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公墓热线

最新动态

网站热门关键字

天逸静园动态

度脱手段的雷同化

2020-04-23 11:56:43 点击数:

    佛教度脱剧与道教度脱剧在仙佛高僧度脱众生的手段上也具有雷同的一面,即都运用语言点化、恶境头示现的方式来度脱众生。

    第一,用语言点化方面。用富含隐喻性的语言点化被度者醒悟,所用语言常常与被度者本来面目的特征有关。如《猿听经》中的千年野猿化作一儒生袁逊前往龙济山修公禅师座下听经,当他向修公禅师表达他想学佛了脱六道轮回的想法时,修公言:“争奈你若顶巾束发,在我教谓之沐猴而冠。若使削发披细,在公教谓之儒名墨行。若斯二者,何以处之”。修公的这句话既道破了袁逊本为一野猿的真面目,又暗中传达出让野猿自己体悟本性之意。袁逊向修公问禅“如何是正法”时,修公的一番答话也颇耐人寻味,“万法千门总是空,莫思嘲月更吟风。这遭打出番筋斗,跳入毗卢觉海中。泉石烟霞水木中,皮毛虽异性灵通。劳师为说无生渴,悟到无生总是空”。修公此言指出,野猿虽然形体与人不同,但其本性与人的本性却完全相同,不二不别,只要他悟到无生亦无死的时候,就能见到正法,也就能脱离生死轮回之苦。

                 天逸静园玫瑰园,上海公墓,浦东公墓,上海墓地,

                    

    道教度脱剧与佛教度脱剧一样,也用隐喻性的语言,来点化被度脱者。如《城南柳》一剧,作家将柳树、桃花的自然特征与文人墨客笔下描写柳、桃花的语言结合起来,形成了独具特色的度脱柳、桃的语言。如吕洞宾把千年老柳树的自然形态“稿木般”、“龙钟”与文人的比喻“柳眉”结合起来,组成提醒老柳的唱词“稿木般病形骸更没些沉重,干柴般瘦身躯直惩么龙钟。枉将你翠眉肇损闲愁甚,空自把青眼睁开不认侬”,这几句话不仅活画出了历尽风霜的千年老柳树的形态,而且刻画揭示出了老柳目前只顾沉溺于无意义的闲情的心理状态。当吕洞宾己将桃度脱出家,而柳却恋着尘世不肯出家时,吕洞宾的唱词“怕不你霜凝时刚挨得秋,雪飘时也怎过冬,觑了这没下梢的枯杨成何用。想你那南柯则是一场梦,争如俺们桃花依旧笑春风”。这句唱词将冬天枯败的柳与老柳目前所拥有的一切联系起来,暗示他若不出家学道,他的生命和他所拥有的一切皆如梦一般虚幻不实,转瞬即逝,远不如随他出家修道的逍遥自在、长生不老的桃。
    第二,恶境头的示现。度脱剧中所言的恶境头,是高僧或神仙在度被度者出家学道的过程中,所运用的各种点化被度者醒悟的恶梦或幻境。佛教度脱剧和道教度脱剧,在度众生出家的过程中,几乎无一例外地都用了恶境头示警的方式。如佛教度脱剧《忍字记》中的布袋和尚在度刘君佐出家的过程中,先后三次让刘君佐见到恶境头。第一次是伏虎禅师化作乞丐刘九儿敲诈勒索刘君佐。第二次是布袋和尚化作刘君佑,与刘君佐的妻子私通,刘君佐见状慎心陡生,几乎闹出人命。第三次是出家后的刘君佐在坐禅时见到了妻子和一双儿女,又看到布袋和尚携妻带子从他面前经过。这三个恶境头与布袋和尚点化他的语言相辅相成,共同构成了布袋和尚度脱刘君佐的戏剧情节。也正是这些恶境头,给戏剧情节增添了曲折性、离奇性。道教度脱剧中的神仙在度人成仙的过程中,也采用了让被度者见到恶境头后醒悟的手段。如《岳阳楼》中的吕洞宾为度郭马儿出家成道,便将自己的剑给马儿,让他回家杀了妻子贺腊梅。马儿将剑拿回家之后,虽未动手杀妻,妻子却离奇地被杀身亡。就在马儿将吕洞宾送官的时候,吕洞宾却运用法术,幻化出贺腊梅、官人、抵侯,结果本来为原告的马儿转而成了被告,因诬告平人罪,被处以死刑。再如《铁拐李岳》,吕洞宾为了度岳寿出家学道,将恶境头搬到了地狱,在寿死后魂魄堕入地狱受刑时,亲自到地狱点化他出家,让他在阴间醒悟。
    佛教所主张的过去、现在、未来三世两重因果理论,其结构是“痴一一行一一果”所组成的环环相扣的因果模式。道教中有关因果报应的“承负”说,虽然与佛教的因果报应理论有所不同,但其结构也是“先人一一善恶一一后人”的因果结构模式。因此,佛教度脱剧与道教度脱剧的因果式的戏剧情节结构模式,是因果报应逻辑在戏剧中的具体运用。两种度脱剧在度脱手段上的相似性,是二教宣扬高僧、神仙故事的结果。如佛教典籍《大藏经》史传部类的《居士善女传》、《冥报感应记》、《感应神异传》,就记载了高僧和善男信女们受持经教的神奇经历。道教《道藏》的《录异记八卷》中也有《道教灵验记》、《神仙感遇传》、《体玄真人显异录》、《道迹灵仙记》、《仙苑编珠三卷》,记载道士和信士们信奉道教的感应故事。这些宣教的感应故事对二教所共有的具有神秘性的神通的宣扬,影响了度脱剧作家们对剧中的神和高僧所使用的度脱手段的描写。
相关内容
在线留言
    网站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