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公墓热线

海湾新闻

网站热门关键字

新闻动态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奉贤公墓 » 海湾寝园 » 海湾新闻 » 新闻动态

    佛教剧中所刻画的人物形象具有圣凡性的特点,即这些人物形象既具有世间凡人的人性,又具有不同于凡人的神圣性,是神圣性与凡俗性的结合。这些人物形象身上所具有的神圣性主要表现在:

    一、主要人物多来自于佛界或神界。他们前世多是神界或佛界的众生,只因偶犯过错,才被贬往人间,重新遭受人世间五欲六尘的磨炼。如《度柳翠》中的柳翠下凡前是南海观音菩萨净瓶中的柳枝;《来生债》中的庞居士前世是上界宾陀罗尊者,庞婆前身是上界执蟠罗刹女,儿子凤毛原是善才童子,女儿灵兆原是南海观音菩萨;《忍字记》中的刘君佐是上方贪狼星下凡;《西游记》中的唐僧玄类本是西方毗卢伽尊者,为完成将佛经传入东土大唐的使命才投胎托化到人间;《渔篮记》中的张无尽也有“菩提之根,如来之性”。这些人物虽然投胎到了凡间,但他们都是与佛有缘的人,今生到人间只是因为机缘成熟了,需要到人间偿还宿业后成佛。

               上海海湾园,上海公墓,奉贤公墓,上海墓地,

                   

    二、主要人物都具有传奇般的经历。这些人物都具有不同于凡人的经历,有的缘分一到,便遇到了佛菩萨所化的人物,并经这些人物点化后,度脱到了佛界。如张无尽被观音菩萨所化的渔妇、弥勒尊者所化的布袋和尚、文殊菩萨所化的寒山和普贤菩萨所化的拾得点化度脱;刘君佐被弥勒菩萨所化的布袋和尚度脱出家后,往生去了极乐世界。这些人物的传奇经历还表现在,他们在经受尘世间的磨难的时候,都能够奇迹般地逢凶化吉、遇难呈祥。如《西游记》中的江流(玄类)因身负到西天取经的特殊使命,故当刚满月的他被母亲抛入江中后,会得到海龙王和水卒的保护,平安无恙地漂流到距金山寺不远的江边。漂流到江边的江流,因其身份特殊,故盛放他的木匣也发出明亮的火光,成为指引渔夫前来救他脱离危险的信号。作家赋予江流以“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和“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的传奇经历,突出了其神圣性,也为他日后到西天取经埋下了伏笔。

    三、这些人物都具有不同于普通人的智慧和能力。如《东窗事犯》中的地藏王菩萨化的呆行者,具有未卜先知的能力,他对人的生死了若指掌,洞悉奸相秦桧的昭彰罪恶,并能预见到其将来必受的恶报。《来生债》中的庞居士能够看透金钱的本质,视金钱如身外之物,为成就佛道,毅然决然地将万贯家财舍弃;灵兆女有能力以短短数语点化修行多年的丹霞禅师顿悟。《东坡梦》中的佛印和尚面对色艺双全的妓女白牡丹的引诱,能够做到坐怀不乱,一心不动。《度柳翠》中的柳翠具有灵活的语言应变能力。作家所赋予这些人物的超出常人的智慧和能力,突出了人物的神圣性和神秘性,易于令观众油然而生出对他们的尊敬心和羡慕心。

    作家在表现这些人物身上所具有的神圣性的同时,也表现了他们作为普通人的世俗性。他们具有人的共性一一贪婪、冷酷、铿吝和仇恨,他们中的有些人在人的劣根性方面表现得甚至比普通人还要突出。如铿贪的财主刘君佐与妻子赏雪时舍不得多喝一杯酒,会为区区一贯钱而误伤人命,甚至在亲眼目睹有人冻死在门口的情况下,也不会伸出援助之手;张无尽为了逼渔妇与其成亲,不惜对渔妇采取卑劣的手段进行威逼利诱,甚至拳棒相加;唐僧玄类面对杀父仇人,非但做不到万缘放下,反而如凡俗人一般对刘洪深恶痛绝,甚至不置其于死地誓不罢休;柳翠自甘堕落于风尘,不顾廉耻地以色相换取世间的荣华富贵和安逸享乐,她的贪欲比普通人还要强烈,对世间亨乐的追求比凡人还要执著。所有这些人物身上所表现的凡俗性,也是当时人们日常生活中所熟悉的此类人物的性格特点,具有典型性。

    佛教剧中的这些人物形象身上的神圣性与凡俗性的统一,既拉近了戏剧与观众之间的距离,又增强了人物形象的立体感,是作家刻画人物时的独具匠心之处。首先,人物身上的凡俗性使人物形象更贴近生活,更易使观众从戏剧人物的身上找到生活中的原型,给观众以一种亲切感和生活的真实感,更容易使观众相信剧中所宣扬的佛教思想,也更容易起到警策世人改恶迁善的作用。其次,人物身上的神圣性给人物形象蒙上了一层神秘的面纱,极易激发观众渴望揭开这层面纱的好奇心,吸引观众继续关注戏剧情节的进一步发展。神圣性也丰富了人物形象,使人物形象更加丰满,不致于产生扁平化的效果,二者的统一对刻画人物形象起到了互补的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