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公墓热线

新闻动态

网站热门关键字

媒体报道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青浦公墓 » 福寿园 » 新闻动态 » 媒体报道

    星云大师深受太虚大师当年所构想的“教团”建设的影响,逐渐走出了一条以“僧团”为基础,建构出僧俗四众的教团,最终呈现出制度化、现代化的社团组织之运作模式。国际佛光会的成立,以中国佛教之固有的稳定性,建构出了“人间佛教”之进人社会、服务社会的“组织体”,并以此为媒介,吸引更多的人群参与社会,建设社会,最终将资源动员起来,以各类活动形式,回报社会大众。

    星云大师“人间佛教”思想组织化、制度化的社团运作模式,已经能够将“人间佛教”之“人间性”,真正地践行在以信仰群体为中心的宗教组织层面。这一宗教组织,正是连接个人与社会的公共领域。而且,这种宗教组织,不同于一般的社会组织,它是以信仰为基础的社会组织,能够将信仰者纳人到一个团体化的组织之中,动员更多的社会资源、人力资源和物质资源,以此来建设佛教、建设社会。这是佛教之社会性与公共性的体现,更是星云大师佛教社会学思想的重要体现。

                      青浦公墓,上海公墓,上海福寿园,上海墓地,

                       

    星云大师说:“我也告诉徒众,凡事都要保持者‘光荣归于佛陀、成就归于大众,利益归于常住,功德归于信徒’的精神行事。’,⑩这就是说,“一切的光荣都是集体创作、仗佛光明而有;佛光山创办的佛教事业,都不是个人能力所及,一切都是全体大众共成的;一切都有常住照顾,因为不私蓄、不占有,可以说是无忧无虑的佛国净土了;只要信徒发心、修行、奉献、护持,一切的缘分、功德都应该有他们的一份’。这样一种至高的团体理念,正是佛光山、国际佛光会能够动员更多社会资源的文化根源。

    从制度层面来看,人间佛教的建设离不开制度或团体组织的基础。制度化的宗教组织是一种服务于宗教信仰目标的具有稳定的角色分层和制度规范体系的组织模式。而佛光会的动力源泉无疑来自于佛光会的会员制度。目前,佛光会的会员人数已有约六百万人,全球协会、分会等遍布五大洲。国际佛光会也已为联合国非政府组织的一员,活动极为广泛。

    关于佛光会会员入会办法,在早年太虚大师有关“教团”的构想中也曾经指出过,但星云大师教团构想的最大特色在于,它不但以会员入会为基本模式,而且在具体人会的程序上,让信徒通过参与活动的形式,在感受佛光人的过程中,了解佛光会的理念,认同佛光会的精神。当大众对于佛光会社团组织有了一定了解和认同时,可以经由两位佛光会会员介绍,并遵守人会宣誓,念诵宣誓词,最终加人佛光会,成为佛光会会员。这一过程呈现出星云大师“人间佛教”思想中,处处为众生着想,给人以自由选择信仰权的尊重与民主,以众为我,活出自我的社会理念。

    佛光会特别注重会员制管理,所有佛光会员需遵守礼仪,坚守会员信条,会唱佛光会会歌,懂得佛光会徽代表意义等,但与此同时,会员也能享受各种权益,比如对本会有选举权及被选举权、发言权及表决权;拥有本会发行之杂志刊物等。通过检定考试后,会员还可聘为佛光会的檀讲师。佛光会还针对非组织核心成员,建立了“功德主制度”。

    要成为功德主,需要具备佛光山提出的八项指标。这八项指标分别是能够为佛光山的各项事业捐献钱财;热心参与佛光山各项活动;能够亲自参与佛光山组织的社会服务;为佛光山出谋划策;能够为佛光山吸纳会员;文字著作对佛教有所贡献;参与佛教学术活动并有一定造诣;拜师佛光山,肯定佛光山的宗风。功德主分为九个品级,成为功德主的人为一品,按照上述八大指标程度逐渐升等,超过九品的人,佛光山将会授予“荣誉功德主”称号,功德主在佛光山还享受非常优厚的待遇。

    这种通过参与佛光山举办的各种活动,感知佛光会精神,遵守会员制度,享受会员权益等过程,每一项都体现了星云大师“人间佛教”始终要以实现人的现代化为根本的重要思想。通过举办各式各样的活动,每一位会员都会在此过程中得到佛法的加持,生命由此成长,性格变得欢喜,家庭重获和睦,学佛逐渐顿悟,资源得以整合,信仰得到归属。这种注重学佛过程的实践理念,可谓深刻地影响了社会,也极大地吸引了无数信众前来佛光山感受与体验佛缘与佛法,并成为佛光会的会员。

    所以,星云大师说,“在佛光山建设,有人帮我捐献这个、有人帮我捐献那个,贫僧一向都同人不开口,我都告诉别人,你不必捐那么多,布施是细水长流,慢慢的来。但可爱的信徒,他们都倾全力给我助缘,贫僧当然也要尽全力去发心”,“你说佛光山能够弘扬五大洲,也是因为这样的结缘,当一切因缘成就,自然就法水长流了。大家都要能悟到:佛法都是要靠因缘才能成功的啊”。正是这样一种自由、开放、平等的佛教信仰氛围,使得佛光会能够聚集和动员更多的社会资源,以此更好地建设佛教,化世导俗。

    因此,佛光会是佛教国际化的国际社团,是僧俗二众弟子共有的团体,是一个主张慈悲包容的社团,是一个倡导众生平等的社团,是一个尊重家庭生活的社团,是一个重视社会福社的社团。“因为,佛光山不是个人,而是一个教团,佛光人的作为,不能只为个人求安乐。凡有所作,都要想到团体、大众,都要顾及国际精神,要有‘大我’的观念。大众依共同法则、共同制度、共同所信、共同所依,共同的自由,作为行事的准则,这就是所谓集体创作、制度领导,非佛不作,唯法所依。比较而言,成立国际佛光会的目的就是把空间存在的寺庙和国际化佛教信众之无数个体紧密地联系起来,将其作为一个社会组织来提高发言权。突破了传统佛教政教关系中的种种局限,力图通过团体的力量来表达公共声音,表达佛教对国家、社会的责任。

    当佛教团体尝试建构一种以佛教信仰为基础的集体行为时,它就不单是一个“组织共同体”了,而是“信仰共同体”之上的能够为社会提供一套“生命共同体”的经验与价值规范。用佛教的话语来说,就是“无缘大慈,同体大悲”的社会性基础,以便能够将“身”、“家”、“社团”、“国家”的社会连带完整地串联起来,而使个人、家庭社群与国家更有责任以及更为主动。。因为在此信仰的选择与实践中,佛教信仰者作为信仰主体,更是“作为人神、人与佛、人与人、人际之间的一种信任关系、信奉关系’,。。正是各种各样的关系之存在,最终也促成了佛光会独特的以社团为中介的资源动员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