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公墓价格电话

嘉定公墓

网站热门关键字

殡葬法规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嘉定公墓 » 华亭息园 » 最新文章 » 殡葬法规

对老子之道的解释

2020-03-30 12:28:43 点击数:

    杨文会对《道德经》仅注解三章,即“道可道”章、“谷神不死”章、“出生入死”章。其中,前两章主要是对道的论释。那么他如何从佛学的视角诊释老子之道呢?

    1.道离言让。杨文会在第一章注解中说:“少「章十二字,_直显离言之妙,若以不可道者谓是常道,不可名者谓是常名,则活句翻成死句矣。洋洋五千言,无一而非活句,不知此义,何能读《道德经》?”⑤他认为道是离开语言的,即道不可言让。但人们拘泥于《老子》文句,从可否言说的角度将道分为常道与可道,是把《老子》五千文读成死句,未能体会到老子之道的离言之妙。他所说的“活句”当是指道离言诊,但又需借言以显道,然而又不能拘泥于名言。如杨文会批评禅宗与天台宗说:“禅宗一派,空腹高心,西来大意,几成画饼。台教一派,尚能讲经,惟泥于名相,亦非古法。”~他认为禅宗脱离经教,天台宗拘泥于经教。前人注解《老子》确有将老子之道分为常道与可道者,如陈景元、苏辙等。杨文会对此进行批评,可见其“发隐”是有所针对性的。

              上海公墓,嘉定公墓,上海墓地,上海华亭息园,

                  

    2.道是实相。杨文会以大乘中观的实相说诊释老子之道,他在第一章的注解中说:
    “无名天地之始”,无而忽有,有即非有,有既非有,始亦无始.“有名万物之母”,有名无体,依无名起,起即无起,谁为其母?天地万物,当体空寂也.“故常无,欲以观其妙”,承“无名”句来,妙者,缘起万有也,即无以观于有,则常无而常有矣.“常有,欲以观其家”,承“有名”句来,亥者,空洞无物也。一作亥,物之尽处也.即有以观于无,则常有而常无矣。二者俱常,不坏理而成事,不离事而显理,名虽异而体则同也。.…,,此章用有无二门,交互言之,以显玄指,为《道德》五千言纲领.犹之《心经》用色空二门,两形相夺,以显实相,为般若六百卷之肇端。。
    按他所解之意,“无”指的是性空,“有”指的是缘起之事物,他是用缘起性空之义理解老子之道的。他认为天地万物本来性空,因缘和合而有,但这种有不是真有(因为是因缘和合刁‘有此事物,所以此事物无自我主宰之性,因而是性空的。从性空的角度来说是非有),既然有非真有,那么其始亦无始,但可以性空作其始,这就是“无名天地之始”的意思。有名之天地万物无永恒自体,是自性空的,正是依于性空,才能因缘和合而生起;但这种生起并非有一主宰者令其生起,只不过因缘和合而起,是当体性空的,缘起而性空之天地万物当体即是其母,这就是“有名万物之母”的意思。事物因为是缘起的,所以是性空的,但又要即性空之无观察到缘起之有,则能即常无而常有,这就是“故常无,欲以观其妙”的意思。事物是缘起而有,但人们要即有而观察到它当体是性空的,则能即常有而见常无,这就是“常有,欲以观其亥”的意思。天地万物是因缘而起的,不坏性空之理而成事,不离缘起之事而显性空之理,事物当体即是缘起之有,当体即是缘起而性空,有与无名异而体同,这就是“此两者同出而异名”的意思。他说老以有无述道,犹如《心经》用色空二门显实相,这表明他是以缘起性空之理看待老子之道的。大乘中观学派从缘起法观照事物之有与空,认为事物是由于因缘俱足而有,因缘坏散而无,所以事物自身无独立性、永恒性、主宰性,因而是自性空的;事物虽然是性空的,但又因缘俱足而事相宛然,又是有其存在的,因此从缘起之理既要看到事物之有,又要看到其当体性空,这就是中道,以中道观照万物,才能见到诸法实相。杨文会以中观学的实相解释老子之道,以缘起性空之理诊释“有”与“无”,有其独到之处,这大概就是他自以为发前人所未发之意了。
    3.道是无碍法界。杨文会说:“无亦玄,有亦玄,度世经世,皆无二致,乃此经之正宗,可谓理事无碍法界矣。更有向上一关,若不透过,犹未造极,直须玄之又玄者,方称众妙之门也。此重玄法门,乃神圣所证之道,世人罕能领会,故未详言。后世阐《华严》宗旨者,以十玄六相等义,发明事事无碍法界,方尽此经重玄之奥也。”他认为“同谓之玄”是说理事无碍法界,玄之又玄是说事事无碍法界。很明显,杨文会这是以华严宗的四重法界观来解老。华严宗为显法界实相,以事理二门,假立四种法界观,即事法界、理法界、理事无碍法界事事无碍法界。其中事事无碍法界观乃华严宗所独有,为毗卢遮那佛在海印三昧定中所证得的修行境界。按照杨文会的逻辑,常有当指事法界,常无当指理法界,常有常无、同谓之玄指理事无碍法界,重玄—玄之又玄指事事无碍法界。显然,他这里的“重玄”与成玄英、李荣、杜光庭等人双遣双非的重玄学并不是一个意思,而是指华严宗的事事无碍法界。他认为只有华严宗以十玄六相等义发明的事事无碍法界,才能尽显老子重玄奥义。据其此章所释,杨文会当是把道视如华严宗的一真法界,认为通过四重法界观方证道妙。杨文会这样的解释,确是与众不同,出人意表,这大概又是他发前人未道之隐的一个地方了。
    4.道是阿赖耶识。杨文会对“谷神不死”章解释道:
    谷者,真空也,神者,妙有也,佛家谓之如来藏.不变随缘,无生而生,随缘不变,生即无生。生相尚不可得,何有于死那?玄者,隐微意,牡者,出生义。佛家名为阿赖那,变现根身器界,或谓之门,此二句与释典佛说如来藏以谓阿赖那同意.从阿赖那或谓之根,奚不可者?绵绵若存者,离断常二见也;用之不勤者,显无作妙谛也。。
    杨文会此章的解释主要是运用《大乘起信论》的义理。他认为谷神即佛家之如来藏,即真如,真如随缘不变,不变随缘,是恒常的,无生无灭,无生便无死,这就是“谷神不死”的意思。玄化即佛家的阿赖耶识,从阿赖耶识变现根身器界,这就是“玄北之门,是谓天地根”的意思。杨文会认为“此二句与释典佛说如来藏以谓阿赖耶识同意”,这表明他不是以唯识宗的阿赖耶识思想来解老,而是以《大乘起信论》系的阿赖耶识来解老。《大乘起信论》开众生心为心真如门与心生灭门,心生灭门讲的主要是阿黎耶识(即阿赖耶识):“心生灭者,依如来藏故有生灭心,所谓不生不灭与生灭和合,非一非异,名为阿黎耶识。此识有二种义,能摄一切法,一切法。”阿赖耶识即是生灭心,乃不生不灭与生灭的和合。阿赖耶识能摄受一切法,生成一切法。因此在杨文会看来,“谷神不死,是谓玄北”即相当于《大乘起信论》的“依如来藏而有阿黎耶识”之意,“玄牡之门,是谓天地根”即相当于《大乘起信论》阿赖耶识“能生一切法”之意。据欧阳渐《杨仁山居士事略》所载,杨文会是由读《起信论》后而一心学佛的。杨文会也说:“鄙人常以《大乘起信论》为师,仅万余言,遍能贯通三藏圣教。”又说:“《大乘起信论》一卷,为学佛之纲宗。为此,他刊印了不少《大乘起信论》,赠与朋友,劝其依之学佛,并且还与传教士李提摩太合译《大乘起信论》为英文。由此可见他对《大乘起信论》的推崇,这也就不难怪他以其义理让释道书了。
    就杨文会对道的解释来看,他以佛学视角,既把道看作中观学派的实相,又看作华严宗的一真法界,又看作《大乘起信论》的阿赖耶识。本来,佛教各派思想对最高真理、本体的看法是有差别的,如中观学派的诸法实相是毕竟空,华严宗的实相—一真法界是真常的,否定毕竟空,《大乘起信论》的阿赖耶识是如来藏与熏染生灭法的和合,但是杨文会却将这些不同的义理融合在一起米诊释老子之道。龚鹏程先生说杨文会笺释道家经典:“随文敷义,其间参错佛义,时见扦隔。……杨仁山论释道理时,其理论依违于如来藏、阿赖耶、空宗、瑜咖行派诸说间,不无混揉附会之处,说义未尽圆通。”从佛教各派学理来看,龚先生此语诚为中肯之评。不过杨文会当是从信仰角度立论,众所周知,宋元以后,中国禅、教、净融合己成趋势,在佛教信徒看来,各教派义理、修行固然各异,不过都是殊途同归,最后所证的究竟之理境相通相同。所以杨文会用佛理随文释道经时,并不觉得其间有冲突不妥之处。
相关内容
在线留言
    网站留言