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公墓汇龙园热线

最新动态

网站热门关键字

汇龙园动态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浦东公墓 » 汇龙园 » 最新动态 » 汇龙园动态

浅谈佛教对川端康成创作的影响

2020-04-12 10:56:35 点击数:

    一、信仰生成影响

    佛教与川端康成的创作有着密切的关联,川端康成的童年孤单寂寞,亲人相继离世,十几岁时已是孤身一人,成为了孤儿。这样的遭遇使其对生死有了不同于别人的理解,在巨大的痛苦之下,其迫切的找寻着支撑自己的信仰。川端的家族是佛教徒,其耳濡目染受到了很大影响,年龄的增长使其对佛教有了更为深刻的了解,其对佛教中“生死轮回”、 “四大皆空”等观念较为认同,并以此作为自己的心灵慰藉。佛学不但是川端康成重要的童年记忆,同时也是其获得心灵解放的重要寄托。川端康成一路成长都得到了许多好心人的帮助,故而其心存感恩,加之对佛学思想的深刻感悟,其萌生了用佛学思想抚慰别人心灵、渡厄困难的想法,萌生了协作的初衷。其喜欢的几位日本的先贤哲人往往也和佛教有着较为亲近的关系,诸如((源氏物语》的作者紫式部。川端康成一直将这部著作作为至上的物语文学,尤其推崇其中的佛教思想。在其《文学自传》中,川端康成如此说:“我认为东方的古典、特别是佛教文学是世界上最大的文学。我不把佛典作为宗教的训诫来读,而是作为文学的幻想来尊崇。”在其很多作品里面,对“执着等于徒劳”这样的思想也有所论述,诸如((雪国》中执着爱情、刻苦学艺的驹子,岛村认为是没有用处的。在对待思想上,川端也深受佛教的影响,然而其认为死并不是对生的否定,并将生死轮回看作最美好的东西。死亡在他看来并不是寂灭,而是另一种存在。在其作品中,其往往用安然、宁静的语言来描绘死亡,如同在另一个世界的人在交流。比较典型的作品就是《致父母的信》,在这封信里面,其充分表现了自己对另一个世界父母的思念。生者和死者的对话在其很多作品中都有所涉及,这种双向的交流是其作品的一个重要的特色。

                   上海公墓,浦东公墓,上海墓地,上海汇龙园,

                      

    二、文学审美影响

    佛教追求的审美境界是含蓄的,要达到佛界,就需要有佛性,这里的佛性也就是悟性。而川端康成的审美和佛教的理念颇为契合。在川端康成的创作中,“无”是一个比较常见的概念,其充分展示了其创作的审美。对“无”的概念,川端康成曾经做出过解释,“咏花实非以为花,咏月实非以为月,皆随缘遣兴而已。恰似雨后彩虹,虚空有色;亦如白日映照,虚空明净,然虚空本无光,虚空本无色。我心似此虚无,纵然风情万种,却是了无痕迹。”川端康成追求的“无”并未虚无,单调,而是繁花锦簇,但是却了无痕迹,不饰以浓墨重彩。这种境界,在佛教中被称为无相,无相所表达的并不是“有”的对立,这种“无”是“有”的源,有无相应,恰当一“悟”。“顿悟”是佛教禅宗的重要的追求,这种境界恰似“不着一字,尽得风流”,而川端康成却将这种佛教的审美和文学创作结合在一起,为人们展示了一种“无相”却“繁华”的心灵体验。川端有很多描写女性美的作品,然而“实在”的人体美出现得却很少,其往往通过“声”、“光”、“色”来表现女性的美。在《雪国》中,为了展示驹子的美貌,川端康成利用了“光”和“色”的映衬,所谓的“光”就是镜中反射的白雪的寒光,所谓的“色”就是姑娘绊红的面颊,光色辉映,细腻形象。在描写叶子美貌的时候,则运用了声、光、色的表现方式。首次见叶子,用到了“玻璃”反射,并形容“美得不真实”;在“灯光”照射下,叶子的脸“闪闪烁烁”;描写叶子的声音,将其比如“雪山的回声”。我们可以通过上面的分析看出,叶子并没有清晰地轮廓,似是而非,尽显“不着痕迹”的美学观。

    三、思想认识影响

    佛教的泛神论思想对川端康成有很大的影响,其对世界的认识和泛神论有密切关系,其认为万物有灵,花草树木都可以是人灵魂的归宿。故而在他的作品中,我们也可以感到大自然的“生命感”。人的感受显得过于淡薄,而将人与物的心灵交流表现出来,则因物的衬托显得更加深邃。川端康成将自然看作一个有机的整体,人可以和物进行情绪的表达、交融、渲染,在空灵的大自然下,人的情感可以更加分明的展示出来,哀而不伤、怨而不怒,这也充分显示出一种含蓄的美。能够体现川端康成这种思想的作品很多,比较典型的描写如((古都》,里面就将人和物呼应在一起,千重子与苗子本是孪生姐妹,却无奈经历了种种悲欢离合,而与此相呼应的是老枫树上两棵紫花地丁,虽然相距不远,却“孤独而顽强地活着”。对两株紫花地丁不得相认的现状,千重子感同身受,心生惆怅。到最后,紫花地丁枯黄,实际上也暗合了两姐妹的命运,再次分离是两人的宿命,这里的两株紫花地丁不但寄托了千重子的情感,也象征着人物的命运。在川端康成的其他一些作品里,物成了人的化身,在《千只鹤》涉及的物是两个志野茶碗。这两个茶碗是女主人公喜爱之物,在女主人公死后,这两个茶碗分别落到了女主人公的两个女人手里。菊治仿佛从茶感受到了自己的母亲,光洁柔滑的触感以及和蔼的容颜,而那枯萎的玫瑰更和其母亲的意象重叠,久而久之,这茶碗成为了女主人公的化身,具有了人的灵魂。实际上,这中人的物化就是佛教的神秘主义认识论,其符合佛教取消物我对立的宗旨,充分体现了万物一体的思想认识。

相关内容
在线留言
    网站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