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公墓热线

最新动态

网站热门关键字

殡葬文化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青浦公墓 » 淀山湖归园 » 最新动态 » 殡葬文化

宣化辽墓壁画的个案研究

2020-04-21 12:37:25 点击数:

    宣化辽墓壁画有前室和后室两个部分,前室是死者生前所居的地方,后室则是内室,整体的布局都表现了死者生前对于生活的美好愿望。门与门吏所表现出来的多样性和复杂性是宣化辽墓壁画比较明显的特征之一,但在壁画中对门的结构并不常见,比较多的反而是门楼一类的结构样式。壁画中不仅门楼刻有对门的样式,前室、后室中也分别出现了这样的结构造型,所发生的任何活动都在门内给人们带来了无穷的相像,也通过门带来了更广泛的空间。

    一个家的概念由门户与妇人构成,二者组合起来才能相对完整。从唐代仪仗队中,我们找到了内心深处的一抹净土,任何活动形式都是在一个家的范围内形成的,不管是风俗活动还是宗教活动。幽云之地常常发生战乱,自隋唐五代开始,它的政局就一直动荡不安,所以,它所表现出来的壁画内容也不同于契丹民族,而是通过室内的描绘来展现对于佛教的信仰,表现出心理活动。同时,在有建筑限定的环境之下,门成为了一种被限定的秩序。宋代以后,社会的发展变得相对安静,农业的生产状况得到改善,人们迁移也变得很少,由此,形成了聚集的大型家族。因此,在宋元制度下的家族也得到了一定的发展,形成了一种更加适应发展的新型制度。

                  上海公墓,青浦公墓,上海墓地,上海,淀山湖归园,

                        

    宣化墓葬壁画对于壁画的内壁进行了精心的刻画,那些汉人喜欢对于自己热衷的生活展开不厌其烦的描绘。而契丹人的墓葬壁画中的内容大多数都是纵马驰骋的牧猎生活,这两者形成了十分鲜明的对比。这与辽代“因俗而治”的政策是分不开的,但汉人的农业与手工业之中看不出太大的差别,主要还是在于契丹与汉两个民族之间的境遇上,契丹民族发展速度较快,而在辽境内的汉人出长期的处在战乱之中,在其他民族的统治之下,他们不得不有所收敛,不能完全展现自己民族的审美与爱好,平安的生活就己经是他们最大的愿望。

    中国一系列的动荡局面使中国经历了一段不好分辨的时期,这不得不引起了我们的关注。宋辽的墓室壁画中更多的是展现了家庭化与社会化的特点,在辽统治之下的汉人,他们的壁画往往是反映出现实生活中的本质追求,将生活内容作为壁画的主题,以此代替了唐以前壁画所展现的打猎和巡行等内容,这也是唐宋文化发展之后的一个重要变化。妇女的生活,备经等主题都展现了平民生活中的乐趣,从都市到乡村社会风景状况的改变,推进了文明活动,一些有关道德方面的内容也随之增加。似乎中国的人们都认可了以宗族为中心的家族制度,以和睦的社会秩序来维护这传统方面的道德,中国文明以汉族为主的同一性开始被逐步建立。

    妇人和门是宋金时期一种很流行的装饰,这种描写通常是用来表现妇女盼君归来的内容。这是一种十分唯美的爱情题材,同时也成为宋代文学常用的题材之一。元镇的《鸳鸯传》描写了“待月西厢下,迎风户半开。”从唐宋时期一直到金,妇人启门的图像装饰一直都很流行,最远可以追溯到东汉时期。宋代的妇人图像主要从两个层面来研究,一方面是妇人所代表的身份,她是墓主人生前的妻子或侍女,另一方面是所揭示的墓室的意义,这可能是对于墓主生活的一种展示,从这些装饰题材与装饰手法方面,我们可以看出其表达出来的灵活性。
    辽宋妇人的启门图像是一种对于女性生活空间的展示,在宋金墓葬中,妇人所站的位置往往是在北壁,未有发现在两壁或者两壁以上出现的情况。妇人启门图像所表现出来的是一种妇人与门相结合的画面,在复杂的结构中展现,宋辽时期的妇人启门图像多用木制结构的建筑,这一点与宫廷墓室的绘画十分相似。在宋墓中,妇人启门的形象通过很多种方式表现出来,妇人在倚门的同时,手中常常拿有物品装饰,这种艺术手法的表现具有很好的美感,也展现了古代女子的美好艺术形态。这传达了一种女子对于离家远去的丈夫的思念之情,离不开封建时代对于男女的定位,这也对女性的命运与生活造成了直接的影响。这种对于相思之情的囊括体现了封建妇女特有的情感世界,也是处在封建社会时期女性的悲哀。
    幽云地区的宣化辽墓风格受到南京地区的影响,有关贞洁的观念渐渐被少数人所弃,在割据混战的年代,受到北方少数民族风俗的冲击,宣化辽墓中妇人的穿着打扮也变得艳丽起来,她们手中所持的物品与美轮美负的门都十分具有时代的特性。在辽墓壁画中所出现的妇人启门也是一种在室内与男子生活的现象,表明了对女性的认识与汉人相一致。不论是宣化辽墓还是宋金墓,妇人启门的壁画都展示了女性的室内生活,这与契丹墓中壁画内容有所不同,妇人的形象更是出现了很大的差距。
    相比之下来看,契丹妇女的生活就显得多姿多彩,她们的生活空间范围更大,她们可以裸着身体野炊,也可以出现在仪仗队之中,也有妇人背水图在壁画中呈现,这些都是汉人妇人所不可参与的,在壁画中就更没有可能呈现出来了。经过资料的整理,目前我们还不能发现辽代下层的妇女是如何生活的,只是知道她们擅长畜牧,契丹妇女既可以参与农耕,也可以从事牧业,这与汉人妇女只能待在室内形成了十分鲜明的对比。史书上对于辽代贵族妇女的记载相对来说还是比较多的,她们可以从事政治生活与军事生活,由于契丹民族的风俗是游牧生活,因此,妇女的活动范围也很大,居住场所也经常变动,这与深宫之中的汉族女性大大不同。契丹的贵族妇女也可以征战沙场,随军出征,这也是汉族女性所被禁止的。
    辽宋处于不同的地域,女性的生活方式也就有所不同,在差异明显的女性图像上,我们不难看出汉与契丹文化习俗上的差距,生活观念的不同导致了生活形式上强烈的反差。宋辽地区的汉人与契丹对于女性生活题材的刻画分别表现出了各自的地域特色,以女性作为题材充分展示了不同空间领域的特性。
    宣化辽墓壁画中描写了许多家居生活的场景,有关辽墓壁画中佛教美的展示还有很多方面,以上只是对其兼容并蓄特点揭示的一小部分,想要对壁画进行更深层次的解析还需要在历史与考古方向上不断探索。
相关内容
在线留言
    网站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