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公墓汇龙园热线

最新动态

网站热门关键字

殡葬文化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浦东公墓 » 汇龙园 » 最新动态 » 殡葬文化

小乘佛教“出世”的内涵

2020-04-14 10:30:40 点击数:

    那么,“出世”的内涵究竟如何?“出世”的精神究竟如何?“出世”与“人世”之间的关系究竟如何?

    前文所述赤马天子的经典中,释迎牟尼佛针对赤马天子的疑问,以小乘佛教的四谛思想进行了回答,阐明小乘佛教的出世宗旨就在知苦、断集、证灭、修道中,“若比丘于世间苦若知、若断,世间集若知、若断,世间灭若知、若证,世间灭道迹若知、若修。赤马!是名得世界边,度世间爱。尔时,世尊重说渴言:‘未曾远游行,而得世界边,无得世界边,终不尽苦边。就在世间生活中,如实了知生命的缺陷(苦),如实了知缺陷的原因(集),如实达到灭苦得乐的目的(灭),通过种种具体方法去实现此目的(道),这就是实现了“出世”的宗旨。“出世”与空间转移、身份转换没有关系,“未曾远游行,而得世界边”,没有跑到别的地方去,就已经实现了超过世界边际而“出世”的目的。《杂阿含经》卷九说:“多闻圣弟子于六人处集、灭、味、患、离如实知,是名圣弟子到世界边、知世间、世间所重、度世间。尔时,尊者阿难复说渴言:‘非是游步者,能到世界边……世界边唯有,正智能谛了,觉慧达世间,故说度彼岸。这里更从能认识的眼、耳、鼻、舌、身、意等六人,如实了知集(集)、灭(灭)、味(苦)、患(苦)、离(道),即转六识而为正智,从而超过世界的边际,到达“世间”的“彼岸”(出世)。这里强调的是,如实知见的正智、觉慧,才是超过“世间”的边际而到达“彼岸”的关键。
                    上海公墓,浦东公墓,上海墓地,上海汇龙园,
                      
    “出世”的另一种表述,即是“涅架”,一如“世间”的另一种表述是“生死轮回”一样。《佛说大集会正法经》卷四说:“出世法者所谓涅架法,若了诸法自性,是即了知涅架胜法。火大方等大集经》卷十三说:“不生不灭,即是出世。”《圆觉经类解》说:“涅者不生,架者不灭,不生不灭,故曰涅架。这里有三个概念是等同的,出世、涅架、诸法自性,它们有共同的特性:不生不灭。我们需要注意的是,这里所说的“诸法自性”不是“常”“一”“主宰”“自在”的实体性“自性”,而是指的“无常”“非一”“无主宰”“不自在”的“空性”,是破除了实体性“自性”的“无性之性”。
    在小乘佛教,“出世”的具体内容指的就是斩断生死轮回而人涅架。斩断生死轮回之现实,即需斩断生死轮回之因:人我执及种种烦恼。《佛般泥垣经》卷上说:“净心、思心、智心自思惟,其有智知经者,是慧心本,俘心、怒心、痴心皆灭去。三心清净,欲得度世道不难,以得罗汉道,诸俘、怒、痴皆消灭去,当自说已弃是三事,不复作生死之法。即明确以“净心、思心、智心”而消灭“俘心、怒心、痴心”,就是以小乘的“尽智”和“无生智”(声闻菩提、缘觉菩提)斩断生死轮回而获得涅架。《杂阿含经》卷十八说:“涅架者,贪欲永尽,镇患永尽,愚痴永尽,一切诸烦恼永尽,是名涅架0也是明确以消灭贪慎痴等烦恼为涅架。在这里,我们需要注意的是,涅架有体、用的两方面,一方面是如实知见人我空的真实,即能消灭人我执和种种烦恼的人我空性智慧(生空智,此为用);一方面是烦恼断尽的心灵真实,即无实体生而无生、无实体灭而无灭的涅架(有余涅架、无余涅架,此为体)。对比大乘佛教而言,小乘佛教的“出世”“涅架”所对应的只是诸法的偏空性,即诸法无自性故空,将“烦恼”与“菩提”、“生死”与“涅架”对立起来,而没有发扬其本具无量清净功德而不空、空与不空不二的面向。
    从小乘佛教的角度来看“出世”,很容易会因为其注重出家修行的外在形式而产生空间转移、身份转换的误会。我们知道,在佛教产生之前一千多年,古印度就已经存在婆罗门教,婆罗门教的长期熏陶让古印度人普遍地相信三世因果,普遍地向往在人生的特定阶段(45岁之后)出家修行,普遍地追求个人的来世升天。为了顺应这种文化背景,顺应古印度人的心理习惯,释迎牟尼佛时代的佛教,即以特别注重出家专修、追求个体解脱的小乘佛教为主,以今世证得人我空智慧,证得有余涅架,临终进人无余涅架为目标。因此,古印度佛教的教团即以出家人为主,作为住持佛教的代表。后来的中国佛教,虽然大乘佛教占据了绝对的主导地位,但是从形式上,仍然继承了古印度佛教,而以出家人为主,以出家人作为住持佛教的代表。这种外在的形式,非常容易让人“望文生义”,以为“出世”就是“出家”。
    但是,即使是小乘佛教,也不鼓励人们都出家修行,而是对出家有着极为严格而近乎苛刻的要求,要求满足种种条件才可以出家。首先,必须具有对佛法的正信,自觉追求解脱,现世就要实现成为圣者的目标。《宝雨经》卷六说:“于如来教中正信出家,非因王力逼令出家,不为盗贼抑令出家,不为负债方便出家,不为惊怖而求出家,非怖、不活、邪命出家,希求正法以信出家。一切因为违犯法律、强盗逼迫、债主讨债等,或者恋爱失败、经商破产、升官无望等,迫不得已或灰心失望而出家的,都被视为“邪出家”,不可能获得戒体而永远不是一个真正的出家人。其次,应该满足六根具足,不能是畸形、残疾、奇丑、两性人、超过了70岁等上百个条件,才能出家受戒得到戒体。再次,必须父母同意才能出家。《根本说一切有部昆奈耶出家事》说:“若有来求出家者,应先问父母,许已,方与出家。若不先问,与出家者,得越法罪。在小乘佛教,出家的目的非常清楚,即今世就要获得解脱,成为圣人,证得阿罗汉果;因此可以说,小乘佛教的出家制度,是专门为了培养圣人、人天师表而设立,所以出家条件之严格,绝非平常所能想象;而能满足这些条件的,也绝非平常人所能够。因此,释迎牟尼佛时代,古印度信仰佛教的人大致有30万,而出家人只占百分之一左右。佛教发展到今天,这种出家佛教徒占极少数,在家佛教徒占极大多数的情形一直未变,并且呈现出愈来愈甚的趋势。另外,根据佛经的记载,在释迎牟尼佛时代,不仅在家佛教徒的人数占绝大多数,而且在家当时就证得圣果成为圣人的,绝对数量远远超过出家佛教徒,多达数万人。例如,《长阿含经》卷二即记载到,佛陀经过一山村(那陀村)时,即授记说该村去世的在家佛教徒中,有562人皆已证得初果罗汉及以上圣果成为圣人。根据小乘佛教的“出世”内涵,可知这562位乃至数万位在家佛教徒都已经基本实现了“出世”的目的,但他们并没有出家,而是在原有的国家、家庭中生活,尽家庭义务、承担社会责任、从事自己的职业等。如果说这些在家佛教徒与其他普通人有什么区别的话,那就在于他们有佛教信仰,受持佛教戒律,实践佛教的人天善法,消灭人我执和烦恼,实现涅架,成为一个圣人,并且基本实现了这个目的。
    总之,在小乘佛教,“出世”并不意味着“在家”与“出家”的二元对立,也不意味着“社会生活”与“山林古寺”的二元对立;“在家”和“出家”,“社会生活”中和“山林古寺”里,都可以实现“出世”的目的。但是,“出世”却意味着“烦恼”与“菩提”、“生死”与“涅架”、“自度”与“度他”等的二元对立。小乘阿罗汉、辟支佛进人无余涅架之后,其“世间”与出世”的一体即成为两截,其“出世”涅架从此与“世间”轮回没有关系。《摄大乘论释》卷九说:“声闻所得解脱,犹如斩首,毕竟安住般涅架故。即以斩首之喻来阐明小乘的无余涅架对于众生的毫无益处,其无益即由于不在生死轮回中利益众生。这种二元对立的问题,到了大乘佛教,才得以圆满解决。
相关内容
在线留言
    网站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