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公墓热线

最新动态

网站热门关键字

殡葬文化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松江公墓 » 华夏公墓 » 最新动态 » 殡葬文化

外密与内密比较

2020-04-22 13:18:27 点击数:

    这里所说的外密,不仅仅指藏传的外密,它包括了唐密系统和滇密。见地方面,外密对二谛仍有区分。外密行者,通过有相瑜伽,先观一切显现,即世俗谛为本尊。最后行者始重点观无相瑜伽,即胜义谛。但这并不是说外密行者在有相瑜伽时不观胜义空性,观空性时不观本尊,只是侧重点有所不同。而内密行者,则是通过生圆二次第双运之方式,观二谛相融双运。

    观想方面,内密行者所观,为本尊与其明妃双运相,而外密行者只是观本尊单身。观想处所时,外密行者需生起清净华丽的宫殿处所,而内密行者除寂静本尊观修精美宫殿等外,在忿怒本尊的观修中,观修如尸陀林等恐怖处所之类。生起次第和圆满次第的修持上,外密修的是有相瑜伽和无相瑜伽二者,涉及部分生起次第和圆满次第。但并没有完整的生起次第和圆满次第,且外密行者将此二次第分别而修,故不能称外密这一部分为生起次第和圆满次第。内密行者修持时,则生圆二次第是相融而修,与上面所说之见地相呼应。

               上海公墓,松江公墓,上海墓地,上海华夏公墓,

                  

    灌顶方面,外密以宝瓶灌顶为主,如前面灌顶部分己经提到。而内密虽然也有宝瓶灌顶,但是以秘密灌顶、智慧灌顶和名词灌顶这三种更高层第的灌顶为主。

    特别的,唐密系统有自己灌顶划分方式,最主要的划分方式将灌顶分为结缘灌顶、授明灌顶和传法灌顶三种。结缘灌顶是不问男女老少的,为了让人们都可以与佛结缘设置的一种灌顶,并可授予他们一个手印一个真言,类似藏传密教的随许。授明灌顶是授予符合条件的弟子有缘的专门一尊的灌顶,之后行者即可修习这一本尊的完整仪轨等,相当于藏传密教的某一本尊之授权灌顶。传法灌顶则是出家受三坛大戒的僧人才有资格参加,获此灌顶后则可称为金刚阿图黎,即藏传所谓之金刚上师,并有资格摄受弟子并为他人灌顶了。这种金刚上师灌顶在藏传密教中也有的,有的本尊灌顶中要求是在宝瓶灌顶之后授予,有的则要求四级灌顶后授予:有的可能是在弟子第一次接受灌顶,还没修持密法时即给予这种灌顶,但这并不意味着这位弟子己经有资格成为金刚上师并为他人授予灌顶,而仅仅表示一种良好祝愿。

    修道方面,外密行者需受用清净的食物、衣服和房屋等,并享用奶、牛油及奶酪三白与糖、蜜与糖浆三甜;内密行者则以平等无分别摄受一切好坏饮食衣物等,并享用五肉五甘露。所用法器上,外密用贵重金属所制成的清净法器,而内密则多以颅、骨制作。证果仁,外密行者于未来几世内方能成佛,而内密行者可于今生即身成佛。

    经典方面,三外密的密续,藏传与汉传有一部分是共有的,余下的,有的藏传有汉传没有,有的汉传有而藏传没有。无上瑜伽密续,汉传仅有个别,而基本几种保存于藏传佛教当中。但宁玛派独有很多无上密的经续,为新译各派所无。而新译各派共通尊奉的密续,也是宁玛派所尊奉的。

    同时我们也应注意到,藏传有些敏感话题为外界,乃至佛教界,乃至同为密宗的东密等所垢病。这些问题主要是这几种:藏传搞四阪依而不是三阪依,藏传视师如佛有违佛陀依法不依人的教诲,藏传是四法印而非三法印,藏密搞男女双修,喇嘛不守戒律,藏密搞诛杀,藏密的法器很多是人骨之类令人恐怖。而之所以有这些现象,恰恰与无上密的理论和修行有关,但这些指责是否可以成立呢?在此加以分析论述以作为比较的补充,范围则扩大到整个佛教,不止于外密。

    四阪依和视师如佛这两个问题可以合并,正因为在无上密中,视师如佛很重要,所以将其单独提出来而成为四饭依。但是,阪依上师是否区别于阪依三宝呢,并不是的。在藏传密教修持理论中,上师被认为是外、内、秘密、极秘密四层三宝的总集,佛陀好比太阳,佛法好比阳光,弟子好比屋内之人,如果屋子没有窗户,那阳光则无法照入屋内,弟子则无法感受阳光的沐浴,这个窗户就是上师了。另一方面,佛陀虽然开演了诸多佛法,但是他毕竟己经成为历史人物,弟子无法真正直接的去亲近依止他,而起到媒介的,令弟子能够学习了解实证佛法的,乃是活生生在眼前的上师善知识,所以在藏传佛教看来,从功德的角度而言,上师与佛陀一样,而从恩德的角度而言,上师的恩德要大于佛陀。

    那么其他传承的佛法有无此类说法呢,在《增壹阿含经》卷第四十九众生居品第四十四经中,释迎佛即提出善知识是成佛路上的全部这一观点,而南传佛教也有相同的记载。可见,在小乘佛教中也有这样的认识。

    在汉传的大乘佛教中有无类似观点呢,在《憨山大师梦游集》一文中,憨山大师教导莲池大师的弟子,要将莲池大师看做弥陀化身,时时处处如此观想。其中道理和境界,于藏传所说如出一辙。净土念佛尚需如此,何况期望即身成佛的    关于四法印问题,其实在汉传佛教大藏中的《佛说法集名数经》中就有四法印这一概念以及解释了。所谓三法印和四法印,实在只是名数开合的不同而己。

    至于男女双修的问题,在前文中己有论述,这里再讨论一下。这种以淫欲等烦恼转化为菩提妙用的方法,在显宗大乘以及外密中也是存在的。典型的例子就是,显宗《华严经》中的婆须蜜菩萨即是妓女,而汉地古代也有黄金锁子骨菩萨的故事。在《观佛三昧海经》中提到,释迎牟尼佛为调伏一位淫心炽盛的女子,更化现一位男子与其淫行,并使之厌烦进而熄灭淫心。汉传密教主要依据的《理趣般若经》中则有“妙适清净句是菩萨位”的词句,翻译的很隐晦而已。而唐密、东密中,亦有观音化现的圣天和欢喜天交抱的造像。在日本天台宗之密教,即台密中,又有双身毗沙门这一修法,也说是从唐密流传下来的。当然,这种双修的修法或所谓妙用,在佛教自身看来,也并非是凡夫俗子所能行持的。

    再者,所谓喇嘛喝酒吃肉娶妻生子,以及因此说他们不是佛教徒,并蔑称“喇嘛教”等问题。这种破戒行为,是藏传佛教戒律所明确禁止的,密宗也是禁止的,正当僧人并没有这样做的。那些娶妻生子的也是在家的瑜伽士,和出家僧人根本不同。吃肉则吃的是三净肉,在佛教中,除了汉地佛教,南传、日本和藏传的佛教都是吃三净肉的,而且藏地条件恶劣,果蔬种植不易,即使这种情况,许多僧人也是选择了素食。

    诛杀在佛教是降服法门,是汉传密教和藏传密教所共有,更不宜单单指责藏传佛教。而且对于诛杀的要求十分苛刻,行持者必需要符合密教上的种种要求,被诛杀者也必须十恶不赦才可以。在汉传显宗经教中,也有记述释迎佛因地作商主时,为了保护五百商人而杀死强盗的公案,这种行为反而使他加速成佛。

    至于认为藏传佛教无上密所用法器恐怖,但是要知道这些颅、骨都是亡者生前发愿在死后捐赠的,用到他们所信仰的宗教上,是十分神圣的,就如同捐献器官的病人一样。且释迎佛住世时,为了教导弟子修习三十二身分禅定修法,领着弟子来到尸林,发掘尸体解剖讲解。但这种现象在当时印度反而是值得尊敬的,因为印度传统上尊敬修行人及其修行。

    以上,本文通过对藏传佛教,及其密教常见的认识误区的辨析,对藏传密教有了更加全面的阐述。

 

 

 

相关内容
在线留言
    网站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