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公墓浏家港陵塔

新闻资讯

网站热门关键字

殡葬文化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太仓公墓 » 浏家港陵塔 » 新闻资讯 » 殡葬文化

促进了汉藏佛教文化交流:因明学在民国汉传佛教复兴运动中的作用之二

2020-04-21 13:23:26 点击数:

    佛教在唐代从内地和印度开始传人西藏,称之为“前弘期”,虽有因明学著作翻译成藏文,但基本上束之高阁。到了宋朝的时候,佛教再次从印度传人西藏,称之为“后弘期”,印度新因明学派陈那和法称的著作几乎全部翻译成了藏文,并形成了桑普寺传播中心,随后又出现了楚普寺“般若因明扎仓”,以及夏鲁寺等研究因明学基地,汇集成以桑普寺为中心的藏传因明学派。元朝时,萨迎派僧人常到桑普寺学习因明学。到了明朝,宗喀巴创立格鲁派以后,前藏的甘丹、哲蚌、色拉,以及后藏的扎什伦布寺的学僧,每年都要参加“桑普寺的夏学”,实际上是举行学习因明学仪式,只有一天时间而已;真正的学习因明是在“绛饶朵寺的冬学”期间,有一个半月的时间。前藏“三大寺的扎仓(相当于大学的学院)、康村(相当于学院的基层组织),几乎都分别在那里修盖有房舍,供学僧食宿、学习。每天大辩论,都是在露天大辩论场上,一二千人在那个荒山坡上,当展开辩论的时候,真有震撼山谷、惊骇禽兽的气势……在这一个半月时间中,都集中辩论因明学,只有通过这个辩论的学僧,才能够在各寺争取到考拉让巴格学位的名次”。

                 上海公墓,太仓公墓,上海墓地,浏家港皇家陵园,

                        

    由此可知,因明学是藏传佛教寺院培养学僧的启蒙理论和教学方法,特别凸显出量论学习的重要性,这与汉传佛教界的因明无用论形成了鲜明对比,也与印度因明是护教理论不同。藏传因明是培养学僧深入经藏的工具,寺院的堪布对学僧每年要考核两次,“一次是在夏季,一次是在冬季,每次每个学僧规定背诵长贝叶经50页,超过者,在大经堂受奖;不足50页者,罚背碎石铺露天辩论场,或冬天罚背冰块浇大辩论场的树木”。只有这样严格而刻苦的训练,才能取得参加每年冬天举行的绛饶朵寺的冬季大辩论会的资格。

    玄类在翻译因明论著时,只翻译了《因明正理门论》和《因明人正理论》两种,而藏传佛教后弘期,翻译的因明论著多达60余种。有鉴于此,吕徽在民国期间,开始关注藏传因明学论著,并翻译成汉文,弥补汉传因明的不足。把陈那的藏文本《集量论释略抄》翻译成汉文,刊登在《内学》1928年第4期上;又把藏文本《因轮抉择论》翻译成汉文。除了翻译以外,吕微还通过梵、藏、汉三种文本的对勘,整理出了《正理门论本证文》、《观所缘释论会译》、《入论十四因过解》等论著。

    基于上述,由于传统的汉传佛教界不重视因明的学习,造成了因明学研究滞后的状况;吕徽为了改变这种状况,从文化人类学的视角,开始关注藏传因明,把法称的藏文本《集量论释略抄》翻译成汉文,弥补了汉传因明的不足,促进了汉藏佛教文化的交流。

相关内容
在线留言
    网站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