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公墓热线

新闻动态

网站热门关键字

媒体报道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青浦公墓 » 福寿园 » 新闻动态 » 媒体报道

    在社会学理论的视闭中,所谓“社会”,其实就是各种社会关系的整合,是个体长时间所形成的彼此相连的存在状态,是一种具有改造能力的“活的有机体”,社会具有整合、交流、导向、传承与发展的基本功能。

    星云大师所倡导与实践的“人间佛教”,就是要实现和发挥佛教信仰所具有的独立的社会性与公共性,其具体实践机制就是要将佛教基于佛教寺庙这样一个信仰共同体,依靠自身丰富的信仰资源、组织资源和社会资源,把认同佛教信仰的个人建构成一个“信仰共同体”或“功德共同体”,构成一种现代社会组织,使他们在其中具有一种社会归属感,具有一种价值认同和彼此交往的价值关联,终而发挥出一个社会价值系统应当具有的社会建设功能。

    星云大师“人间佛教”的制度化建设最重要的就是建构了信徒对于佛光组织精神、理念、宗风等认同机制。佛光山之所以能够吸引更多的不信教群体参与其中成为佛光会的会员,除了星云大师个人的魅力,及其所弘扬的人间佛教贴近生活,关心世俗生活,提倡处处皆佛法的社会理念外,最有魅力之处还在于佛教理念及其修持方式的方便与独特。

                    青浦公墓,上海公墓,上海福寿园,上海墓地,

                        

    比如,行三好人生,即存好心、说好话,做好事。在此过程中,“无论教育背景、种族国籍、男女老幼,三好理念的感召都可以方便大众明确自己人生的目标和修行的方式’,。。“大师巧妙运用方便智,开风气之先创办各种活动,三根普被,让各年龄层、各族群,不分男女老少,选择适合自己兴趣的项目参加。通过一系列的生命禅学营、夏令营、佛教学习班等佛教活动,不断提升人们的佛教关怀,培养人们的性格与气质,使得人们在日常生活中不知不觉地感悟佛法,感受生命成长,进而自觉觉他、自利利他,奉献社会、服务人生。

    有学者评论说:“在这个群体里,神秘体验和神秘力量以及神秘境界等既不是大家追求的目标,也不是大家关注的对象,淡化对神秘力量的依赖,强调喜乐体验,强调心灵净化,强调人性自觉,强调自信自立,这种积极的、正面的、阳光的、欢快的心理特征一改传统佛教中常见的低沉、苦楚、哀怨、悲切、紧张、出离等负面心态,树立了一种自信、快乐、活泼的人生姿态。佛光人的这种精神气象感人至深。’,@的确,这是“人间佛教”的人间性在社会化方面的要求,更是星云大师契理契机以欢喜之心、结缘之心普度众生的社会关怀。从消极厌世的“出世”到积极融人社会的“人世”之情怀,这一重要的转向本身就代表了星云大师践行“人间佛教”的方向和目标。

    星云大师所倡导与实践的“人间佛教”,不但要净化人心,更是要净化社会;不但要实现佛教的现代化,更要解决现代化的诸多问题。“人间佛教”就是要带给众生一种生活化的、通俗化的、大众的、方便的,比较阳光的信仰实践方式与佛学体验。最终给人以信心、给人以欢喜,给人以希望,给人以方便。

    佛教的“建设人间净土”、“大乘菩萨行”、“感恩报恩”等理念,与现代社会的“回馈社会”、“助人”、“承担社会责任”等伦理完美融合,并在实践中卓有成效,吸引很多民众参与其中。。“其间不论是弘法开示或为文宣教,对于佛教义理之爬梳、设释乃至实践与倡导,不断显现其对于佛教根本义理之广博理解,同时也开展出独特之说法风格;又引领佛光山僧俗大众建立佛光山寺之整体制度,以及扩展至五大洲之各分别院,不断开展了人间佛教思想弘传的场域,同时也广泛地提供世人修行实践之清净道场。”。总之,星云大师实践的都是一种最具有普世佛教信仰价值的社会理念。无论对待婚姻、家庭、金钱,还是弘法、管理、政治等,星云大师始终坚持以“社会”为中心的对“社会信仰”方式的培育与强调。

    作为佛教徒,星云大师从不忘其作为公民的身份,他希望将公民身份与僧人身份整合起来,关心社会,表达公共声音。星云大师深受太虚大师“问政不干政”的影响,积极关心国家与社会,践行他作为公民应有的权利和责任,以此来影响社会,净化人心。虽然最初星云大师并不喜欢别人称他为“政治和尚”,但星云大师深知这种关心政治,意味着能够给众生带来幸福、安全、正义、公平。因而,大师关心社会、政治、经济、文化等公共话题,特别注重发表公共声音。注重佛教普世价值的开发,强调佛教公共性与社会性的实践方式,始终是星云大师践行“人间佛教”的重要机制,佛教徒之所以要这样做,就是为了佛教,为了众生。

    星云大师的“人间佛教”,其实就是连接佛教与社会、个体与他者关系的信仰纽带,呈现了深刻的佛教信仰与社会信仰相互整合、相互建构的表达模式。这一信仰纽带促使“佛光山强调最多的是情感一发展价值观,其次是伦理一社会价值观,最后才是经济一实用价值观”、“佛光山组织其实是某种意义上的圈层”,“重要的是,佛光山所有成员的心理契约都是有制度保障的。佛光会在组织管理层面上,并不是完全强调佛法建设的规模、范围及其佛光事业的成功至上,而是从强调佛光会员与佛光组织之间的情感关系开始,通过举办慈善、教育、文化、共修等各类佛学活动,注重培养会员的社会责任和道德伦理,提升会员自身在各个方面的行动能力,在团体的共修生活中,以建构会员对于佛光组织的信仰归属,发挥佛教团体的力量,最终改变了佛光会与佛光山的整体面貌,构成了“星云模式”的人间佛教。

    综上所述,以佛法建设为中心的弘法利生模式,以佛教社团为中介的资源动员模式和以人间佛教为纽带的社会信仰模式共同构成了当代人间佛教“星云模式”之基本要件。

    星云大师对于人间佛教思想的倡导与实践,既是对于太虚大师当年所倡导的佛教革命思想的继承与发展,更是从佛教的根本教义出发,让人间佛教回归佛陀本怀。“如果说人间佛教最根本的关键是推动佛教的传统价值、核心价值与现代普世价值、当代人文关切的互动与对话,那么我们认为星云模式的人间佛教在这一人间佛教核心关键上,可以说自觉最深,用力最勤,贡献良多。……对于包括汉系佛教在内世界各系佛教的整体佛教目前及今后的进一步转型发展,也都将深具引领、启发、借鉴及参照的意义。

    归根结底,“星云模式”的人间佛教,特别注重从“心”开始的社团管理。其中,既有僧团为核心,亦有教团为基础,更有社团为社会拓展的人间共修方式。“推崇慈爱、尊重、包容、民主、公正的佛教现代化管理理念,是一种充满人性、柔性、感动的智慧管理’,。,最终将人我、人佛、社会共修等关系之间的距离得以拉近。
    星云大师自称他“没有学过管理,也不懂得管理,只觉得大家志同道合,为佛教、为社会大众奉献服务,重视因果,在公开、公正、公平、公有之下,就会相安无事了”,“贫僧的管理学就是在大雄宝殿的规矩里,在禅净法堂的法制里,在典座齐堂的发心里,在劳动出坡的作务里,在人我关系的和谐里,在佛法正信的悟道里。我希望佛光山适当的贫穷,过清贫的生活,这就是中道的管理学。”。在星云大师那里,无论是僧团,还是教团,还是佛教社团式的运作机制与制度建设等问题,他都能够将世间世事融人在佛教信仰的人间性与社会性的共同建构之中,进而在弘扬说法、资源动员、著书立说、佛教革新、性格培养、服务社会等化世益人的过程中予以生动真实地显现,实践出“人间佛教”普度众生、觉悟人生的佛陀本怀。
    星云大师“人间佛教”思想的实践机制在于:坚持从信仰者个体到佛教共修群体,再深人社会人心,真正以佛教信仰为基础,建构出了一种基于佛教信仰又超越佛教信仰的团体建构秩序的社会表达模式,最终在丰富的社会实践中,构成了以佛法建设为中心的弘法利生模式、以佛教社团为中介的资源动员模式、以人间佛教为纽带的社会信仰模式。在此过程中,将佛教信仰与教育、文化、慈善、共修、家庭、环保、生死等公共问题紧密联系起来,最终从“人间佛教”的神圣性出发,建构出了一种集“僧团”和“教团”相互融合、互动的现代佛教之“社团”式的发展模式,发挥了佛教社团作为一种组织单位元的行动模式和资源动员机制,将佛法普及于全球五大洲的每一个领域。
    可以这样认为,以佛法建设为中心的弘法利生模式,以佛教社团为中介的资源动员模式,以人间佛教为纽带的社会信仰模式,基本构成了人间佛教“星云模式”的三大要件,是佛光山“人间佛教”思想得以实践,并取得巨大成就的根本原因,更体现了星云大师博大精深的佛教社会学思想。需要说明的是,这三个方面不是孤立存在的,而是一个有机体的构成,共同促成了星云大师“人间佛教”思想的精华,更是星云大师“人间佛教”理念最好的社会化实践方式,特别是在佛光山“人间佛教”发展模式的思想主体之中,同时也整合、实践、完善了太虚大师佛教革命中从“僧团”到“教团”、从“教团”到“社团”等不同层面的佛教改革思想。
    值得指出的是,台湾地区独特的社会变迁及其文化与经济发展,促使台湾佛光山的“人间佛教”模式体现了明显的社会实践性格,但佛教强烈的社会参与意识与服务社会的公共关怀,不但不会使佛教的发展偏离其传统,影响其神圣性,反而能够在参与社会与建设社会中构建出更为理性化的实践方式,推动人间佛教从“人间化”到“社会化”的现代转型。
    当代人间佛教实践的“星云模式”,已经取得了巨大的成就和社会影响力,这一实践模式对于中国佛教,乃至整个亚洲佛教未来的发展都具有非常重要的借鉴意义。特别是在“一带一路”、“佛教走出去”的当代中国,佛教如何更进一步发挥其作为公共资源的社会正能量及其积极推动力,在弘扬中华文化中促进中外文化之间交流互动、合作共赢等,已经成为新的时代主题和必然趋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