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公墓汇龙园热线

最新动态

网站热门关键字

殡葬文化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浦东公墓 » 汇龙园 » 最新动态 » 殡葬文化

宋代女性信佛的背景及原因

2020-04-19 12:49:14 点击数:

    宋代印刷术的兴盛,书籍的普遍流通,为女性的佛教信仰提供了文本方面的支持;文化教育的发达,女性自身文化素质的提高为其通晓教义提供了智力保障;“因果报应”说和“来世”说等佛教教义给了女性幻想和精神安慰;佛教在代的广泛传播,为女性信佛创造了社会基础。但具体到不同的个人,又有不同的原因,主要有以下四个方面:

    丧夫、寡居是导致一些女性信佛的直接原因。如,赵仲参的妻子杨氏。赵仲参去世时,杨氏“年始二十”,她的母亲“悯其媚独,欲夺志而嫁之”,但是杨氏没有答应,并且从此“屏答饵,斥铅华,衣服无文采,晨起扫一室,熏洁诵佛书,柔日必斋素,终老不厌”哄’。可见,杨氏之所以信佛完全是因为丈夫的去世,以阪依佛教来表示其守节的决心。这样的例子很多。又如苏香的妻子王氏,“集贤(苏香)任陕西转运使,逝官下。夫人哀但遇疾,遂不茹荤。日诵浮屠书,委家政于子妇,终丧。”

                 上海公墓,浦东公墓,上海墓地,上海汇龙园,

                    

    虽然理学在宋代的影响有限,社会上存在大量的改嫁现象,但是,仍有众多的女性在丧夫后独守空闺,独立抚育儿女长大。这里暂且不考虑这些女性为何会有这样的举动,只是探讨丈夫去世后寡居的生活对她们产生了何种影响,以及丧夫在促使女性坂依佛教方面起了怎样的作用。寡居的女性生活通常艰苦,一方面她们容易遭遇来自社会各个方面的歧视,为了保持自己的“清白”形象,“外则以未亡自处,不复接外事,……虽亲戚亦少有见其面者。”附公另一方面,她们要独立支撑一个家庭,抚养子女,有的还要赡养丈夫的父毋,所遇到的困难较多。寡居生活的艰辛与枯燥,可能促使这些女性将佛教作为精神寄托,她们“既寡居,乃归心于佛,奉其教,读其书”‘哈.,以获得内心的宁静。不论是年轻还是年长的女性,其行为大都如此,当然也存在一些差别。年长女性可能会将家务交给儿孙辈,她们的修行环境更单纯些;而对于年轻的女性而言,如果家中没有其他合适的人选,她们仍然需要为维待家计而操持,佛教的修习只有在完成这些家务之后才有可能进行。这可能也是一些家境并不太好的女性在丧夫后未信佛的原因之一。

    家庭成员的影响。由子社会对女性角色的要求,她们很少有机会走出户外,尤其是上层社会女性,所以接受外来思想的途径主要是家庭成员的影响。如果父母信佛,受长期生活环境的熏陶更易于接受佛教的教义。如陇西李氏“少悟佛谛,多熏拔诵经,率一月常十斋" 。幼年即参佛,很可能就是父母的影响。除父母外还可能受到家庭中其他成员的影响,比如兄弟等。黄庭坚的叔母章氏去世前“召其子回,日:‘吾往时尝因吾弟楚材,闻龙山祖心禅师死生之说。吾今日百骸欲溃,而不得脱,其病安在?汝取《圆觉经》来诵之。’回诵至‘地水火风四大各离今者妄身当在何处?’夫人日:‘止。’召妇女告以后事,即命掩室而化。”阴.很显然,章氏就是因为她的弟弟信禅,所以才接触到龙山祖心的死生之说,开始崇信佛教,并且在生命的最后一刻也要从佛经中寻求解脱。

    嫁为人妻之后,更多的影响可能来自她们的丈夫。从墓志中我们可以发现许多夫妇双双信佛的例子。如韩绎和妻子范氏,“府君晚而为浮屠老子之学,精志勤力将以悟道而致永年。夫人闻而悦之,相与一意,戒警不怠。

    祈求免除疾病、平安幸福。墓志中常常可见当家人或自身有疾病时,女性往往虔诚祈祷以求得神灵庇护的例子。庄氏的儿子孙泳“尝病,暗不能言,医治万方不愈。夫人为斋拔心祷,仰天祝,而呼之,应声能言。或是在疾病痊愈后开始信佛。如韩宗道的妻子,“尝病,甚急……后愈,夫人尽去金珠服玩,斥不复用,更为道士服,而诵浮屠书。这些可能带有还愿的性质,或者是在大病之后对世事看破了一些,所以饭依佛教。还有的是出于祈求家人平安和幸福的目的。如家定国的母亲‘旧诵佛书,以祝子孙”。孙氏“少崇佛甚谨,虽白首犹躬,自涤灌具香火。然非有所怖,而求福也”。又如仲并的妻子陈氏“生一女,喜,且谓曰:‘吾缘薄,是女子亦藉浮屠法保持之,名之如比邱(丘)尼云。'后来仲并的确依照陈氏的意愿为女儿起名为“灵湛”。

    年老或个人兴趣。上文曾经提及,老年女性是宋代信佛女性的主体。如晏成裕的妻子张氏“晚而喜佛书,不饮酒食肉,衣不文绣。王安石的妹妹王氏“晚好佛书,亦信践之,衣不求华,食不厌蔬。究其原因,一方面,随着年龄的增长,人生阅历的丰富.更有可能感悟人生之短暂而看破红尘,从而坂依佛教。如胡氏,“岁旦家庭间致贺意,夫人曰:‘我今又增一岁,然我年来得佛趣,世故物态心已超脱,觉此生已如朝露矣!另一方面,宋代家庭不少是三代同堂的模式,所以年长的女性一般都是“就养”在孙的家中,此时家庭的主人已不再是祖父母一辈,而是中间壮年的儿子一辈。家事的管理也已经由儿媳来负责,所以老年妇女往往生活无优,所能做的就是含怡弄孙、颐享天年而已。她们的晚年生活虽然衣食无虞,但精神上可能产生失落或空虚感,所以容易寻求佛教作为寄托。就如前述胡氏,结婚后尽心孝敬婆母、相夫教子。当丈夫和婆婆都去世后,“尝曰:‘吾老矣!如吾所事者,吾所仰者,今皆亡,吾今复何为哉!’则尽却家务,细与大不经意,翻绎内典,多所触解。

    还有些女性把诵书看作一项类似于养花植草的爱好。如陈氏“尤喜诵浮屠书。平生自力,以数万过。子侄念其春秋高,勤诵索气,共谏止之。夫人曰:‘人心所安乐,国禁不能沮也。其所不愿,国赏不能劝也。’吾诵书犹乃翁漪花也。

相关内容
在线留言
    网站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