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墓与山水奥妙结合,缠绵神秘-相关文章
上海公墓热线

最新动态

网站热门关键字

相关文章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太仓公墓 » 双凤纪念园 » 最新动态 » 相关文章

墓与山水奥妙结合,缠绵神秘

2020-04-16 11:57:46 点击数:

    墓和山水的奥妙结合使之安全神秘,并符合中国文学的“缠绵”特色。

    文化是人与自然环境结合的产物,一方水土养一方人,因此文化有地方性,更有民族性。中国是一个诗的国度,与西方文学重“再现”相比,中国传统文学具有明显的重“表现”的特征。“诗言志”最早见于《尚书·尧典》。汉儒讲:“诗者,志之所之也,在心为志,发言为诗。”对于“诗缘情”,则强调“情动于中而形于言”,刘舰《文心雕龙》曰:“志足而言文,情信而辞巧”,通过描摹客观现实环境来表达极强的主观性,成为中国传统文学的突出特征。

    我国园林从生产斗争和与自然的交往而来,从孔圣人经典地将自然山水人化而来,东晋的陶渊明创造五言的田园诗、南朝(宋)画家宗炳创造山水画以后,逐渐完善了中国文人写意自然山水园的独特、优秀的中华民族园林传统形式。陵墓亦然,皆深受中国文学缠绵神秘之特质的影响。

                    上海公墓,太仓公墓,上海墓地,双凤纪念园,

                      

    中国传统陵墓豪放与婉约相结合。“婉,曲也,谓曲屈其辞”,“约”,本义为缠束,引申为简要、隐微,也有婉曲意。陵寝被层层叠叠、来脉悠远的山川围抱,陵区内部和周围要求有水道婉转环绕,所谓“穴占中央,……山若作穴,水自回环”,这种较为封闭神秘的环境与文学创作所追求的缠绵j啡恻、“故婉约其辞”之境是一致的。而陵墓形制序列的展开也要求与山水之缠绵相配合,但表现手段则是严整粗犷、浩浩荡荡,与传统文学“缓诞放纵”、“豪逸”之风格相符。进而,“婉约”中显“豪放”,则表现出文人写意自然山水之“丰饶”特性。

    陵墓自汉代以一对闻作为空间序列的展开,随之山水格局发展的成熟化,“网然为道”也相应地又一重变幻为许多重。唐宋时期,陵墓最南端先筑有鹊台网1对,神道南端筑乳台网一对,陵墓墙垣四角又各设有角网。到了明清时期,对山水的形势的组织运用造诣精湛,建筑形制序列的节奏更为复杂化,变化也更为丰富化。典型实例为清东陵孝陵,南起五间六柱十一楼石牌坊、下马牌、大红门、风水墙、具服殿、神功胜德碑亭和华表,绕行外案影壁山,再而望柱、石像生、龙凤门、单孔桥、七孔桥、五孔桥、下马牌、三路三孔桥、神道碑亭、神厨库、东西朝房、左右班房、隆恩门、东西燎炉、东西配殿、隆恩殿、石平桥、琉璃花门、二柱门、石五拱、石平桥、方城明楼、月牙城前琉璃影壁,一系列形制各异的数十座建筑物,在总长逾6000米的神道上井然有序、欲扬先抑、明晦交替、富有层次地随山川景观“聚巧形而展势”,最终将对大自然的深沉恭谦的情调与崇高的诗意组合起来。古代陵墓将一套形制各异的构造物细腻缠绵地布置于陵墓的轴线上,“回肠荡气”之势娓娓道来,与山水形势相映成辉,通过文人写意自然山水寄托和抒发了深沉感慨,这正是山陵表达思想感情的艺术手法。

    谭延阎墓经过“灵谷深松”碑、八功德水及南湖石牌坊,先用树荫蔽口的蜿蜒雨道幽缠慢送,委婉、缠绵地渲染了浓厚的抒情气氛,再用一小石桥引导出墓前广场。过广场牌坊,沿台阶而上,祭堂及牡丹花坛随即出现,此时整个空间感受断而复连。从祭堂顺神道往上行,视线陡然敞亮,谭延阎陵墓背倚暗翠,前拥开阔明堂,并随山势而错落有致,与之前空间风格形成强烈对比,刚柔相济。井然有序,娓娓道出,通过几次缠绵幽暗的路径,再逐步道出激动人心的场景,艺术感染力很强,最后集中能量来强调收合的效果,令人激动。这与传统文学中豪放含缠绵细腻,婉约喷慷慨深沉的特点相吻合。

相关内容
在线留言
    网站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