但在后期著作中改变看法,认为佛陀持有奥义书的自我观。她举出《杂尼迎耶》中佛陀向拘萨罗王念的‘首渴颂“我们的思想漫游四面八方,没有发现何物比自我更可爱,既然自我对于他人如此可爱,请热爱自我者不要伤害他人。”‘’}她认为这首渴颂类似《广林奥义书》中所说的“因为爱‘自我’,而‘切东西可爱。”这此都说明原始佛教时期的“无我论”在理论上存在‘定的复杂性和矛盾性,还需要我们认真考察和辨析。

                    上海公墓,嘉定公墓,上海墓地,上海华亭息园,

                      

    一、“无我论”的内涵

    要考察原始佛教阶段的“无我论”,必须得从原始佛教产生初期的特点谈起。原始佛教以及理论思想是在反对当时婆罗门教传统教条和道德统治下形成。当时的婆罗门宣扬三大纲领:吠陀是大启,婆罗门至高无上、祭祀万能。他们把人获得解脱的可能性归为咒语、祭祀、否定人修行的意义。这与印度传统的业报思想是非常抵触的。另外,在婆罗门把“梵”降低为低级的世界的主宰者的同时,清净无造作的妙乐阿特曼也随之被世俗化,带上具有主宰性的“神”的意味从这种历史背景下,佛教作为当时反对婆罗门教的诸沙门之‘坚决反对婆罗门教的三大纲领。否认祭祀万能,否认吠陀大启,否认婆罗门从梵口生,至高无上。简言之,就是反对神及神迹。作为对抗“神我”、“梵我”的理论就是提出“无我论”。

      “无我”在梵文中为“anatman",既可以作形容同,也可以作名同,但不管哪种ipJ}Nl,都有两种含义:‘、没有我;二、不是我。这样的话,当我们分析“无我”的时候便需要仔细辨析,而且汉泽佛典也会出现有时泽为“无我”有时泽为“非我”的情况,这两者区别很明显,前‘种否认“我”的存在,而后者是指向某种对象不是“我”,而没有否认“我”的存在。在原始佛教经典《杂尼迎耶》的《蕴品》中,罗达间佛陀“人们说‘无常,无常’,请问世尊,什么是‘无常”’,佛陀回答说“色无常,受无常。同样,想、行和识也无常。罗达又间佛陀“人们说‘无我,无我,请间世尊,什么是‘无我’,佛陀回答说“色无我,受无我。同样,想、行和识也无我。”阿含经中也有类似的描述,如“诸神及世人,把非我当做我,执着其名与色。”,“愚痴无闻凡夫,于色(受想行识)见是我。”这此把色受想行识都执着为我的认识,是佛陀所极力反对的。因此可知,原始佛教在“无我”的问题上做的是排除法而非定义。原始佛教所谓的“无我”,非常强调不能把‘此非我的对象来当成恒常不变的自我来认识或者迷恋,否则就会执着于这此虚妄的东西,形成我执,这正是人类痛苦的根源

    二、“无我论”与“十四无记”

      “十四无记”即对十四个问题不加分别,即宇宙是常还是无常,宇宙有边还是无边,生命死后是有还是无,生命与身是‘还是异。前三类每类又分为四个问题,如常、无常,有常无常,非有常非无常等,后‘类又分为二个间题,总共十四个问题,在这里,我们暂且只分析“十四无记”中对人本身问题的态度如果说“无我论”就是对“我”的存在的根本否认,那么佛陀就完全没有必要回避对“我”的最终的有无的解释,相反,如果他拒绝回答对“我”的看法,那么他也就没有理由提出“无我”论

    根据上面的分析,其实“无我论”与“十四无记”的这种矛盾是不存在的,两者均是回避r个体自我是否存在这样的问题另外这两者之中对“我”的概念的运用也不是‘个层面的。“十四无记”中“我”是指传统印度哲学思想中的“神我”,即终极之我,“无我论”中的“我”是个体的“我”,而不是形而上的我,所以这两者也不是探讨同‘个问题。不过,正是“十四无记”才体现出原始佛教阶段佛陀对于“我”的态度,是对“无我论”的‘个补充而非矛盾。佛陀对于“十四无记”的沉默,以及采用 “非我”而不是否定“我”的存在,均是不想陷人当时沙门思潮中关于“我”的玄学争论当中去,佛陀认为这种玄学思辨无益于理解佛法,更无益于解脱。

相关内容
在线留言
    网站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